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十六章 玩笑

第六十六章 玩笑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28 18:23  字数:3349

苏锦去了栖鹤堂。

杏儿端着托盘紧随其后。

托盘有点沉。

但是杏儿端的高兴。

再多一倍,她也乐意。

只是一进屋,三太太瞥到托盘,笑道,“还是大少奶奶孝顺,得了东珠,先送来给老夫人挑选。”

苏锦眉头一皱。

她未说话。

杏儿望向三太太,道,“我家姑娘没打算把东珠送人啊,是我想来看看热闹,才把东珠一起端来的,我一会儿就端走。”

一会儿就端走——

很实诚。

实诚到三太太脸都绿了。

二太太憋笑憋的脸都抽筋。

人家青云山的土匪不吃内宅这一套。

三太太恼道,“主子还未说话,有你一个丫鬟说话的份吗?!”

杏儿被吼的往苏锦身后躲。

但她退缩的只是脚。

“我家姑娘撞伤了脑袋,夫人叮嘱她的话,她都不记得了,出嫁前,夫人叮嘱,有什么姑娘不记得的,让我代替姑娘说,”杏儿理直气壮。

“我家夫人说了,是你们镇国公府等不及我家姑娘养好伤就要她过门的,她没时间重教,你们再生气也要忍着。”

“……。”

三太太气的脸都发紫了,她身后站着的谢锦绣气道,“随便一句话,都要你来替你家姑娘回答,干脆你来替你家姑娘做我们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好了!”

杏儿看着她,有点生气道,“我可不是随便接话的,你们打劫我家姑娘,我怕姑娘吃亏!”

“打劫?”谢锦绣气的跺脚,“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说不清楚,我跟你没完!”谢锦绣气道。

“说就说!”

杏儿的胆子大可不是虚的。

她哏着脖子道,“我家夫人说过,这世上的打劫分两种,一种是我们青云山的打劫,劫的正大光明,大家都知道那座山是我们的,只要路过都有可能被打劫,坦坦荡荡。”

“另外一种就是暗劫,暗暗的打劫,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现,可能一不留神就会中招,夫人怕姑娘听不明白,还举了好几个例子,其中一个和三太太说的一模一样。”

“……。”

“先夸人孝顺,然后再要东西,不给就是不孝顺,就是暗劫!”

“我家侯爷说这种打劫是最不要脸的!一点都不光彩!”

杏儿大声道。

谢锦绣气的咬牙,“同样都是打劫,你们青云山凭什么觉得别人不要脸,不光彩?!”

杏儿看着她。

小脸上全是无奈。

她说了半天,她怎么就没听懂呢。

“我们是土匪啊,土匪不打劫,那还是土匪吗?”

“你娘都不承认自己是土匪,那她凭什么打劫别人啊?”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这几个字就像是晨钟暮鼓狠狠的敲打在谢锦绣的脑海中。

震的她七晕八素。

她堂堂镇国公府二姑娘,一个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

居然被一个女土匪小丫鬟说她不讲道理。

谢锦绣脸气的通红,身子摇摇欲坠。

女儿被说了,三太太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眸光喷火道,“不过是随口夸大少奶奶一句孝顺,竟然回了我这么一份大礼?!”

苏锦淡淡一笑。

“我嫁进镇国公府这么多天,三婶还是第一次夸我,夸赞来的太突然,别说丫鬟了,就是我,到这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第一次被镇国公府的人夸,反应大点很正常,回头多夸夸我,丫鬟就习惯了。”

谢景宸扶额。

她居然还想人夸她。

这主仆两是想把人活活气死吗?

三太太脸都紫了。

“三弟妹喝杯茶消消气,没别气坏了身子,”二太太道。

南漳郡主则吩咐丫鬟,“把那剂平心静气的药煎了给三太太服下。”

三太太甩袖要走。

她走。

苏锦不管。

但是谢锦绣跟着走,苏锦没同意,“二姑娘留步。”

谢锦绣回头瞪着她,道,“我跟你没话可说!”

