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零五章 月钱

第一百零五章 月钱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535

铺子怎么开,苏锦都写在了纸上,照着办就成了。

谢景宸觉得楚舜他们可以,苏锦就放心的做甩手掌柜了。

当然,被人在熏香里下毒的事,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她起身要去后院。

结果杏儿道,“姑娘,我待会儿去,今儿是镇国公府月钱的日子,我去领钱。”

终于要钱了,有钱就能买好多好吃的。

以前在青云山攒的钱,来京都早挥霍完了。

苏锦便独自去了竹屋。

杏儿小跑着去前院,前院的丫鬟小厮在排队领月钱。

杏儿没有排队,她走上前,问道,“为什么沉香轩丫鬟婆子的月钱都送去沉香轩了,我的没有送去?”

她找沉香轩管事妈妈拿月钱,管事妈妈告诉她,沉香轩送来的月钱和以前的一样。

许是把她忘记了,她那里没有,让她来前院找管事的孙妈妈。

孙妈妈负责月钱。

“没有你的份,”孙妈妈蹙眉道。

杏儿小脸一跨,她都想好买什么了,现在告诉她,没有她的份。

“为什么没有我的份?!”杏儿恼道。

“没有就是没有,这是郡主吩咐的,”管事妈妈道。

“什么郡主吩咐的,我一个月月钱才多少,她怎么会管这么点小事,我看就是你贪墨了我的月钱!”杏儿拍桌子道。

杏儿虽然寸步不离的跟着苏锦,但是她人机灵啊,府里的丫鬟抱怨月钱被贪墨,她听到了。

她当时就想好了,谁要敢贪墨她的月钱,就揍的她满地找牙。

在她家姑娘的地盘上欺负她,那是活的不耐烦了。

青云山的人是不能被人欺负的,那是往侯爷和夫人脸上抹黑。

杏儿模样清秀,但要说气势,那是十足,孙妈妈心头憷。

这可是土匪!

她抽过靖国侯世子。

她抽过大厨房管事李妈妈。

她在栖鹤堂怼的三太太她们哑口无言。

这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土匪丫鬟,会把她一个管事妈妈放在眼里吗?

虽然杏儿瞪着她,但孙妈妈仿佛看见了她掏鞭子的凶残模样。

她左右看了一眼,身后两婆子站的远远的。

孙妈妈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她声音微颤道,“是南漳郡主身边的赵妈妈说的,说你叫大少爷叫姑爷,这是东乡侯府的叫法,你的月钱该东乡侯府。”

杏儿小眉头扭着。

她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叫姑爷确实是东乡侯府的叫法,镇国公府的丫鬟婆子都叫大少爷的。

杏儿望着孙妈妈道,“我拿东乡侯府的月钱,是不是国公府的家规对我没用?”

孙妈妈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不拿镇国公府的月钱,就不是镇国公府的丫鬟,家规自然就对她没用了。

可要说对,那也不对。

她人在镇国公府,当然要接受镇国公府家规的管束,哪能把镇国公府家规不当回事?

就是大少奶奶都不可以,何况她一个小丫鬟了!

结果杏儿撂下这一句,就转身走了。

孙妈妈越想越不对劲,这不是落人话柄了吗?

孙妈妈把手头月钱的事交给小丫鬟,自己匆匆忙去了牡丹院。

屋内,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小丫鬟站在那里,缩着脖子,不知道自己禀告熏香让大少奶奶想起青云山打劫的事,郡主怎么突然就变了脸色。

脸色阴沉的模样,吓的小丫鬟头都不敢抬。

赵妈妈摆手道,“退下吧。”

小丫鬟走后,赵妈妈劝南漳郡主道,“郡主消消气。”

“叫我怎么消气?!”南漳郡主怒不可抑。

赵妈妈叹息。

这气怕是没法消了。

崇国公拉架,被东乡侯打断肋骨。

崇国公派人去追东乡侯,被东乡侯抢了马和衣服,颜面尽失。

之前红烧鸡的是给了他们教训,想方设法给大少奶奶一点颜色瞧,结果熏香让她想起了青云山打劫的日子,她不忍心闻……

为什么所有的事都莫名其妙的向着大少奶奶和她爹?

简直没天理了!

这边南漳郡主没消气,那边孙妈妈匆匆进屋禀告杏儿找她拿月钱的事。

赵妈妈好奇,“那丫鬟没飙?”

孙妈妈摇头,“大少奶奶的丫鬟没飙,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居然没有?”赵妈妈觉得不可思议。

那丫鬟脾气可不好。

一身的土匪气息,隔着十里地都闻的见,晾准了她会飙的事,她居然不飙,这不合常理啊。

她知道那丫鬟会鞭子,胆子也大的出气,可双拳难敌四手。

这里是镇国公府,是南漳郡主的地盘,岂容的她们主仆撒野。

大少奶奶暂时奈何不了她,先除掉她的丫鬟,也算是断她左膀右臂,让她孤掌难鸣。

结果这丫鬟居然没飙。

丫鬟没动手,其他人也不能冲上去把丫鬟揍一顿。

孙妈妈道,“丫鬟就拍了下桌子,解释清楚为什么不给她月钱,她就走了。”

她能不能说那一刻她觉得这小丫鬟有那么点通情达理。

但这话她不敢说出来,她怕被南漳郡主给活活杖毙。

她把杏儿的话转达给南漳郡主和赵妈妈听。

南漳郡主火气又旺了三分。

赵妈妈也气着了,只是没给这丫鬟月钱,她就不拿镇国公府家规当回事了?!

回头这丫鬟要在镇国公府有什么好歹,东乡侯府还不得登门替她讨公道?

这可不行!

而且这话传出去,也有碍南漳郡主的脸面。

人家是土匪,懂什么规矩,习惯了喊姑娘,叫姑爷一时改不过来,镇国公府家大业大,就少她一个丫鬟的月钱?

人家大少奶奶进门,可就带了这么一个丫鬟。

镇国公府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虽然被欺负的是她们。

孙妈妈知道南漳郡主和赵妈妈面子上挂不住,她道,“要不,我把这月钱给那丫鬟送去?”

南漳郡主没说话,赵妈妈摆了摆手。

孙妈妈就知道是同意了,赶紧退下。

后院,竹屋。

杏儿一溜烟跑回去和苏锦告状,“姑娘,镇国公府说我叫姑爷,不是国公府的丫鬟叫法,所以不给我月钱,我的月钱要侯爷和夫人给。”

苏锦愣了下,挑眉一笑道,“回头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