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十八章 倒霉

第六十八章 倒霉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28 18:23  字数:2657

牡丹院。

南漳郡主坐在罗汉榻上生气。

赵妈妈端了托盘上前。

托盘里是丫鬟刚熬好的平心静气的药。

只是药刚端到跟前,她刚劝南漳郡主喝药,南漳郡主手一拂,就把药碗给打翻了。

她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吃药。

闻到药味就犯恶心。

她更不愿意承认自己被东乡侯父女气的要吃药的地步!

赵妈妈叹气,不知道该怎么劝好。

郡主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过。

上午才被东乡侯气一通,还没缓过劲来,接着又被他女儿再气一通。

赔钱不算,女儿还被逼着罚跪三个时辰。

大姑娘可是郡主的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知道南漳郡主气头上,劝说没用,赵妈妈道,“那块地要拿不回来,就等于是咱们国公府送给她了。”

得了便宜,还趾高气昂,逼的郡主罚大姑娘,叫人如何甘心。

南漳郡主牙关咬紧,“那块地无论如何都要拿回来!”

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

东西到了大少奶奶手里,想要回来,无异于是虎口夺食,难比登天啊。

南漳郡主示意她附耳过来,低语了几句。

赵妈妈眼前一亮,道,“还是郡主聪慧。”

“去办吧。”

天香楼不远处的茶摊。

南安郡王几个坐在那剥花生吃。

桌子上全是花生壳。

南安郡王丢了颗花生米进嘴里,道,“也不知道这会儿镇国公府情况如何了?”

“你不用担心,有大嫂和她的丫鬟在,大哥吃不了亏的,”北宁侯世子笑道。

南安郡王看向他,“我知道吃不了亏,我有点担心镇国公府会血流成河。”

北宁侯世子,“……。”

“血流成河不至于,最多也就横尸遍地吧,”楚舜一本正经道。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觉得景宸兄气色好转了不少,”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我也觉得他呼吸平顺多了,”北宁侯世子道。

“你们怎么看出来这么多,我怎么就只看到他眼睛青了一只?”南安郡王道。

“你们看见了吗?”他问道。

“没看见,”楚舜道。

“我也没看见,”北宁侯世子道。

“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了?”定国公府大少爷关怀道。

南安郡王,“……!!!”

不是吧?

真的都没看见啊。

难怪之前吃面都没人提这事。

“真的都没看到?”他问道。

“假的。”

“……。”

南安郡王伸手要掐死楚舜。

那边,一小厮打扮的男子骑马过来,从马背上下来,走进茶摊内。

小厮请安道,“大少奶奶让我来问问,除了买庄子,这两天修建天香楼一共花了多少银子。”

楚舜把南安郡王掐他脖子的手拍开。

四人一对眼。

“花了多少钱,大嫂不是知道吗,怎么还派人来问?”北宁侯世子道。

南安郡王道,“他问的是一共,咱们没说啊。”

除了付出去的,还有赊账的。

这数目就大了。

而且,他们四人一人负责一部分。

这些琐碎小事,都是直接交给管事的去办的。

他们只记得个大概数,具体的并不清楚。

南安郡王便道,“你先等等,让管事的算算花了多少再告诉你。”

楚舜让人去找管事的。

半刻钟后,下人回来道,“这两天一共花了两万三千六百二十八两。”

小厮,“……。”

这么多?

小厮惊呆。

这才两天,花三千两已经顶天了,怎么会用掉这么多钱。

定国公府大少爷道,“不是让你送银票来吗,银票呢?”

小厮,“……。”

“大少奶奶没给我银票,”小厮忙道。

“别废话,赶紧把银票拿出来,”楚舜道。

“楚大少爷,大少奶奶真的没给我银票,”小厮道。

“没给你银票,那这银票是……。”

楚舜话还没说完。

小厮一把挣脱他抓着的袖子,直接跑了。

看着小厮跑出茶摊,逃命似的骑马离开。

楚舜,“……。”

他手里一沓银票,嘴角狂抽不止。

“你从哪蹦出来这么多银票?”南安郡王惊讶道。

“他身上的啊,”楚舜黑线道,“我看他一会儿摸下胸前,一会儿摸一下,看的我都着急,跟他开个玩笑,看看钱丢了会怎么样,我话还没说完,他怎么就跑了?”

小厮为什么跑?

因为他看到暗卫了。

暗卫骑马过来,楚舜望着他道,“一点小事,怎么还派两拨人来,闲得慌啊。”

暗卫微微皱眉,“大少爷让我给你们送银票来。”

“你送银票来,那刚刚的小厮呢?”北宁侯世子惊呆。

“什么小厮?”暗卫有点懵。

定国公府大少爷把刚刚发生的事一说。

暗卫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把镇国公府发生的事告诉楚舜几个。

南安郡王几个就知道这银票是谁的了。

看着桌子上的三千两银票,楚舜眼神有点复杂,“你们说我这算是偷,还算是打劫?”

“算她倒霉,”南安郡王笑道。

“这么说我就安心了,走了走了,有钱了,晚上大吃一顿。”

楚舜把银票揣怀里,和北宁侯世子几个有说有笑的走了。

留下暗卫在风中凌乱。

暗卫回去后,把这事告诉苏锦和谢景宸。

苏锦,“……。”

谢景宸,“……。”

南漳郡主到底还是喝了一碗平心静气的药。

小厮回了国公府,才发现身上的银票不见了。

吓的脸色惨白,又不敢回头再找楚舜他们要。

而且,他也不确定是楚舜他们拿了,还是半道上丢了。

为了活命,小厮硬着头皮去找南漳郡主认罪。

他照着赵妈妈叮嘱的装大少爷的人打听这两天的花费,结果被靖国侯世子他们真的当成大少爷的人,把身上的钱给摸走了,他又不敢抖出是郡主派他来的,只能自己回来了。

“那银票呢?!”赵妈妈急问道。

“银票在南安郡王他们手里,他们以为那是大少爷给的,”小厮低声道。

“也就是说我让你去拿回房契地契,你事没办成,还给他们送了三千两银子去?!”

小厮低着头。

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南漳郡主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