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八十五章 想象

第八十五章 想象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29 16:19  字数:2810

用过了早饭后,苏锦带着杏儿去栖鹤堂请安。

一路上,杏儿蹦蹦跳跳,玩的不亦乐乎。

“这是做什么?”苏锦笑问。

“踩镇国公府丫鬟小厮丢掉的脸啊,”杏儿回道。

“……。”

“你能看得见?”苏锦失笑。

“奴婢靠想象的。”

“……。”

一旁有丫鬟路过,正好听到苏锦和杏儿的对话。

偷偷的摸了下自己的脸,飞快的从一旁走了。

到了栖鹤堂前,杏儿就乖乖跟在苏锦身后。

只是被拦在了门外,老夫人不见苏锦,拦门丫鬟道,“老夫人身体不适,大少奶奶请回吧。”

“怎么会身体不适?”苏锦随口问道。

丫鬟没说话。

杏儿猜道,“是不是猪大肠吃坏了肚子?”

苏锦,“……。”

丫鬟,“……。”

四下丫鬟婆子脸涨的通红,这话要叫老夫人听见,非得把这丫鬟打死不可。

苏锦扶额。

这丫鬟来的路上踩人脸是闹着玩的,这会儿踩老夫人的脸却是结结实实的。

她仿佛看到了老夫人脸上的鞋印。

心下轻咳一声,苏锦道,“那老夫人好好歇养,我明儿再来请安。”

你们最好明天也别来。

丫鬟心中嘀咕一声。

三太太让她拦下大少奶奶果然是明智的。

这要让她进屋,三两句话一说,只怕请一个太医都忙不过来。

沉香轩后院。

竹屋前的石桌旁,谢景宸坐在那里喝茶,阳光打在他身上,漾出淡淡光辉。

看到苏锦过来,他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没见着老夫人?”

苏锦挑眉一笑,“这应该是你意料之中的事吧。”

的确,苏锦准备去请安的时候。

谢景宸想说不用去。

但是鉴于这么多次打脸,这话他忍下了,万一老夫人想不开见她呢?

暗卫从竹屋内出来,苏锦道,“帮我送金疮药去侯府。”

暗卫点头。

杏儿使唤他道,“先帮我搬个梯子来,我一会儿要爬屋顶上清理鸟屎。”

暗卫,“……。”

苏锦,“……。”

谢景宸,“……。”

本来昨天要清理的,结果忙忘记了。

今儿太阳这么大,晚上肯定有许多星星。

暗卫默默的去搬了梯子来。

竹屋内,苏锦把金疮药装好,等暗卫来后,拎了一坛子给他。

桌子上还有一大坛,杏儿抱起来递给暗卫。

暗卫伸手接,苏锦道,“那不是送去侯府的。”

杏儿望向苏锦,“不是给侯爷的,那这是给谁的?”

“送去边关给国公爷的,”苏锦道。

杏儿想起来姑娘之前说连累国公爷没了俸禄,要想办法补救的。

她望着苏锦道,“送一坛子是不是太少了,青云山的兄弟说,边关用药都是一马车一马车的。”

苏锦,“……。”

这丫鬟不是打算让她送一马车金疮药给国公爷吧?

这是想活活累死她吗?

苏锦望向暗卫。

暗卫道,“边关缺药,但一坛子金疮药只能算杯水车薪。”

苏锦扶额,想讨好人怎么这么难啊。

在他们眼里,她一送就要送全军。

就不能只送国公爷一人吗?

苏锦有点心累,她道,“就送一坛子吧,我再调制点别的药一起送去,另外把金疮药的方子附上,如果觉得我的金疮药更好,让军医调制便是。”

暗卫有点吃惊。

大少奶奶医术高超,她的药方必是难得一见,竟然就这么送人?

暗卫拎着药坛子告退。

苏锦道,“先等等,我把方子写下,一并带去给我爹。”

暗卫等了会儿。

苏锦把药方写下,吹干墨迹,然后递给暗卫。

暗卫小心收好,出了国公府,直奔东乡侯府。

看到暗卫来,东乡侯府的小厮笑面如花,道,“总算来了,侯爷和夫人等半天了。”

暗卫有点心慌。

只是送金疮药来,不至于让东乡侯和夫人等半天吧?

凉亭内。

东乡侯并不在,唐氏坐在那里喝茶。

小厮上前道,“夫人,大少爷派人送金疮药来了。”

唐氏看过来,暗卫走上前,道,“见过夫人。”

唐氏轻点头。

暗卫把药放在桌子上,道,“不知道侯爷和夫人要见我,可是有什么吩咐?”

唐氏笑道,“你昨儿送的药膏效果极好,平常用药两天才能去掉的淤青一晚上就好了,不知这药是哪儿买的?”

不是买的,是你女儿调制的。

暗卫在心底回了一句,没敢说出口。

但心下疑惑,大少奶奶会医术的事叮嘱不要让侯爷和夫人知道,夫人又问这话。

莫非东乡侯府并不知道大少奶奶医术高超的事?

这不大可能吧?

暗卫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便告知吗?”唐氏问道。

暗卫正要回答。

唐氏继续道,“侯爷为人粗狂,不会想太多,让大少爷去找皇上拿钱太为难他了,能调制这么好的药膏,想来大夫医术极高,我和侯爷商量了一番,决定直接将大夫请回来,也省得麻烦你家少爷。“

暗卫,“……。”

说的是请。

但他怎么听都是抢。

大少爷好不容易才把大少奶奶娶回去,万不能让东乡侯再抢回府啊,尤其在东乡侯眼里,大少爷没几天好活的,一直在等他咽气。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暗卫回道,“侯府需要什么药,只管吩咐。”

“真的不行?”唐氏问道。

“还请夫人不要为难我家大少爷,”暗卫作揖道。

“既然为难,那我也不便强人所难,”唐氏说道。

还是夫人通情达理,这要碰到东乡侯,铁定没这么好说话。

暗卫心中庆幸,打算告辞。

这时候,唐氏从怀里掏出张纸来。

“这是侯府要的药,拟好的药单,”唐氏道。

“……。”

暗卫惊呆了,觉得脸有点疼。

他默默的接过那张纸,看了几眼,嘴角猛抽不止,东乡侯府是把药当饭吃吗?

别的药不说了,光是祛淤青的药一个月就要六坛。

又有谁家的金疮药是按斤卖的?

暗卫把怀中带的药方递给唐氏道,“这么多药,怕是供应不上,这是祛淤青和金疮药的方子。”

唐氏接了药方,道,“药单上的金疮药和祛淤青的药就不用送来了。”

暗卫松了一口气。

只是一口气还没呼出来,肩膀突然被东乡侯拍了下,差点没断。

“武功不错,”东乡侯夸赞道。

暗卫还未谦虚,东乡侯就问道,“我女儿是怎么逼镇国公府吃猪大肠的?”

“大少奶奶没有逼国公府,”暗卫回道。

“我女儿是懂事了,知道以德服人了?”东乡侯诧异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