“我与你有话说。”

“……。”

谢锦绣气的拳头握紧,“这里是镇国公府,不是你青云山,更不是东乡侯府,容不得你为所欲为!”

苏锦看着她。

从怀里掏出那张图纸,道,“因为这里是镇国公府,不是我的地盘,所以你们就能为所欲为的更改我的图纸是吗?”

谢锦绣恼道,“你少污蔑我!”

老夫人望着苏锦,皱眉道,“图纸是怎么回事?”

苏锦望向老夫人道,“图纸是南安郡王他们送来给我的,大姑娘好心帮我从前院带回来,图纸就出了错,我不知道其中是谁动的手脚,任何一个接触图纸的都有嫌疑。”

“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照着尺寸画了设计图,南安郡王他们按照这张图纸施工,害我多花了一万两,这笔损失,我一定要讨回来。”

谢锦瑜就在屋内,她道,“我好心帮你拿图纸,你却往我身上泼脏水!”

苏锦看看她,又瞥了谢锦绣一眼,道,“你们都确定这事与你们无关?”

“你只管查就是!”谢锦绣叫道。

“那我就放心查了。”

苏锦笑了笑。

她转身离开。

杏儿叫道,“姑娘,你就这样放弃了啊?”

“去大理寺。”

“啊?”

杏儿一脸懵懂。

苏锦回头望着谢锦瑜和谢锦绣几个,“有劳大姑娘几个随我走一趟,去大理寺对照笔迹,也好洗刷你们的嫌疑。”

谢锦瑜脸色一变。

二太太就道,“一点小事,闹到大理寺就不必了吧?”

“那一万两的损失,二婶替下手之人赔给我?”苏锦微笑。

“……。”

二太太端茶。

一脸我什么都没说。

苏锦望着谢锦瑜,道,“怎么不走,需要我让丫鬟抬轿子来吗?”

没人说话。

苏锦笑了,真是不撞南墙心不死啊,“你们不愿意去,我不强求,祠堂内有你们抄写的家规,带去也一样。”

“杏儿,去祠堂拿家规来。”

杏儿把托盘放下。

只是她还没走。

她们就怕了。

谢锦瑜跺脚道,“是我们偷改了图纸,我们只是和大嫂你开个玩笑而已!”

“玩笑?”

“你们这个玩笑值一万两,我开不起。”

“……。”

“私了,赔我一万两,公了,去大理寺,等大理寺判决。”

“你们自己选吧。”

苏锦坐下来。

等着拿钱。

南漳郡主瞪了女儿一眼,怎么做事这么不小心。

谢锦瑜委屈。

老夫人把手中茶盏放下。

她望着苏锦,道,“这事瑜儿她们有错,该罚,但你和南安郡王他们没能发现,也该担部分责任,一万两给你,就当是我镇国公府入的股。”

苏锦惊呆了。

不仅不赔偿她,还要入股她的铺子——

这才是土匪祖宗啊。

不敢班门弄斧的苏锦站起来。

把图纸叠好。

然后望向谢景宸。

“相公,我可是给足了你面子,是你们镇国公府要和我公了。”

谢景宸,“……。”

他摸了下自己的脸。

果然厚实了不少。

“让娘子受气了,”他道。

“……。”

“你知道就好。”

“……。”

“大理寺见吧。”

苏锦抬脚就走。

身后,南漳郡主勃然大怒,“一点小事,就要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你把我镇国公府的颜面至于何地?!”

苏锦停下来。

转身。

她望着南漳郡主。

“镇国公府果然财大气粗,一万两的事都是小事。”

“既然我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了,少不得入乡随俗。”

“大姑娘几个和我开玩笑,我还你们几个玩笑,这事就算了了。”

“……。”

苏锦伸手。

杏儿麻溜的把鞭子送上。

苏锦扯着鞭子,眸光淡扫。

“我苏锦的玩笑不值钱,抽十几鞭子,也不过是费一点金疮药。”

“……。”

“你们谁先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