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零一章 撕票

第一百零一章 撕票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577

茶摊,安静下来。

苏阳抹着眼角的泪花,继续吃糖人。

楚舜走到苏崇身边,拍拍他肩膀,道,“好兄弟,虽然我们没法体会你们的绝望,但谢谢你让我们觉得生活很美好。”

苏崇,“……。”

“你娘说的对,要坚强的活下去,”北宁侯世子过来拍苏崇肩膀道。

“……。”

“等你翻过你爹这微不足道的小山包后,人生就只剩下平坦大道了,”定国公府大少爷安慰道。

“……。”

“你爹这小山包从青云山挪进京了,翻不过去的还有一堆人,这样想心里是不是好受点儿?”南安郡王道。

“……。”

杏儿忍不住道,“要是侯爷知道大少爷小少爷你们在背后说他坏话,一定揍的你们爬不起来,还不给你们饭吃。”

苏崇轻咳一声。

一时情不自禁,没能控制住。

苏阳臭了小脸,不以为然,“说的好像不说爹爹坏话,回来就不揍我们似的。”

杏儿,“……。”

杏儿望向苏锦。

小少爷的话,我接不住了。

苏锦扶额,她看着天色,道,“时辰不早了,该回侯府吃午饭了。”

“能不能在外面吃?”苏阳望着苏锦道。

“娘烧了饭菜等我们,”苏锦道。

“我们天天吃娘烧的菜,早吃腻了,再说了,娘烧的菜也没有多好吃,”苏阳道。

“……。”

苏锦心软了,“行吧,我请客。”

未免唐氏等他们,苏锦让暗卫回东乡侯府说一声。

醉仙楼离的不远,一行人去了醉仙楼,要了最大的包间。

看着他们一行人上楼,醉仙楼掌柜的心里默数:三土匪,一女匪女婿,四个大跟班,外加一土匪丫鬟,待会儿这账怎么结……

人多,所以叫了二十个菜,还有六坛女儿红。

等菜上齐,暗卫就回来了。

苏锦问道,“我娘说什么了没有?”

暗卫嘴角抽了下,“夫人说猜到你们不会回来吃,所以她没有烧菜。”

苏锦,“……。”

顿了顿,暗卫继续道,“另外夫人提醒,吃饭的时候,小少爷要去方便,记得派人跟着,以防他溜走。”

苏小少爷涨红了脸,“谁会溜走?!我娘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什么心什么腹?”苏崇问道。

“以后娘之心度亲儿子之腹!”苏阳哏着脖子叫道。

楚舜几个肩膀直抖。

感觉这顿饭是吃不好了。

还没吃饱就笑饿了。

看来他们兄弟两就算翻过了东乡侯这个小土包,还有东乡侯夫人这个天堑鸿沟在。

苏阳郁闷的戳着碗里的饭,食欲全无。

多完美的计划啊,借着尿遁,自己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难得碰到爹不在,他可以自由自在的飞了,结果刚扑腾起来,就被他娘一竹竿给拍了下来。

他现在还坐着,其实比趴着还不如,没有他娘这么残忍的,溜出去玩一下怎么了。

苏小少爷一眼扫过去,想看看自己硬跑能有几分胜算。

最后耷拉着小脸,一言不吭。

这时候,门外有说话声传来,“东乡侯府大少爷就在这包间内。”

苏崇望向门外,挑眉道,“居然还有人找我?”

他刚准备起身,哐当一声传来。

门被踹开了。

苏崇,“……。”

门口站着两男子,年约十七八,模样俊逸。

苏崇站起来,看着被踹裂开的门,道,“居然敢踹我的门,胆子很肥啊,报上名来!”

两男子没说话,楚舜走过来道,“这是冀北侯府二少爷和三少爷。”

“冀北侯府?”苏崇眸带审度。

先前在街上还打算看看是什么样的人中龙凤,入了他爹的眼,没想到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

杏儿也走了过来。

还有食欲不振的苏阳都围了上来。

要不是自家姐姐不听话,这两个之一就是他们的姐夫了。

这么微妙的缘分,怎么能不好好认识下。

几人把他们两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

那评头论足的神情,冀北侯府两位少爷脸都涨红了,他们都踹门了,他们这是什么态度?!

这么蔑视,也太不拿他们当回事了吧?!

“好像还不错,”苏阳道。

“来来来,有话坐下说,”苏崇笑道。

“……。”

冀北侯府二少爷和三少爷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崇摁在了凳子上。

醉仙楼的小伙计有点懵。

“再拿两副碗筷来,”苏崇喊道。

“……。”

很快,小伙计就拿了两副碗筷,摆在冀北侯府二少爷和三少爷跟前。

楚舜和南安郡王几个面面相觑。

就苏崇的脾气,踹门这么明显的挑衅,他居然和颜悦色的对待,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还是让他们吃饱了再开打?

苏崇道,“吃吧,边吃边聊。”

苏阳望着他们,道,“你们是打算抓我大哥去救你们的祖父吗?”

冀北侯府两位少爷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苏阳望着苏崇道,“大哥,你就别反抗了,趁机看看你在父亲心目中的分量。”

苏崇两眼一翻,“就我在父亲心中的那点分量,都不够父亲叫他们两撕票的。”

苏锦扶额。

谢景宸一脸黑线。

楚舜几个是想笑不能笑,憋的难受。

苏崇望向冀北侯府二少爷和三少爷,拍他们肩膀道,“别担心,我爹要是想对你祖父冀北侯怎么样,他压根就没机会做主运粮官。”

“现在你们的祖父冀北侯是主运粮官,是皇上任命的,他必须护送粮草去边关,擅离职守,一旦粮草丢失,他罪不容赦。”

“你们现在拿我去挟持我爹放了你祖父,我爹放了他,他还得乖乖的跟着粮草走,你们又何必兜这么大圈子呢?”

“……。”

冀北侯府二少爷和三少爷涨的满脸通红。

不否认,他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祖父身边的人都被轰回来了,还不知道被东乡侯怎么欺压。

苏崇拍着他们肩膀道,“崇国公派铁骑去追我爹,最后五百匹马被抢了的事你们听说了没有?”

不懂苏崇为什么这么问,但冀北侯府二少爷还是点头,如实道,“听说了。”

“听说了就好,待会儿把这顿饭钱结了,”苏崇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