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二十章 掂量

第一百二十章 掂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16 01:07  字数:2592

正堂内,大家面面相觑。

她们知道紫玉镯是算计杏儿的,但是没料到苏锦心里跟明镜似的。

那小丫鬟就是重点,只要仔细盘问,就能挖出南漳郡主母女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

这会儿她们有些怀疑杏儿是真的怕有鬼,还是知道有人捣鬼,故意踢飞紫玉镯,让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吃个哑巴亏的。

二太太和三太太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端茶轻啜。

不过到底没热闹起来。

小丫鬟死了。

传话的婆子匆匆回来道,“那小丫鬟不知道撞了哪门子邪,自己撞墙了。”

“别是怕大嫂严刑逼供,屈打成招,怕扛不住酷刑,所以撞墙了吧,”谢锦瑜阴阳怪气道。

苏锦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杏儿忍不住道,“夫人说过,世家大族里的丫鬟想不开自尽,不是被灭口的,就是为家人死的。”

分析的够透彻。

她娘唐氏一定是个宅斗高手。

就是东乡侯府里没有妻妾,她娘的手段没有用武之地,全部用来坑苏崇和苏阳了。

“那丫鬟一家的卖身契在谁手里?”苏锦问道。

没人回答她。

屋子里陷入静谧,没人猜到苏锦要做什么。

苏锦眸光扫过去,落到婆子身上,“都不知道吗?”

婆子头低着。

就是知道,她也不敢说啊。

大少奶奶虽然凶残,可镇国公府当家做主的是南漳郡主,惹南漳郡主不快,捏死她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苏锦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杏儿一脸懵懂。

怎么就走了?

谢锦瑜脸色一沉,她欲说话,南漳郡主朝她摇头,让她别冲动。

谢锦瑜气的暗跺脚,为那只紫玉镯抱打不平。

南漳郡主坐了会儿,也出了栖鹤堂。

谢锦瑜跟在身侧道,“娘,太后赏赐我的紫玉镯就那么被丫鬟踢碎了,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不要了那丫鬟的命。

她绝不甘心。

“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南漳郡主眸光泛冷。

南漳郡主没打算这事就这么算了,正好苏锦也没有这打算。

出了栖鹤堂后,苏锦只往前走。

杏儿跟在身后,东张西望道,“姑娘,这不是回沉香轩的路。”

“去前院,”苏锦道。

“啊?去前院做什么?”杏儿懵懂道。

“给你出气。”

“姑娘真好。”

杏儿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

苏锦去了前院,李总管迎上来,道,“大少奶奶是要出府?”

苏锦看着他,问道,“今儿死的小丫鬟家里还有什么人,卖身契在谁那儿?”

紫玉镯的事,李总管已经有所耳闻了。

看惯了内宅争斗,李总管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大少奶奶和她的丫鬟邪门,自打嫁进镇国公府,好像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谁和她们对上谁倒霉。

李总管回道,“丫鬟还有爹娘和兄嫂和弟弟妹妹,卖身契在公中。”

“把他们的卖身契给我,”苏锦道。

“……。”

“大少奶奶要他们的卖身契做什么?”李总管问道。

杏儿瞅着他道,“不说原因,你就不给了吗?”

李总管,“……。”

“不敢,我这就差人去取来,”李总管忙道。

一旁的小厮飞快的去把丫鬟一家的卖身契拿来。

苏锦接过,信手翻了翻,道,“行了,明儿一早把人牙子叫来,我要卖掉他们一家子。”

李总管,“……。”

见苏锦拿着卖身契转身,李总管忙道,“大少奶奶,小丫鬟是自尽的,与她家人无关啊。”

“不必劝我,小丫鬟以为她自尽,就能守住秘密,保家人周全,可惜,她遇上的是我,”苏锦淡淡道。

“……。”

丢下这一句,苏锦迈步离开。

李总管扶额。

大少奶奶是想借这事撼动南漳郡主在镇国公府的威信。

招惹大少奶奶,她一定会追根究底,哪怕丫鬟自尽,大少奶奶照样能要他们家人的命,卖掉算轻的了。

大少奶奶要做什么,谁也拦不住。

往后那些丫鬟再替南漳郡主卖命,坑害大少奶奶就要掂量一二了。

李总管有些心惊。

大少奶奶果真是青云山飞虎寨长大的吗,这等心性手段,便是在勾心斗角的内宅长大的,也难及一二。

只是卖身契被大少奶奶拿走了,这不是件小事,李总管怕南漳郡主责怪,匆匆去了牡丹院。

听到苏锦要了小丫鬟家人的卖身契,南漳郡主脸沉如霜。

赵妈妈冷道,“谁让你给她的?!”

李总管有些不快,他好歹也是外院管事,就这么被人吼,他道,“大少奶奶讨要,我不敢不给。”

“府里有府里的规矩,丫鬟惹恼了大少奶奶,也搭上了一条命还不够吗?!”赵妈妈不虞道。

“大少奶奶虽然拿走了卖身契,但人牙子还没进府,赵妈妈如果想救下他们,还来得及,”李总管道。

这是一场威信的较量。

大少奶奶不会轻易被人欺负。

南漳郡主更不会这么轻易让大少奶奶卖掉那一家子。

但是他不想掺和其中。

以免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南漳郡主瞥了赵妈妈一眼,“去找大少奶奶拿卖身契。”

赵妈妈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她福身离开。

沉香轩,内屋。

苏锦坐下喝茶,杏儿站在一旁,一脸的小心翼翼。

苏锦见了道,“怎么这么表情?”

“奴婢差点给姑娘惹祸,”杏儿认错道。

“路不拾遗是美德,我不怪你,”苏锦笑道。

“那踢飞紫玉镯呢?”杏儿眼睛亮了几分。

“踢的好。”

“……。”

杏儿顿时眉飞色舞了起来。

“不过以后行事更要小心谨慎了,”苏锦叮嘱道。

杏儿连连点头。

苏锦拿糕点给她吃,杏儿接过,才吃了一半。

外面小丫鬟进来道,“大少奶奶,赵妈妈来了。”

杏儿脸一臭,“她来做什么?”

“让她进来,”苏锦悠哉的吃着糕点。

主仆两吃的欢。

赵妈妈隔着珠帘,是一肚子邪火。

把大姑娘和郡主气了个半死,她们主仆还跟没事人似的吃糕点,真真是能把人活活气死。

等她进来,苏锦又拿了一块,漫不经心道,“赵妈妈来找我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