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粗活

第一百一十三章 粗活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3 00:36  字数:2695

天香楼前的茶摊处。

楚舜几个百无聊赖,提不起精神来。

“郡王爷,镇国公府大少爷来了,”一旁小厮突然道。

一个激灵袭来。

楚舜瞥头望去。

只见谢景宸骑在马背上,阳光打在他身上,漾出一阵光晕来。

还真的来了。

楚舜几个起身,走过来,问道,“你们真的去崇国公府了?”

“消息这么灵通?”谢景宸道。

咳咳!

楚舜轻咳一声,道,“算不上灵通,先前苏兄路过,被我们拦下,差点拉着我们陪他去崇国公府。”

在他们看来,苏崇就是吃饱了撑着去崇国公府找揍的。

就他爹东乡侯做的事,压根就不是赔礼道歉能解决的。

就是东乡侯负荆请罪,崇国公都不会放过他,何况是苏崇带点礼物去探望崇老国公。

他们傻了才陪着一起去。

好在苏崇也没有硬拉他们陪着,毕竟他们在帮苏锦盯着修建天香楼。

“你们过来是看铺子修建的?”南安郡王问道。

铺子修建的度很快。

比苏锦想象的快的多。

楚舜他们受够了在茶摊盯梢了,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把铺子建好,然后把这差事放下。

一着急就继续加人,现在靖国侯府、南安王府、北宁侯府还有定国公府一半的小厮都在这里了。

天不亮就来,干到天黑才走。

这铺子要修建的度还慢,那可真就说不过去了。

谢景宸回头看了一眼,暗卫把一包袱递过来。

谢景宸递给楚舜他们道,“除了修建铺子,还有其他活,我已经给你们分好了。”

楚舜大叫不满,“为什么全交给我们干,你呢?”

“我的活已经干完了,”谢景宸回答的很干脆。

“……。”

“把活分分也算是活?”南安郡王看着包袱里四锦盒道。

“……。”

谢景宸瞥了锦盒道,“这是铺子的根本,找可靠的人去办。”

“我能不能抗议?”定国公府大少爷望着马车道。

苏锦扶额。

谢景宸说他只在杏儿那里面子大,看来一点没错啊。

她撩起车帘,道,“铺子没你们景宸兄什么事,抗议无效。”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不是吧?

那么大一间铺子,他们四个占了五成,居然没有景宸兄一份?

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这么说来,景宸兄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帮他们把活干了一部分?

楚舜不大相信,他问谢景宸道,“大嫂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谢景宸道。

“为什么给我们五成,一成都不给你?”南安郡王不解道。

“你们不会是假成亲吧?”定国公府大少爷神情古怪道。

“……”

“不该是假成亲啊,当初成亲那会儿,景宸兄你昏迷不醒,是公鸡替你拜堂的,”北宁侯世子道。

“……。”

“既然是真成亲,为什么没有圆房?”楚舜道。

“……。”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圆房?”南安郡王好奇道。

“……。”

“是啊,我为什么知道?”楚舜望着谢景宸道。

“……。”

“我是猜的。”

谢景宸一脸黑线。

这就是他的好兄弟。

聊着聊着,就能从一件事聊到另外一件事了。

谢景宸把话题扭回来,他看着书斋道,“书斋改成药铺,我有一半。”

楚舜几个恍然大悟。

懂大嫂是怎么分铺子的了,他们的钱买的天香楼和客栈,所以他们占一半。

书斋是景宸兄的,所以他一人占一半。

大嫂办事果然公正。

“只是这开铺子管理铺子的活都让我们干了,大嫂干什么?”南安郡王问道。

甩手掌柜,也没有甩的这么无所顾忌的。

这么信任他们。

他们压力很大啊。

苏锦有点不好意思。

好像该干的活都交给他们了,她要做的就是隔一段时间给铺子添些新品。

苏锦没说话,杏儿怕他们等她家姑娘回话,就直接告诉他们了。

“我家侯爷和夫人只让姑娘干花钱这样的粗活,”杏儿道。

“……。”

花钱这样的粗活?

“别拦着我,花钱这样的粗活,我要抢着干!”楚舜叫道。

“去去去,还轮不到你,”南安郡王道。

“这活大家轮流干,”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苏锦一脸黑线。

她问杏儿,“谁说花钱是粗活的?”

“侯爷说的啊,”杏儿脆生生道。

“……。”

杏儿还记得侯爷是哪天说这样的话的。

那天刮大风,屋顶有点漏雨。

侯爷上屋顶修房子,让小少爷给他拿东西,那时候小少爷才五岁。

小少爷爬着梯子上屋顶,不满道,“爹,我还小啊,你为什么不使唤姐姐?”

侯爷说,“你姐是女孩子,身娇体弱,适合她干的也就花钱这样的粗活了。”

苏小少爷当时有多心碎,杏儿不知道。

但她却是把这话给记住了。

不只是杏儿,还有以前的苏锦。

以前青云山经常出现这样的对话:

“娘,我去帮你干点花钱的粗活,”苏锦撒娇。

“娘舍不得你干粗活,乖乖在山上待着,”唐氏温柔道。

“……。”

“爹爹,你帮我劝劝娘吧,”苏锦转头朝东乡侯撒娇。

“乖,你娘都舍不得,爹就更舍不得了,”东乡侯一脸宠溺。

“……。”

“娘,我不能整天都闲着,也要干点活啊,”苏锦乖巧道。

“那行,帮娘绣朵牡丹花,”唐氏笑道。

“……。”

“我还是闲着吧。”

连苏崇和苏阳都没能从东乡侯和唐氏手里头蹦跶出来,何况是苏锦。

听杏儿说以前的事,苏锦能感觉到那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幸福。

楚舜几个则是为苏崇和苏阳掬一把同情的眼泪。

东乡侯和夫人这差别对待的也太差别了吧。

说是天差地别都不为过了。

只是心疼之余,又多了几分不解和探究。

连花钱都是粗活,这么娇养的女儿,怎么会有那么高的医术?

这不合常理啊。

而且楚舜他们对苏崇旁敲侧击,现苏崇压根就不知道苏锦会医术的事。

怕露馅,他们没敢再问。

现在看来——

大嫂身上有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