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九十七章 粮草

第九十七章 粮草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643

楚舜几个面面相觑。

原以为自己在家就够不受待见的了,和苏崇一比,自家爹还是亲的。

只是东乡侯的脑回路得是多崎岖,连自己亲儿子都跟不上,其他人还想琢磨他想什么,这不是难比登天吗?

“如果不让会怎么样,我姑父的脾气挺倔的,”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苏崇看了他一眼道,“你姑父武功如何?”

“和忠武将军差不多吧,”定国公府大少爷想了想道。

“还是放弃吧,对上我爹,脾气倔成驴都没用,要拳头硬才行,”苏崇喝茶道。

“……。”

想着忠武将军被打断鼻梁,崇国公这么多天没上朝,还在养伤,就知道东乡侯的拳头有多硬了。

而且,连崇国公都敢揍了,满朝文武有谁是他不敢打的?

苏崇喝了半盏茶,就起身了,“我先走了。”

苏崇骑马离开。

定国公府大少爷坐不住道,“我先回府一趟,这事得我娘出面才行。”

说完,匆匆离开。

他走后,南安郡王也走了,只剩下北宁侯世子和楚舜。

两人百无聊赖,不过半个时辰后,定国公府大少爷就回来了。

两大银锭子摆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楚舜精神一抖。

定国公府大少爷坐下,道,“这是我姑母赏我的。”

“说服动你姑父了?”北宁侯世子好奇道。

“我姑父不在家,有姑母出马,应该问题不大,”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没道理明知道要挨打,还往人家拳头上凑的,打的过就算了,问题还打不过。

第二天早朝。

兵部禀告皇上,再有三天粮草就筹集齐全,可以送往边关了。

这时候,东乡侯站出来道,“皇上,这些天臣也歇息够了,这送粮草的差事就交给臣去办吧。”

皇上眉头一皱。

然后有大臣道,“皇上已经把送粮草的差事交给永安侯了。”

大臣说完,瞥向永安侯。

永安侯站在那里,跟个没事人似的。

他身后站的南宁伯以为他走神了,推了他一把。

永安侯笑道,“东乡侯愿意为朝廷效力,我自然相让,是让臣还是东乡侯运送粮草,臣听皇上的。”

不与东乡侯正面交锋,如果皇上执意要安排他送粮草,东乡侯要抢,也只能从皇上手里头抢了。

皇上眉头拧成麻花。

永安侯这是怕了东乡侯了?

东乡侯望向皇上道,“这差事就交给臣吧。”

“交给你?”皇上眉头沉着,“你是把粮草送往边关,还是送到你青云山去?!”

东乡侯,“……。”

平常粮草从他青云山脚下过,都要被他抢不少。

朝廷把粮草交到他手里,还不知道能留几成。

皇上是怕了。

东乡侯扶额,“皇上不放心臣,找个人看着臣不就成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

不过这是针对其他人的。

对东乡侯无效,连崇国公都被揍断了根肋骨,满朝文武谁有胆子与东乡侯同行?

只怕粮草没送到,还得替他背黑锅。

皇上眸光扫过去,眸光所到之处,无不低头,心中祈祷:别找我。

皇上越看越来气,东乡侯盘踞青云山的时候,一个个大义凛然的说灭一个小小飞虎寨易如反掌,结果一个东乡侯,就让他们吓破胆了。

不过也不是谁都低头的,冀北侯不就没有。

好歹还有一个骨头硬的。

皇上很满意,“冀北侯做主运粮官,东乡侯为副,一路去边关,东乡侯你要听冀北侯的调遣。”

东乡侯皱眉道,“边关路途遥远,冀北侯一把年纪了,我看……。”

“谁一把年纪?!”冀北侯一脸严肃。

“……。”

“我,我一把年纪,您老还年轻,”东乡侯道。

“……。”

满朝文武憋出内伤来。

冀北侯的年纪做东乡侯的爹都绰绰有余。

不过东乡侯居然没炸,还是改口了,虽然说得话能把人气死,但比起对其他人,已经算很软和了。

皇上眸光在东乡侯和冀北侯之间打转,有点后悔让冀北侯做主运粮官了。

当着他的面,东乡侯对冀北侯的态度都这样,回头离了京,这主运粮官只怕是形同虚设。

既然没用,又何必让他跑一趟?

但话说出口了,皇上也不好收回来。

这事便这么定了。

下朝后,皇上把东乡侯叫到御书房敲打一顿,总之,就是他敢打那批粮草的主意,他绝对不会顾念苏锦救过他,一定会严惩不贷。

东乡侯不虞道,“我拿我女婿的项尚人头担保,我不会带一粒米上青云山。”

某女婿,“……。”

皇上气的两眼发直。

东乡侯继续道,“此行凶险,我要多带些人同行,便衣不方便。”

知道凶险,那你还抢活干?!

皇上都被气的没脾气了。

“粮草送不到军营,朕会夺了你的侯爵封号,”皇上道。

“臣没有意见,”东乡侯答应的爽快。

“……。”

“行了,行了,你去领几套将士们的衣服,”皇上不耐烦道。

“……。”

东乡侯告退。

东乡侯抢了运粮官的消息传到苏锦耳朵里。

苏锦眉头微皱,“我爹这是要去边关了?”

“肯定啊,运粮官就是送粮草的,”杏儿道。

“我爹为什么要去边关?”苏锦道。

“肯定是青云山的兄弟们没吃的了啊,”杏儿道。

“……。”

“这么肯定?”苏锦扶额。

杏儿小脑袋瓜连连点头,“侯爷说他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谢景宸扶额,祖父和父亲在边关,就等着粮草救济,岳父大人不会真的打那批粮草的主意吧?

“姑娘,咱们多调制点金疮药给侯爷,”杏儿道。

苏锦点头。

接下来两天,苏锦让暗卫帮忙调制金疮药,她则调制其他的药丸。

东乡侯出发这一天,苏锦送了一大箱子的药材去东乡侯府。

去的很赶巧,唐氏他们正在门口送行。

看到苏锦下马车,苏阳道,“姐,你再不来,爹爹要去镇国公府门前,让我们送行了。”

苏锦,“……。”

谢景宸,“……。”

“等我回京,就想办法搬家,这离的太远,就是不方便,”东乡侯道。

“……。”

“爹爹送粮草,什么时候回来?”苏锦问道。

“不会走太久,一个月之内就回来,”东乡侯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