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九十五章 仙人掌

第九十五章 仙人掌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722

夜,凉如水。

风透过窗柩吹进来,纱幔翻飞。

谢景宸躺在床上,苏锦坐着,手里翻着那本书,她觉得自己的脸皮真的够结实,居然能做到脸不红气不喘的递给谢景宸看。

“你看这张药方怎么样?”她闷笑道。

女上男下。

谢景宸看了一眼,侧着睡了,留给苏锦一后脑勺。

苏锦笑的肩膀直抖。

想躲?

今儿可是你丫的自己撞枪口上来的。

苏锦抖着肩膀找了张和侧面有关的给他看。

谢景宸,“……。”

这女人!

“你想怎么样?”他咬牙问。

苏锦眨眨眼,道,“我只是想告诉你,除非你睡天花板上,不然你怎么睡,都能找到药方对应,别挣扎了。”

谢景宸,“……!!!”

深呼吸,谢景宸坐了起来。

苏锦望着他,“你干嘛?”

谢景宸接过她手的书道,“研究药方。”

他随手一翻,书快速翻过,带起的风吹乱了苏锦的青丝。

昏黄的灯烛,气氛有些许的暧昧。

“这么厚一本,至少也要研究半个月才能透彻,”谢景宸道。

这回,换苏锦脸红脖子粗了。

大姨妈只能护她五六天。

过了守护期,她岂不就是砧板上逮着的羔羊?

苏锦一把将书本夺过,道,“夜深了,睡觉。”

她飞快的往枕头上倒去,想借睡觉躲过尴尬。

可惜——

没成功。

而且更尴尬了。

只听见哐的一声传来。

她脑袋撞了床板。

声音之大,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响亮。

苏锦疼的眼冒金星。

谢景宸伸手帮她揉脑袋,才揉了两下,苏锦就想死了。

这厮力气得多大啊。

没被撞晕,要被他给揉晕了。

苏锦果断的把谢景宸帮倒忙的手给扒拉下来。

谢景宸望着她,看着她溢彩流光的眸底闪烁的火光,他心情格外的好。

他心情越好,苏锦心情就越糟糕。

拿起枕头,苏锦换了一头睡下。

两人成亲后,第一次没睡一头。

但分头睡的,第二天早上醒来却是一样。

苏锦趴在谢景宸胸口处,因为肚子疼,所以醒的比平常早。

她想起来,只是肩膀被抱着,根本动不了。

用力稍微大一点,就把谢景宸吵醒了。

“这么早起来做什么?”他似醒非醒道。

苏锦尴尬啊。

明天睡脚边的,怎么半夜跑回来了,多没面子啊。

刚这样想,谢景宸就望着她,“你怎么……?”

“被你的臭脚熏回来了,”苏锦一脸不快道。

“……。”

谢景宸嘴角抽了下。

谁脚臭了?

要不是人是他抱回来的,她说的这么义正言辞,他都要信以为真了。

谢景宸将脚抬高一点。

苏锦抬手把他的脚摁了下来,从床上下来。

谢景宸望着她,“你肚子不疼了?”

“也不是一直疼,”苏锦道。

屋外的风,还在吹。

苏锦打开窗户,一阵风吹来,她赶紧把窗户关严实。

地上没湿,昨晚没下雨。

而且时辰也不算早了。

这么浓的乌云,肯定要下雨,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

这一场雨,从傍晚下起,断断续续到第二天午后才停。

谢景宸完美的冒雨泡了两回药浴。

第一次是被苏锦坑的。

她是一番好心,想等雨停了,再给他泡药浴。

从早饭后等到傍晚,没等到下雨,觉得不会下了,开始给谢景宸泡药浴。

倒霉催的,刚把银针扎上,豆大的雨滴就掉下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天没下雨,但灰蒙蒙的。

谢景宸怕再被苏锦坑,决定早点泡药浴。

苏锦坑了他一回,他说早点,那就早点吧。

这一回情况好点。

药浴泡到一半才开始下的。

但却更气人。

谢景宸泡完药浴,没一会儿,天就放晴了,而且是晴空万里。

谢景宸泡在浴桶里,有暗卫撑伞,没有伤寒。

可暗卫就惨了。

连着淋了两回雨,第一次凭着健硕的体魄还能勉强扛住,第二次被大少爷坑自己的时候连累,华丽丽的伤寒了。

喷嚏是一个接一个。

苏锦在回廊上给暗卫煎药。

杏儿那丫鬟不知道去哪儿玩去,半天没见人影了。

突然,一声惨叫声传来。

还有那么点耳熟。

好像是南安郡王的声音?

苏锦把手中蒲扇放下,往声音传来处走去。

没一会儿,就听到此起彼伏的笑声传来。

楚舜几个笑的前俯后仰。

他们中间,混杂了一道青影,可不就是杏儿。

“怎么了?”苏锦走过去问道。

杏儿手里拿着小锄头,指着疼的龇牙咧嘴的南安郡王道,“他翻墙进来,脚下打滑,一屁股坐在了我刚种的仙人掌上。”

南安郡王,“……。”

他都疼的怀疑人生了。

这小丫鬟还心疼她的仙人掌。

他堂堂郡王爷尊贵的臀部还比不上几棵死仙人掌?

看着南安郡主一脸郁闷的神情,苏锦是想笑不好笑,憋的难受。

她更好奇的是杏儿怎么突然想起来种仙人掌,没听她说起这事啊,便问道,“怎么想起来种仙人掌?”

“夫人说墙脚下要种点仙人掌,能防止别人翻墙进来,我闲的无聊,打算把这边都种上,”杏儿道。

说着,她瞥了南安郡王一眼。

夫人果然最明智。

仙人掌能防小人。

南安郡王只觉得屁股疼的厉害。

更重要的是伤的是屁股,丢的是脸啊。

四人一起进来,偏他脚滑,这是学艺不精啊。

还有一群损友,能不能不要再笑了,快岔气了!

南安郡王半边身子靠着楚舜,“快帮我拔刺啊,很疼,兄弟。”

楚舜抖着肩膀和定国公府大少爷把他扶到谢景宸的竹屋内。

然后,安静的后院。

一阵阵叫疼声传开,幸好后院离前院有点远,不然叫丫鬟听见,又是事端。

苏锦拿了药膏,递给杏儿道,“给南安郡王送去。”

杏儿接了药膏出了门。

她没进屋,只喊道,“我家姑娘让我送药膏来,你们谁来拿下?”

楚舜拿了药进屋。

南安郡王趴在小榻上,疼的脸都揪到了一起。

北宁侯世子看着手中半截刺,默默的看向谢景宸,“只拔出半截该怎么办?”

谢景宸,“……。”

南安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