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九十一章 巅峰

第九十一章 巅峰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789

屋内。

苏锦坐在床上郁闷。

人果然不能笑别人有,乐自己无。

前世的她,大姨妈在身都能又蹦又跳,闺蜜则是疼的死去活来,仿佛没了半条命。

她不知道那种疼到底是怎么样的疼,现在好了,她体会到了。

她有点想死。

看着苏锦抑郁的抱着枕头。

杏儿端了热茶过来道,“姑娘你别怕,只是来葵水了而已,不会死的。”

苏锦,“……。”

苏锦接了茶盏,喝了一口,道,“我以前来葵水都这么疼?”

“是啊,一直疼,”杏儿道。

“……。”

“要疼三天呢。”

“……。”

“今儿不算。”

“……。”

“能不能给我拿根结实的面条来,我想上吊,”苏锦声音打着颤道。

“姑娘,上吊要用白绫,”杏儿道。

“……。”

肚子疼就算了,她现在脸都疼了。

苏锦望着杏儿道,“你就不怕我真上吊啊。”

杏儿捂嘴笑,“不怕啊,姑娘以前说过,疼的连上吊的力气都没有。”

苏锦,“……。”

这话真是太精辟了。

无法反驳。

就是她现在的真实写照。

屋外,谢景宸耳朵好,听到这一句,眉头拧的没边。

疼的连上吊的力气都没有,那得是多疼?

暗卫在一旁,道,“大少爷,你还是去书房待着吧,院子里的丫鬟看着呢,都以为你惹恼大少奶奶,不许你进房。”

谢景宸瞥头,就看到丫鬟在偷笑。

看到谢景宸脸一沉,丫鬟赶紧跑了。

他站了会儿,便去了书房。

屋内。

杏儿一直在笑。

苏锦忍不住道,“我都疼成这样了,你还笑。”

“奴婢一想到姑娘第一次来葵水,奴婢就忍不住想笑,”杏儿道。

“……。”

不用说,肯定是闹笑话了。

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但偏偏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真是没救了。

苏锦无语的白了自己一眼。

“说吧,”她扶额道。

杏儿坐在床边矮凳上,说起苏锦第一次来葵水的事。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

苏锦和杏儿两在青云山上放风筝,放的正高兴呢,大哥苏崇跑过来,拍了苏锦肩膀一下。

拍的力道稍微有点重,但能忍受。

只是过了没半天,苏锦就开始肚子疼了。

再然后就见血了。

从小到大,没怎么挂过彩的她,吓的是手足无措啊。

苏锦寻找病因,思来想去,觉得是苏崇那一掌把她打出内伤了。

杏儿要告诉唐氏,苏锦没让。

这要让娘知道,大哥没轻没重把她打出内伤了,爹爹非得把大哥活活打残了不可。

有病,治病就是了。

苏锦让杏儿去找大夫拿了一剂止血药,偷偷煎了服下。

嗯。

一剂药下肚。

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恶劣了。

这三天,苏锦极少出门,都是肚子不疼的时候去找唐氏的,唐氏也没现有什么问题。

倒是苏崇,总觉得自家妹妹看他的眼神不大对劲,好像想给他来一刀似的。

逗她玩,也只说离我远点,不然我让弟弟揍你。

苏崇就不敢了。

自家老爹那简直就是宠女儿狂魔,不管他有错没错,只要妹妹说他不对,就少不了一顿胖揍,他能说屁股都踹出老茧了吗?

把东乡侯搬出来,苏崇自动退避三舍。

杏儿怕病情拖下去会越来越严重,去找大夫询问,她问的很委婉,毕竟有点害羞,“流血不止会不会死?”

大夫斜了她一眼,“你说会不会死?”

“真的会死啊?”杏儿小脸煞白。

“谁受伤流血不止,怎么不来包扎?”大夫随口问道。

“不大方便包扎,”杏儿道。

“那就等死吧,”大夫脾气不大好。

明知道流血不止会死,还不包扎,等着血流光,这不是蠢到家了吗?

杏儿一阵风跑回去找苏锦,一五一十,连大夫的语气都学的惟妙惟肖。

苏锦抱着被子痛哭,她不想死。

这时候,苏崇敲门问道,“怎么了,哭的这么伤心?”

苏锦恨的想揍他。

但毕竟是她大哥,从小就很疼他,他也不是存心要她小命的。

她死了,爹爹在把大哥打死了怎么办?

苏锦冲着门口道,“你给我买串糖葫芦,我就原谅你了。”

苏崇,“……。”

挠头。

他也没得罪她啊,为什么要原谅他?

杏儿道,“大少爷,你也给我带一串。”

这样的话,很常见,苏崇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是苏锦哭道,“你吃什么糖葫芦?”

“姑娘死,那我也跟你一起死啊,”杏儿道。

苏锦一感动。

两人抱头痛哭。

哭完了,苏锦就开始写遗书了,上面写了什么,杏儿已经不大记得了。

但有一条她印象特别深刻。

上面要求侯爷每逢初一十五要揍大少爷一顿。

没写原因,反正就是揍一顿,也别揍的太惨,能自己吃饭就成了。

再后来,唐氏现了不对劲。

女儿眼睛哭肿了,看她的眼神带着依依不舍。

而且,还偷偷躲着看她。

这么反常——

唐氏心都提了起来,只是问苏锦,苏锦死都不说。

唐氏问杏儿,杏儿也不说,唐氏一威胁不让她吃饭,她就全招了,“大少爷把姑娘打出内伤了。”

正巧,这话叫东乡侯听见了。

倒霉的大少爷又正好过来。

然后,急性子的东乡侯也没问清楚,逮着苏崇就是一顿痛揍。

打的那叫一个惨呐。

要不是唐氏及时撬开了杏儿的嘴,苏崇可能被自家亲爹一脚踹飞了。

这是苏崇人生中挨的最冤的一顿揍。

这个记录至今没被打破。

那些天,自家亲爹看着他都是绕道走的。

他躺在床上养伤,自家妹妹端茶递水很是勤快。

那是他的人生巅峰。

“后来,大少爷还怀念那段日子呢,”杏儿笑的肚子疼。

“……。”

苏锦一脸黑线。

来个大姨妈都这么轰动,又是内伤,又是医书,还差点要了大哥半条命。

这一家子奇葩。

肚子一阵阵揪疼,疼的苏锦觉得自己脑子都不好使了。

“端笔墨纸砚来,”苏锦道。

“啊,姑娘肚子都疼成这样了,还要笔墨纸砚做什么?”杏儿道。

“快去。”

杏儿抬脚要走。

苏锦想到什么,连忙喊道,“回来!“

杏儿望着她。

“姑爷问起来,别提葵水两个字,”苏锦叮嘱道。

“奴婢几下了,”杏儿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