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九十九章 骑兵

第九十九章 骑兵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603

闹街上,熙攘热闹,叫卖声络绎不绝。

苏阳天性热闹,被关在东乡侯府,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在琢磨怎么溜出府玩。

如今好不容易上了街,那是看什么都新奇啊。

从一卖糖人的小摊子前,苏阳买了糖人过来。

两只手都抓不住。

杏儿见了,望着苏阳道,“夫人最多只许你吃三串。”

“我今天受惊了,要多吃几串压压惊,”苏阳咬着糖人道。

“小少爷,你这借口找的不好,连我都骗不过,更别说骗夫人了,”杏儿道。

苏阳斜了她一眼,“谁骗你了,我真的受惊了!”

“哪儿受惊了?是脑袋还是手?”苏崇问的认真。

“……。”

苏阳心累。

吃个糖人都不行,这是要把他逼疯啊。

苏阳瞪向苏崇道,“当然是被冀北侯吓的了,你不知道他看我的眼神,从来没人那么和蔼的看过我,我差点就喊他爷爷了。”

苏崇,“……。”

苏锦,“……。”

谢景宸,“……。”

苏锦一脑门黑线。

谢景宸扶额。

被冀北侯的和蔼吓的要吃糖人压惊,敢情这是被瞪习惯了,受不了和蔼的眼神。

“不行,我还要多买几串糖人带回府,那眼神,我三天都忘不掉,太可怕了,”苏阳小脸郁闷。

“……。”

看着苏阳朝卖糖人的走去,苏崇道,“有那么和蔼吗?我怎么没看见?”

“肯定有啊,”杏儿接话道。

苏崇望向杏儿,“你看见了?”

杏儿摇头,“我没看见,但我知道冀北侯肯定是个好人。”

苏崇失笑,“你个小丫鬟,怎么知道人家是不是好人?”

“侯爷原本是打算抢冀北侯府的少爷做姑爷的,”杏儿道。

“……。”

“那肯定是好人了,”苏崇道。

自家亲爹有多疼妹妹,那是令人发指啊。

不是好到无可挑选,是绝对入不了他的眼的,难怪皇上让冀北侯做主运粮官,父亲忍了。

怕苏阳走丢,苏崇过去看着。

难得逛街,苏锦走走逛逛,在一卖香包的小摊子前,苏锦拿着香包轻嗅。

妇人给苏锦介绍,那边一八九岁大的少年拎着几斤肉跑过来,气喘吁吁道,“娘,娘,阿奶让你今儿别做生意了,回家烧饭。”

妇人看着少年手里拎的猪肉,问道,“这是有什么好事?”

“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爹爹回家了,”少年高兴道。

“你爹回家了?”妇人声音拔高几分,“他不是送粮草去边关吗?”

“没去,东乡侯的人把爹的衣服扒了,说是代替爹爹他们送粮草去边关,给爹爹他们放一个月的假,爹爹一个月都不用去军营,”少年高兴道。

不用送粮草,还有军饷拿,还放假一月?

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

妇人喜不自胜,望向苏锦道,“夫人要买吗,不买我收摊了。”

苏锦默默把荷包放下。

妇人高兴的收了摊。

苏锦扶额,“我爹这是要做什么?”

送个粮草,刚出京就这么轰动了,她都要为那批粮草捏一把冷汗。

杏儿摇头,她也不知道。

等往前走,知道东乡侯拿了六千套官兵的衣服后,杏儿恍然道,“奴婢知道侯爷想做什么了。”

苏锦望向她,“做什么?”

“先斩后奏啊,”杏儿眉眼弯弯。

“什么先斩后奏?”苏锦问道。

“就是……。”

杏儿嘴张了张,不知道怎么说好。

她从头说起。

“之前皇上招安的时候,原先是打算封侯爷做东乡伯的,侯爷不愿意,让皇上封他个将军,他好把手底下的兄弟都收归麾下,带他们一起进京,但是皇上和他的跟班大臣都不同意,大家各退一步,皇上封侯爷做东乡侯,侯爷遣散青云山的兄弟,让他们从此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侯爷打算拿刀架皇上脖子,逼皇上答应的,林叔劝侯爷别冲动,遣散兄弟们也没什么,大家下山从军,在军营等侯爷便是,侯爷说兄弟们分开不行,一定要在一起,侯爷最后让兄弟们先留在山上,他先进京看看情况,总能找到机会说服皇上,实在不行就先斩后奏,等生米煮成熟饭了,皇上不答应也不行。”

生米煮成熟饭?

这词用在这里真的合适吗?

苏锦扶额,“所以我爹拿六千套衣服是给青云山的兄弟,送他们去边关打仗的?”

杏儿连连点头,“打架杀人,可是我们青云山最最最在行的。”

“等青云山的兄弟们立了战功,朝廷就不会说他们是乌合之众了,他们只听侯爷的,那时候皇上不封侯爷做将军都不行,”杏儿道。

“……。”

“侯爷想做什么,没人能拦的住,”杏儿一脸自豪。

“……。”

苏锦哭笑不得。

就他爹的毅力和强大的脑回路,谁能猜的着,拦的住啊?

之前还纳闷她爹天天上朝,就是不干活,原来一直在等机会。

有兵马,有粮草,不是将军,也是将军了。

不想做将军的侯爷不是好土匪啊。

崇国公府。

崇国公被打断一根肋骨后,就没出过门,留在府里养伤。

但朝堂上的事,他都知道。

东乡侯抢着送粮草,在他眼里,那就是赶着去送死。

他乐见其成。

可知道东乡侯抢了六千套衣裳,打算把青云山那群土匪都带去军营,崇国公就坐不住了,气的胸口隐隐作疼。

“还傻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派人把东乡侯和粮草给我拦下来!”

崇国公手里有兵权。

他一声令下,就有将军带着一千官兵去追东乡侯。

嗯。

追不上。

东乡侯府那群土匪脚程极快,体力更是好,一般的官兵哪里比的了?

骑马的将军追上了,不敢靠太近。

东乡侯连崇国公和忠武将军都揍了,他送上去,不是找死吗?

赶紧骑马回来禀告崇国公。

崇国公恼道,“追不上,不知道派骑兵去吗?!”

他就不信他们两条腿,跑的过四条腿的!

然后,将军点了五百骑兵去追东乡侯。

等追到的时候,东乡侯的人正在歇脚吃午饭。

看到他们来,不仅没有吓着,甚至双眼冒光,啃着馒头含糊不清道,“侯爷,您真是料事如神,果真有人给咱们送马来了!”

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