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九十章 皮厚

第九十章 皮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790

沉香轩,后院。

谢景宸在泡了整整一个时辰的药浴,泡的他两眼昏,几欲晕倒,苏锦才让他起来。

从木桶内出来的谢景宸,身子软的,几乎都站不住。

身上的药汁嘀嗒往下掉,皮肤通红。

一阵风吹来。

谢景宸晕了。

暗卫扶住他,望向苏锦,“大少奶奶,大少爷没事吧?”

“没事,只是虚脱了而已,扶他回竹屋睡上一觉,醒来就精神抖擞了,”苏锦道。

苏锦说的云淡风轻,暗卫心里没底。

但他能做的,也只是把大少爷扶回竹屋。

看着暗卫扶谢景宸走远。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你为什么让姑爷泡晕倒,之前泡完药浴,姑爷都是自己走回去的。”

苏锦淡淡一笑,“这样更能挥药效,他也能早几日除掉体内的毒素。”

“可晚几天也没事啊,咱们又不急,你都把姑爷泡软了,”杏儿心疼道。

“……。”

“三天后,他皮再厚一点,就不会泡晕了。”

“……。”

“真的能把人皮泡厚啊,是泡出老茧来了吗?”杏儿好奇道。

“……。”

老茧——

苏锦嘴角狂抽,扶着额头回了竹屋。

她坐到书桌前研墨,杏儿过来道,“奴婢研墨。”

“不用,你把箱子里的药材放到抽屉里就行了,”苏锦吩咐道。

杏儿过去把大箱子打开,把里面的药包拿出来,对着药名放到抽屉内。

苏锦这坐在那里写写画画。

这一坐,就是半个时辰。

杏儿闲的慌,坐在竹屋前的台阶上看着天空呆。

等苏锦忙完去前院,王妈妈和红袖等了一刻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给王妈妈按摩完,腰肢酸疼,头还有点晕。

杏儿察觉她身子晃了下,扶住她道,“姑娘,你没事吧?”

苏锦摇头,“没事,可能这两天有些累了。”

“奴婢就说不能熬夜,会受不住吧,姑娘不听奴婢的,”杏儿一脸不听丫鬟言,吃亏在眼前。

王妈妈心虚的很。

大少奶奶帮她捏肩捶背,最后晕了,她可怎么跟大少爷交待。

王妈妈从小榻上起来,道,“扶大少奶奶回去好好歇着,让厨房熬碗燕窝粥端给大少奶奶。”

杏儿扶苏锦走。

苏锦不习惯走路还要人扶,刚刚腰酸和头晕症状也只有一瞬间,她心中纳闷,她既没有中毒,这副身子也好,怎么会突然头晕?

思来想去,最终归结为是累着了。

只是这样的理由并不能说服她,以前的苏锦肯定没有接连熬夜过,但也不至于熬了两晚上就扛不住了。

回了屋后,杏儿给苏锦倒茶道,“姑娘,你今儿歇一晚吧,让姑爷陪你看看星星,有什么事明儿再办。”

苏锦点头。

谢景宸睡了一个时辰才醒,午饭吃的稍晚点,所以苏锦等了他两刻钟。

如苏锦所言,谢景宸醒过来,就精神奕奕了。

杏儿看了都惊叹。

但更吃惊的还是谢景宸,从浴桶里出来,他浑身疲惫的仿佛肩上压了千斤重担,沉的他脚都抬不起来。

他强忍着,最后也没能忍住晕了过去。

可是一觉醒过来,身子极轻,身体前所未有的舒畅。

苏锦看着他,道,“现在应该感觉到泡药浴的好处了吧。”

“一直有感觉,但这一次更为明显,”谢景宸道。

苏锦伸手去戳他胸前。

谢景宸看着她,“你做什么?”

“疼吗?”苏锦问道。

“不疼。”

“果然皮厚了不少,”苏锦一本正经道。

“……。”

杏儿连连点头。

之前姑爷泡完药浴,姑娘一碰他,他就疼的皱眉。

这女人!

一天不说话气人,她是不是就浑身不痛快?

不理会她,谢景宸坐下吃饭。

苏锦吃了半碗饭就不吃了。

谢景宸望着她,“没胃口?”

“不是,晚上看星星,有一堆吃的,要留点肚子,”苏锦道。

她不能辜负杏儿的安排啊。

想到一边看星星一边吃东西,那场景就叫人食欲大开了。

怕忍不住再吃的苏锦,强忍着离了桌。

她不吃,谢景宸便也没吃了。

夜幕降临,天上多了几颗星星。

苏锦和谢景宸坐在屋顶上,等繁星满天。

只是一等半天。

没等到星辰密布,等到了乌云蔽月。

狂风呼啸,吹的脸颊生疼,还有点冷。

苏锦,“……。”

谢景宸,“……。”

赏星变成赏乌云了。

“怕是要下雨了,”杏儿爬着梯子上屋顶,小脸郁闷道。

“……。”

“上头风大,你还上来做什么?”苏锦道。

“收拾吃的啊,”杏儿道。

苏锦扶额。

这小丫鬟是被风吹昏了头吗?

平常使唤暗卫挺麻溜的,这时候反倒不使唤了。

杏儿爬过来,把小几上的糕点和果子都装进食盒内。

刚装完,一片树叶吹过来,贴在苏锦脸上。

“好讨厌的树叶,居然轻薄我家姑娘,”杏儿伸手把树叶拿下来,随手扔掉。

“……。”

苏锦忍俊不禁。

结果她一笑,肚子一阵抽疼,疼的她倒吸了一口。

谢景宸眉头一皱,问道,“怎么了?”

“我肚子疼,”苏锦眉头都揪到了一处。

怎么会突然肚子疼?

难道是糕点有问题?

可他也吃了啊。

屋顶风大,谢景宸怀疑苏锦是吹了凉风的缘故。

他一把将苏锦拉起,抱着她跳下了屋顶。

屋顶上,杏儿恍然想起来,道,“奴婢知道姑娘为什么肚子疼了,姑娘你是来……。”

“别说!”苏锦涨红了脸,赶紧出声阻拦杏儿。

这丫鬟!

信任姑爷和姑爷的小跟班,但也不是什么话都能往外说的啊。

她要脸啊。

苏锦心累的慌。

可怜杏儿话到嘴边,被苏锦给打断,憋的她小脸都涨红了。

她就那么望着苏锦。

谢景宸没把苏锦放下来。

苏锦脸红的烫,挣扎着道,“快放我下来。”

“我抱你回屋,”谢景宸道。

不给苏锦反驳的机会,抱着她便转了身。

杏儿拎着食盒从屋顶上下来,跟着回屋。

然后,她就见到苏锦把谢景宸往外推,“你先别进屋。”

谢景宸眉头拧成麻花。

不放他进屋,但让杏儿进去了。

暗卫站在一旁,道,“大少奶奶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奇怪?”

谢景宸眸带担忧。

病了还不让他知道。

还有她说的话,久病成良医,东乡侯明知道他命不久矣,还让女儿出嫁。

她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