|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十七章 出事

第五十七章 出事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28 18:23  字数:2630

苏锦蹬蹬蹬踩着台阶下去,和杏儿在灶台边吃烤鱼。

不得不说,杏儿的烤鱼是一绝。

外焦里嫩,鲜滑香辣,齿颊留香。

苏锦吃了半条鱼还意犹未尽,又吃了不少的烤素菜。

她们主仆这样——

谢景宸习惯了。

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自家暗卫也被诱惑,不止加入其中,还作为帮凶去小厨房拎了不少吃的来。

杏儿翻烤着菜,抬眸望着苏锦,道,“姑爷晚上没吃多少,泡药浴的时候,能不能吃点儿?

“可以。”

“那我端去,”暗卫自告奋勇。

只是他端着盘子上台阶,刚走到跟前,就收到了自家大少爷一记怒眼。

谢景宸恼火的很。

晚上他就吃了块红烧排骨,泡药浴不是洗澡,是件很费体力的事,他能不饿吗,亏得还人家小丫鬟记得他,自家暗卫吃的欢,把他这个主子抛诸脑后。

结果一记瞪眼威力太大,吓的暗卫没敢问他吃不吃,端着盘子赶紧转身走了。

谢景宸,“……!!!”

见盘子放下,杏儿有点小失望。

“姑爷为什么不吃呢?”她问道。

姑娘和暗卫都赞不绝口,夸的她有点飘飘然,她想知道姑爷喜不喜欢。

暗卫瞅了眼灶台,不用说也知道大少爷为什么不吃,他在上面水深火热,他们就着灶台大快朵颐,气都能被气死了。

苏锦烤了只小鱼,虽然有点焦,但她很满意。

她递给杏儿,杏儿连连摇头。

她递给暗卫,暗卫忙说自己吃饱了。

苏锦便把小鱼放在盘子里,就是那只暗卫端给谢景宸又原样端回来的盘子,然后起了身。

杏儿,“……。”

暗卫,“……。”

她能不能说,姑娘烤的那条小鱼,一边没放盐,一边放了两回盐?

怕姑娘继续祸害其他鱼,她强忍着没告诉她——

现在要连累姑爷倒霉了。

杏儿有点愧疚,在心底默默的同情姑爷。

他好像格外的倒霉些。

苏锦端着盘子上台阶,走到谢景宸旁边坐下,殷勤道,“我喂你吃。”

“我不吃。”

谢景宸眼睛都没睁,但怒气很大。

苏锦挑了点鱼肉,递到他嘴边道,“这可是我第一次烤鱼,给点面子呗。”

谢景宸斜了苏锦一眼,“我自己面子都不够用了,还怎么给你?”

苏锦,“……。”

谢景宸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苏锦看他的眼神带着点审度了。

这才认识几天,他说话,她都快接不住了,以后还怎么愉快的聊天啊。

不过,他也没说错,当街被抢,颜面尽失,好像至今都没找回来,在大家眼里,他是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

轻咳一声,苏锦道,“没有面子就更要吃了,吃了我烤的鱼,面子倍足。”

谢景宸,“……。”

他装出刺眼的神情。

苏锦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你脸泛光,我没法直视,”谢景宸道。

“……。”

这是在说她往自己脸上贴金吗?

苏锦的小暴脾气,差点把盘子拍他脸上,她眼神闪过危险光芒,“你到底吃不吃?”

“吃。”

谢景宸就这么屈服了。

不是屈服在苏锦的瞪眼下,而是烤肉香直往他鼻子里钻,屈服于美食之下。

只是等苏锦夹鱼肉给他,谢景宸就后悔了。

“你的鱼没放盐吧?”他道。

“放了啊。”

苏锦夹了块鱼肉吃下。

谢景宸眼睛都凝了起来,心底闪过一抹异样,这筷子是他刚吃过的。

苏锦尝了尝,嘴角一扯。

好像真的没放盐。

可她明明放了盐,而且还不少。

苏锦把鱼翻了身,夹了块鱼肉,尝了一口,就吐了。

太咸。

谢景宸一脸黑线,不用说,他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然而苏锦接下来做的事,让他目瞪口呆。

苏锦把鱼两边的肉都戳下来一点,喂给他道,“一起吃不就不咸了?”

谢景宸,“……。”

他娶的媳妇怕不是个傻子吧?

苏锦塞过来,谢景宸刚要说话,就被她喂了鱼肉,一口咸一口淡,那滋味真是——

“好吃吧?”苏锦期待道。

“……。”

暗卫过来道,“大少奶奶,还是属下来喂大少爷吧。”

“也好。”

苏锦把盘子给暗卫,眺目远望,看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大地上。

身后,谢景宸瞪着暗卫,“大少奶奶烤的鱼,别浪费了,你全部吃光。”

暗卫,“……。”

牡丹院内。

南漳郡主食欲寡淡,一桌子美味佳肴,她吃了两口就放下了,赵妈妈熬了点燕窝粥端过来,道,“郡主一整天就没吃多少东西进肚,奴婢特意熬的燕窝粥,郡主好歹吃一碗。”

赵妈妈把燕窝粥端给南漳郡主,南漳郡主舀了一勺子,还没进嘴,一小丫鬟走上前,道,“郡主,沉香轩出事了。”

南漳郡主就是被那土匪父女给气的没胃口,这会儿一听沉香轩出事,赵妈妈当即笑道,“出什么事了?”

“有丫鬟给大少奶奶下毒,被大少奶奶用银针检查出来了,下毒的丫鬟被大少奶奶吊在了树上,其他人也都受了罚,”小丫鬟禀告道。

赵妈妈脸上的笑容僵硬住。

大少奶奶吃饭之前居然还试毒?!

便是宫里,也只有皇上每顿饭之前试毒啊!

刚这样想,就听到哐当一声传来,她心头狠狠一颤。

南漳郡主端起来的勺子一松,青花瓷的勺子落下和碗口相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身份低贱,讲究倒是不少,那丫鬟招认了没有?”南漳郡主眸光冰冷。

“好像没有,所以才被大少奶奶一气之下吊在树上的,”小丫鬟道。

南漳郡主瞥了赵妈妈一眼。

赵妈妈轻点了下头。

第二天早上,苏锦睡的正香,就被杏儿摇醒了。

“姑娘,不好了,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苏锦睡眼迷蒙,翻了个身,拿后脑勺对着杏儿。

“被咱们吊在树上的下毒丫鬟死了,”杏儿急道。

死了?

苏锦一个激灵袭来,瞌睡虫跑的无影无踪。

“怎么会死呢?”她翻身坐起来,问道。

杏儿摇头,她也不知道。

苏锦掀开被子下床,杏儿帮她穿好衣服。

苏锦去看那丫鬟,结果一院子的丫鬟婆子看见她就躲着,还浑身颤抖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