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气息

第一百一十一章 气息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686

皇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问道,“老国公的意思是东乡侯抢马一事就这样算了?”

崇老国公眨了两下眼睛。

苏崇望着苏锦。

真没想到崇老国公这么好说话。

可惜,他爹不好说话啊。

苏崇望着崇老国公,道,“到我爹手里的东西,他是不会还回来的。”

皇上,“……。”

苏锦,“……。”

谢景宸,“……。”

没见过这么得寸进尺的了。

崇老国公都不追究了,他还要来一句做什么?

嗯。

你以为只有这一句?

那你错了。

“不仅不会还,可能还会再抢几拨,”苏崇道。

“……。”

苏锦扶额。

难怪她大哥经常挨揍了。

这话也算是公然拆自家爹的台了。

苏锦瞥了眼杏儿。

杏儿脸上没什么反应。

以为苏锦不信,杏儿道,“大少爷说的是真的。”

苏锦,“……。”

“就算是真的,也不用说出来吧?”苏锦扶额道。

“没什么啊,只要是侯爷想要的,不管大少爷说不说,崇国公府防备不方便,侯爷都会抢的,”杏儿道。

“……。”

“而且会抢到手,侯爷就是这么有本事。”

“……。”

“提前告诉崇国公了,让他防备,回头被抢了,他就没脸告状了,东西都看不住,是他自己没本事。”

“夫人还说过,兵权都是争来抢去的,崇国公手里的兵权也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他也可以抢侯爷的东西,就看他有没有本事抢到了。”

“除了皇上,觊觎侯爷东西的都被侯爷打死了,”杏儿一脸自豪。

“……。”

这话,皇上听见了。

他斜过来一眼。

他觊觎东乡侯什么东西了?

青云山头吗?

这天下都是他的。

皇上最怕的还是崇老国公被气坏,不过崇老国公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只是眼睛一直盯着苏崇。

盯的苏崇浑身不自在。

为什么要盯着他看?

他脸上又没有脏东西。

这时候,屋外有脚步声传来。

一丫鬟扶着一夫人走进来。

那夫人进屋,一眼就看到了苏崇站在那里,她脚步一滞。

“夫人?”丫鬟见她停下,小声唤道。

夫人稳了稳心神,迈步上前。

她从崇国公身边走过,给皇上请安。

皇上起身将她扶起道,“大嫂不必跟我客气。”

一句大嫂,也没有称呼朕,足见皇上对这夫人的敬重。

这夫人是过世的崇国公府大老爷的嫡妻,是崇老国公的嫡长媳。

至于这一声大嫂,也是有来历的。

和谢景宸一样,皇上年轻的时候也有一群好兄弟。

这群兄弟中,以崇国公府大老爷为长,就和楚舜他们称呼谢景宸叫大哥,苏锦为大嫂一样。

夫人起身道,“皇上重情重义,朝务繁忙,还来探望老国公。”

“没能治好老国公爷,朕心中有愧,”皇上道。

“有皇上记挂,老国公一定会病愈的。”

夫人看向苏崇,道,“听丫鬟说,方才苏大少爷坐床边,老国公抬了下手?”

苏崇恍惚明白了苏阳被慈蔼的眼神吓的要吃糖人压惊。

真的。

这么慈蔼的眼神,温和的语气,他也有些受惊了。

这事,皇上还不知道,他龙心大悦道,“老国公真的能抬起手了?”

崇国公府管事的道,“回皇上,是真的。”

“这是好事,传太医来给国公爷诊脉,”皇上吩咐道。

太医就在屋外等候。

崇老国公病重,还被气的吐血,肯定要带太医来。

太医进屋,给崇老国公把脉,然后禀告皇上,“老国公可能是受了刺激,激动之下才抬手的。”

夫人望向苏崇,眼底隐隐有泪光闪烁,“不知道苏大少爷是怎么刺激了老国公?”

苏崇一脸茫然。

他没刺激崇老国公啊。

“是不是大少爷身上的土匪气息太重,熏着了崇老国公?”杏儿忍不住道。

“……。”

这个解释太强大。

强大到苏锦一脸黑线。

当然,这话不是杏儿说的,她是听唐氏说的。

有一回唐氏头疼,躺在床上。

东乡侯打劫回来,大汗淋漓的去见她,唐氏捂鼻子轰他走。

东乡侯便道,“你头不晕了?”

“一身的土匪味,头晕早给你熏好了,”唐氏嫌弃道。

东乡侯大笑离开。

杏儿却是把这话记住了。

土匪味能治病。

夫人便道,“老国公遍寻名医,始终没有什么效果,不管苏大少爷是怎么刺激了老国公,还请常来崇国公府陪老国公坐会儿。”

苏崇,“……。”

丫鬟说的话,她也当真。

她就那么看着他。

看的苏崇不忍心拒绝她。

“那我可就隔三差五的来崇国公府坐坐了,”他瞥着崇国公道。

“崇国公府的大门我能随便进吧?”他问道。

崇国公脸隐隐青。

崇老国公是他爹。

为了他爹好,他能反对吗?

弹劾他不孝,皇上已经让他跪了半天了。

见他还跪在地上,皇上抬手道,“起来吧。”

跪了半天,再加上肋骨断的还没有好,崇国公身子虚,一时间竟然没能起来,是总管将他扶起来的。

皇上小坐了会儿,福公公道,“皇上,时辰不早了,该回宫了。”

皇上点头道,“回宫吧,朕改日再来探望老国公。”

走的时候,苏锦还回头看了一眼。

可惜啊,完全找不到机会上前给崇老国公把脉。

只是眸光收回的时候,她还看到崇国公府大太太不舍的眸光。

出了院子,苏锦问谢景宸,“崇国公府大老爷战死沙场时,膝下无子吗?”

“有一子,比我年长半岁,”谢景宸道。

“那他人呢?”苏锦问道。

“十五年前就遇害了,”谢景宸惋惜。

“遇害?”苏锦震惊。

“十五年前,崇国公世子战死沙场后,当时的世子夫人,也就是如今崇国公府大太太带着幼子上大佛寺祈福,在大佛寺后山遇到了歹徒,她身中一刀,救了三天三夜才活下来,幼子被绑在马车内,一路狂奔下山,连着马车坠落悬崖,等找到的时候,只剩下支离破碎的衣裳和几块骸骨,”谢景宸道。

如果崇国公府大少爷还活着。

今日的崇国公是他。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