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零二章 交好

第一百零二章 交好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810

苏崇话锋一转,直接把冀北侯府两位少爷给转懵了。

当然,懵的不止他们两个。

除了杏儿和苏阳之外,其他人都有点懵懵的,包括苏锦在内。

这是绑架的遇上打劫的——

绑架不成反被打劫啊。

包间内,安静了好一会儿,直到楚舜忍不住咳了起来。

他是真被呛着了,强忍着到这会儿才咳。

东乡侯府这一家子实在是找不到词来形容了,太凶悍了。

他们身上那三瓜两枣要不是早被苏锦和谢景宸劫了,这会儿铁定也是保不住的。

虽然他们四个经常一起,但四个加起来对上苏崇也没多少胜算,万一落单了——

后果不堪设想。

四人心底涌一抹庆幸。

庆幸之余又有点想笑,亲爹打劫了五百匹马,做儿子的就打劫一顿饭,这差距,难怪苏崇、苏阳两兄弟会感觉到绝望了。

这是拍马不及啊。

冀北侯府两位少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手里还拿着筷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

他们是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来的,要么他们兄弟联手挟持了苏崇,要么被苏崇反过来揍一顿。

但怎么也没想到苏崇会对他们和颜悦色。

和颜悦色的打劫他们一顿饭。

他们这是来绑架吗?

这是赶着来给人结账的!

冀北侯两位少爷想到了上赶着给人送马的崇国公……

真是你有什么,人家要什么啊。

人家要什么,找你打劫什么,只要你敢来,就敢脱你一层皮。

现在还只是打劫一顿饭,这要反抗,就不知道被打劫的是什么了。

南安郡王就坐在冀北侯府三少爷旁边,见他们没说话,善解人意的递梯子过去道,“你祖父冀北侯是东乡侯的顶头上司,咱们做小辈的更应该相处和睦,你们请大家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不愧是郡王爷,身份尊贵,没干过粗活。

这扛来的梯子质量就是不咋地,苏锦觉得和苏阳做的差不多。

一扶起来,台阶直哗啦啦往下掉。

冀北侯是她爹东乡侯的顶头上司,按理应该他们巴结讨好冀北侯的孙儿啊。

而且他们就是为冀北侯来的,要真当的起顶头上司四个字,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不过台阶虽然烂,但冀北侯府两位少爷还是顺着竹竿下来了。

“郡王爷说的对,”冀北侯府三少爷郁闷道。

“……。”

“来来来,你们多吃点儿,”南安郡王道。

小伙计在门口全程目睹了冀北侯府两位少爷被打劫的经过,目瞪口呆。

苏崇朝门口瞥一眼,喊道,“再上两坛子女儿红。”

冀北侯府二少爷忙道,“我们不喝酒。”

“这是我给自己要的,”苏崇笑道。

“……。”

“你们要什么自己叫,你们请客,就不要和我们客气了,”苏崇道。

“……。”

冀北侯府二少爷、三少爷脸都红的发紫了。

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不客气的。

“小二,再来两坛女儿红!”冀北侯府二少爷叫道。

两兄弟被打劫的火发不出来,打算借酒浇愁了。

屋子里,觥筹交错,有说有笑。

小伙计下楼,要拿女儿红。

掌柜的一脸肉疼,“还要拿呢?”

一坛女儿红十两银子,已经送了六坛了。

这要待会儿没人结账,这损失谁承担?

小伙计笑道,“掌柜的,您不用担心了,这账冀北侯府两位少爷结,喝的越多越好,您还怕冀北侯府不结账啊?”

掌柜的愣了下,眉间愁云散开,笑的合不拢嘴。

这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大家才歇筷子,出了包间下楼。

苏崇他们直接就出了醉仙楼,留下冀北侯府两位少爷走在后面,醉仙楼的掌柜的看他们的眸光都带着同情。

这一顿饭吃的钱可不少。

冀北侯府二少爷手里拿着钱包,问道,“多少钱?”

“抹去零头,三百四十两,”掌柜的回道。

“……。”

“是付现银还是去冀北侯府拿?”掌柜的一眼就看出他们钱没带够,善解人意道。

“去冀北侯府拿。”

冀北侯府三少爷涨红了脸道。

出了醉仙楼,冀北侯府三少爷望着二少爷,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去跪祠堂吧,但愿别气坏了祖母。”

“……。”

回了冀北侯府后,两堂兄弟就直接去祠堂跪着了。

一顿饭吃了三百四十两,这么奢侈的用度,还是在冀北侯落在东乡侯手里,冀北侯府上下都忧心忡忡的情况下,冀北侯府怎么能容忍。

冀北侯府大老爷和三老爷都是气不打一处来,等着儿子回来,好好审问。

然后就得知儿子去祠堂跪着的消息。

两人眉头打了个死结。

这还没罚他们呢,就自己去跪了?

这么有觉悟,这是犯了多大的错?

冀北侯府大老爷把两人的跟班叫来,稍微一盘问,就知道他们的儿子送上门被东乡侯的儿子给打劫了一顿饭,顿时气的胸口疼。

“让他们跪着,跪到明天早上为止!”冀北侯府三老爷气道。

“一个月都给我留在府里反省!”冀北侯府大老爷更严厉。

话音刚落,那边丫鬟扶着冀北侯夫人出来,她头发花白,脸色憔悴。

冀北侯府大老爷见了道,“娘,您怎么出来了?”

冀北侯老夫人道,“让倬儿和瑞儿来,我有话要问他们。”

冀北侯府二少爷沈倬。

冀北侯府三少爷沈瑞。

丫鬟赶紧去祠堂传话。

沈二少爷和沈三少爷胆战心惊的去见祖母沈老夫人。

未说话,先认错。

两人跪在地上,态度诚恳。

沈老夫人笑的慈蔼,道,“都起来吧,祖母知道你们有孝心,请东乡侯府大少爷吃顿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时间请他们来府里头坐坐。”

沈二少爷,“……。”

沈三少爷,“……。”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不敢置信。

祖母居然让他们请土匪进府坐坐?

是他们听岔了吗?

两位老爷也都懵了。

沈大太太忍不住道,“娘,您糊涂了,那可是土匪,走的太近,也不怕把倬儿他们给带坏了。”

沈老夫人眉头一皱,不虞道,“土匪怎么了,昨儿你们爹还说了一句英雄不问出身,你们都不是土匪,有谁敢揍崇国公,你们敢吗?”

沈大老爷和沈三老爷涨红了脸。

“倬儿和瑞儿要和东乡侯府大少爷交好,你们谁也不许拦着!”沈老夫人道。

沈老夫人伸手,两孙儿赶紧上前扶她进内屋。

身后,沈三太太忍不住道,“什么交好,分明是被打劫,打劫一次不够,还要再送上门,哪有这样的?”

老夫人的反常,令人担忧。

沈大太太望着沈大老爷,道,“要不,请个太医进府给老夫人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