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十二章 风骨

第六十二章 风骨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28 18:23  字数:2718

这一家子,包括狗在内,他都不了解。

谢景宸揉太阳穴道,“这忙,我也帮不了你。”

苏小少爷道,“为什么不行啊,娘不让你帮我挖狗洞,但没说不能帮我开扇门啊,狗洞是狗洞,门是门,又不一样。”

“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区别吗?”谢景宸问道。

“区别太大了,狗洞是爬出去的,门是走出去的,一个丢面子,一个不丢面子,这区别还不大啊,”苏小少爷分的很清。

谢景宸低头看着他,循循善诱道,“只怕我还没帮你开好门,你爹就给堵上了。”

他的本意是劝苏小少爷放弃这念头,他爹会怎么做,他应该比他更清楚。

结果——

苏小少爷道,“姐夫,你提醒的对,是不能开普通的门,这里虽然荒芜,谁知道我爹会不会来,所以你要帮我修一个像密室那样的门,远远的看着像是墙,其实是门。”

“对了,开门的机关一定要不起眼,最好放在我轻易够不着的地方,我爹才不会怀疑。”

“……。”

“你还知道密室?”谢景宸有点诧异。

苏小少爷道,“怎么不知道,我还知道密道呢,本来我是想让你帮我挖条密道的,从闹街直接挖到我床底下,只是我不出门的话,我爹会起疑心,万一给我换房子住,密道不是白挖了,所以我就打消这念头了。”

还好把这主意打消了,不然这工程也太浩大了些。

很快,谢景宸就知道他想错了。

苏小少爷的改主意和他想的压根就不一样。

苏小少爷道,“你要不帮我开门,帮我挖密道也行,只是密道入口不能放在我房间内,得放在我爹床底下,那样他才不会发现。”

想了想,苏小少爷又补了一句,“最好是三个都准备。”

谢景宸,“……。”

小小年纪,已经懂灯下黑,狡兔三窟,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的道理了。

只是让他把密道挖到岳父大人的床底下……

谢景宸扶额。

招架不住。

他抬脚往回走。

苏小少爷愣了下,追上来道,“姐夫,这么点小忙,你就帮帮我吧,我可是你小舅子,有句话你听过没有啊?”

苏小少爷抱着谢景宸一只胳膊,小黑咬着谢景宸的锦袍,帮苏小少爷拖住他。

谢景宸浑身无力。

“什么话?”他问。

“当然是小舅子为大啊,”苏小少爷叫道。

“……。”

“你姐最大,这事我要和你姐商量之后再做决定,”谢景宸惹不起,踢皮球道。

“这么点小事,还要我姐同意?”苏小少爷惊呆了。

“大事小事,都是你姐说了算,”谢景宸一本正经道。

“不至于过的这么惨吧?”苏小少爷道。

“……。”

“那我还想借点钱逛街,也是没有了?”

“……。”

“姐夫,你我同病相怜啊。”

“……。”

那边,苏锦走过来,正好听到这一句,笑问道,“什么同病相怜啊?”

“没钱,没自由,”苏小少爷惆怅。

“……。”

苏锦瞥了谢景宸一眼。

你居然跟我弟弟告状,还污蔑我。

谢景宸,“……。”

什么眼神啊。

这像是告状的姿势吗?

杏儿走过来道,“小黑,快松口,别咬坏了姑爷的锦袍。”

小黑没动。

等苏小少爷松了手,它才松口。

杏儿看了看谢景宸的锦袍,欢喜道,“小黑没朝姑爷撒尿,它喜欢姑爷呢。”

谢景宸,“……。”

“它还敢朝人撒尿?你怎么也不提醒一声,”苏锦诧异。

“提醒了也没用啊,小黑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上山的时候就朝侯爷撒尿,要不是它是姑娘养的狗,差点就被侯爷给炖了。”

“第一次没成功,后来小黑趁侯爷睡着了,在侯爷的鞋里撒了泡尿。”

“……。”

“侯爷说,小黑不怕死的性子有点咱们青云山的风骨才没有杀它,还喂了它好几块骨头,小黑才喜欢侯爷,”杏儿道。

好一只有个性的狗。

长这么大还没被人炖了,真是不容易啊。

往前走了会儿,谢景宸突然开口问,“侯府厨房在哪儿?”

苏锦有点懵。

杏儿抬手一指,“姑爷,厨房在那边。”

“姑爷,你是饿了吗,奴婢去给你端吃的来。”

“不用。”

谢景宸抬脚往厨房方向走,小黑就跟着他脚边。

杏儿高兴道,“小黑真喜欢姑爷。”

苏锦憋笑。

傻丫头,你家的狗那不是喜欢姑爷,它是在伺机而动。

……

厨房外,不远处的凉亭内。

谢景宸坐在石墩子上,手边石桌上摆着一盘子红烧排骨。

色香味俱全。

他刚让小丫鬟端过来的。

谢景宸夹了排骨丢在地上喂小黑。

然后——

他就见识了青云山的狗有多聪明。

小黑不吃。

看看他,又看看桌子上的盘子。

谢景宸琢磨了下它的眼神,指了指盘子道,“这些都给你。”

小黑转身,跑下台阶,朝一旁的假山撒尿。

尿完了,再跑回来,跳上石墩,再跳上桌,欢快的吃起来。

谢景宸,“……。”

等小黑吃完,谢景宸才起身。

刚出凉亭,那边一妇人走过来,扑通一声跪下,求道,“大少爷,您带奴婢回国公府吧,再待下去,奴婢会没命的。”

谢景宸想起来他往东乡侯府送了个厨娘的事,便道,“怎么了?”

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东乡侯府的人太能吃了,人没国公府一半多,吃的只多不少,这几天,奴婢一天少说要做一千多个肉包子,奴婢这辈子都不想再做包子了。”

一千多个肉包子——

谢景宸扶额。

想到训练场那些小厮们的训练强度,消耗大,吃的多很正常。

“我没法带你回国公府,”谢景宸道。

妇人泪眼婆娑,她是极想回国公府,她也知道没机会再回去,她道,“那大少爷再送一两个厨娘来,好歹和奴婢有个伴。”

谢景宸眉头一皱,国公府的下人几时敢这么和主子说话了?

“这话谁教你说的?”谢景宸道。

“奴婢求侯爷放奴婢回去,侯爷说如果奴婢觉得孤单,可以找大少爷再从国公府找几个厨娘来作伴,要厨艺好的,”妇人回道。

“……。”

果然是他的岳父大人。

“起来吧。”

“大少爷,您答应了?”妇人欣喜。

谢景宸无力。

不答应能行吗?

不论是谁告诉他的,都是东乡侯府还缺两个厨娘,让他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