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十七章 吓死

第六十七章 吓死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28 18:23  字数:2715

苏锦的玩笑不值钱,但吓人啊。

她手里的鞭子更是来历惊人,战功赫赫。

鞭子是皇上赏赐的。

抽过皇上的女儿寿宁公主。

捆过谢景宸。

小丫鬟还拿着抽过靖国侯世子。

这些是她们知道的,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在御花园内摘了寿宁公主养的花,一言不合,就给寿宁公主一鞭子,没理都这么霸道了,何况今儿她还占理,还不得把人抽的皮开肉绽?

这可是女土匪!

她嘴上说是玩笑,手里动的都是真格!

苏锦还在想自己气势够不够,要不要甩一鞭子先震慑下的时候——

其他人的心肝脾肺肾已经颤抖到一块儿去了。

这一家子土匪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

东乡侯揍断了忠武将军的鼻梁,打断了崇国公一根肋骨。

今儿更是一出手,就把一年贡品东珠全部打劫了。

被打劫的那个是皇上。

打劫来的东珠又全都给了苏锦。

凶残的爹疼出来的女儿,能不得真传吗?

一个个心思百转千回,但谁都没说话。

屋子里,很安静。

落针可闻。

一屋子都是好面子的,被一个小辈拿鞭子吓唬,就这么退缩了,脸面无光啊,一旦传出去,还怎么在京都立足?

难道真的让别人说镇国公府已经被这个女土匪霸占,从此她当家做主了吗?

这脸,她们丢不起。

南漳郡主更是咽不下这口气,按捺不住想叫人把苏锦扣下,偏偏脑子里想的又是东乡侯撂下的狠话。

一时间,犹豫不决,左右权衡。

苏锦等的不耐烦了。

她握着鞭子,做出要打人的架势来。

老夫人赶紧瞥了王妈妈一眼。

王妈妈是老夫人的心腹,一个眼神,就知道老夫人在想什么。

万一真动手,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她赶紧给老夫人奉茶,把台阶递过去道,“老夫人,您喝杯茶消消气,大少奶奶本就缺钱,平白无故多花了一万两,手头周转不开,生气也很正常,咱们各退一步,把钱给大少奶奶,就当国公府多买了一块地。”

这也算是各退一步了。

只是这样的退步,苏锦并不满意。

她鞭子都亮出来了,还当她这么好说话。

算了,先把银票拿到手再说。

她没说话,大家就当她同意了。

南漳郡主和三太太她们都没说话,这件事她们的女儿都有份,不是主谋,也是帮凶。

这一万两,公中掏。

老夫人见没人有意见,就让丫鬟去找李总管拿一万两来给苏锦。

苏锦接了银票,就把鞭子递给了杏儿。

谢锦瑜握拳道,“那块地,什么时候划出来?”

苏锦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没打算把地划出来给你们。”

谢锦瑜气的倒仰。

“钱你已经拿到手了!”她叫道。

苏锦看着她,微笑道,“那块地是靖国侯世子他们豁出脸去求定国公府大太太出面买下的,不是他们的情面,一万两远远不够。”

“因为你们一时玩笑,我依照错误的图纸设计铺子,现在图纸已经施工了,把地还给你们,就要重新画图,把修建好的部分拆掉,劳民伤财不说,还得耽误我铺子开张,这笔损失谁付?”

“你们执意要那块地,我不会不给,这其中的损失,你们去找南安郡王他们算清楚,要尽快,时间拖的越久,损失就越大。”

“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如果你们不怕这事捅出去,有损闺誉的话,就放马过去。

南安郡王他们可不是好惹的,戏耍他们,不脱一层皮都算她输。

苏锦恭谨福身。

谢景宸和她一起退下。

只是刚转身没几步。

苏锦就望着他。

“相公,像大姑娘她们今儿犯的错,依照家规,要在祠堂跪多久?”

“……。”

“至少三个时辰。”

“……。”

“这么大的错,才罚三个时辰,上回可是罚我跪一天一夜。”

“……。”

声音渐行渐远。

身后的人,气的浑身都哆嗦。

上回是罚他们跪一天一夜!

可结果呢!

他们才跪了小会儿,皇上就传召他们进宫了,非但没能罚跪,还答应他们半个月之内不论他们犯什么家规,都不处罚他们!

谢锦瑜她们罚三个时辰,没人来救她的话,那就是实打实的三个时辰了!

而且南漳郡主压根就没打算罚谢锦瑜。

现在苏锦提出来了,不罚就是她当家主母不公。

下回这女土匪一定会拒绝受罚的!

赔了一万两,还差点挨鞭子,最后还要罚跪——

南漳郡主越想越气,头隐隐作疼。

赵妈妈见了,赶紧道,“快传太医!”

丫鬟赶紧去传话。

没一会儿,太医就回来了。

“怎么来的这么快?”二太太道。

李总管忙回道,“大少奶奶回府的时候,知道东乡侯气着了郡主,郡主没吃药,特意叮嘱我给郡主请回来的。”

二太太,“……。”

三太太脸紫着,瞥了南漳郡主道,“敢情大少奶奶是知道她会气着郡主,所以一早就把太医请了回来,她还真是贴心。”

这是贴心吗?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南漳郡主气的浑身颤抖,太医都担心她会一口气提不上来,气晕过去。

……

碧空如洗。

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洒下一地斑驳的碎金。

苏锦欢快的数着银票。

谢景宸扶额。

如果他没看漏的话。

这应该是她数的第三遍了。

杏儿端着托盘跟在身后,高兴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姑娘,你得空了多练练鞭子吧,刚刚差点吓死奴婢,”杏儿呼气道。

“我又不抽你,怕什么?”苏锦笑道。

“奴婢担心她们不服软,姑娘你不得不真抽鞭子啊,万一不小心抽到自己,会吓死人的,”杏儿后怕连连。

“……。”

“发音飘准点,是笑死,不是吓死,”苏锦扶额道。

“奴婢说的就是吓死啊。”

“……。”

“你确定是吓死,不是笑死?”苏锦不解道。

她抽自己,吓死别人?

她倒是好奇这丫鬟的脑回路怎么想的。

杏儿连连点头。

“她们不会笑的,她们跟咱们不一样,明明知道姑娘你失忆了,不记得大少爷才让人揍大少爷的,她们却说你狠起来连自己的亲大哥都揍,不小心抽到自己,她们铁定会说姑娘你狠起来连自己都抽。”

苏锦,“……。”

谢景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