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圣明

第一百三十三章 圣明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0 18:59  字数:2866

清凌凌的声音在永宁宫大殿内传开。

宫人们被震的七荤八素。

声音徘徊、消散。

紧接着就是死一半的寂静。

宫人们望着珠帘,他们没法想象珠帘后的太后和皇后是何等的愤怒。

寿宁公主在御花园被马蜂蜇晕,被抬回寝宫的。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还要太后责罚寿宁公主,给她和宫女太监出气,她这是要把太后和皇后活活气死才罢休啊。

太后和皇后气的嘴唇泛紫。

尤其是太后,上了年纪,又被马蜂蜇伤,气的是脸色苍白,仿佛随时会晕过去。

李嬷嬷吓着了,连忙劝太后息怒。

皇后气回过神来,冷笑道,“当真是伶牙俐齿!你们主仆给马蜂下毒,导致马蜂见人就蜇,不知悔改,还把过错都算在寿宁身上!”

苏锦无语,没见过这么偏袒女儿的。

女儿偷鸡不成蚀把米,换做是她,肯定会藏的严实,不让人知道,她们居然还试图让她背黑锅。

这么天真,也不知道是怎么母仪天下的。

让这样的人做皇后——

皇上的眼光实在是太太太差了。

“皇后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给马蜂下毒了?”苏锦背脊挺直,问的理直气壮。

捉奸捉双,捉贼拿赃,没有证据,就是太后和皇后也不能定她的罪。

杏儿站在苏锦身边道,“没给马蜂诊脉,也没给马蜂验尸,就说我家姑娘下毒了,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宫人们,“……!!!”

御书房。

门窗关的严实。

小公公敲了敲门。

“进来!”

小公公这才进去。

皇上坐在龙椅上。

正抬手揉眼窝。

惯常批一个时辰的奏折,皇上就会歇会儿,去御花园转转。

今天,被马蜂逼的批了整整两个时辰的奏折。

没有奏折可批了。

也没有后妃来送燕窝、送糕点拖后腿——

皇上有点不习惯。

福公公站在一旁,他腮帮子肿着,看上去有点凄惨。

小公公走上前,皇上蹙眉道,“是不是永宁宫又出事了?”

小公公回道,“还没有出事,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请太后责罚寿宁公主给她和被马蜂蜇的宫人们做主,皇后说她给马蜂下毒,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丫鬟说没有给马蜂诊脉和验尸,就说这话,是污蔑她们。”

皇上,“……。”

福公公,“……。”

福公公嘴角狂抽,见皇上抬手扶额。

他揣测圣意道,“皇上,您要不要去永宁宫看看太医是怎么给马蜂诊脉的?”

“也好,”皇上一脸严肃道。

“……。”

皇上起身出了御书房。

福公公怕宫里还有没被灭的马蜂,叫了好几个护卫护在前后,以免皇上被马蜂偷袭。

当然,他更怕再被马蜂蜇几口。

真心的疼啊。

永宁宫内。

皇后只觉得嘴里有了血腥味,气的浑身颤抖不止。

苏锦的态度很明确。

如果没法证明她们给马蜂下毒了,她们是打算抵赖到底了。

至于证明给马蜂下毒。

路已经指明了,但是你们做不到啊。

大殿内。

再一次陷入静谧。

苏锦跪的腿有点酸。

她现在找个椅子坐下来,太后和皇后会不会被气出好歹呢?

管她们呢。

苏锦站起身来,只是还没有坐下,外面公鸭嗓音传来,“皇上驾到!”

皇上走进来。

一身明黄龙袍,气度不凡。

苏锦退到一旁给皇上请安,“见过皇上。”

“免礼。”

苏锦起身,就看到福公公被蜇肿的脸。

苏锦,“……。”

谢景宸,“……。”

杏儿憋笑道,“福公公,你也被马蜂蜇了?”

福公公,“……。”

能不能别提这事?

疼!

结果杏儿翻跨包,拿出一药瓶子道,“给你,这药涂上,一会儿就消肿了。”

“真的?”福公公有点不信。

“不骗你,我家姑娘的药比皇上的还要好,”杏儿实诚道。

“……。”

福公公嘴角一抽。

你夸药好你就直接夸,你踩皇上一脚算什么?

大齐朝最好的东西都在宫里头,都是皇上的,这个觉悟要有啊。

见福公公不接,杏儿直接塞过去了,道,“别客气。”

福公公默默的看了眼皇上。

真的。

他进宫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皇上的面给他行贿,这叫他怎么收?

“收下吧,试试效果,”皇上笑道。

“奴才遵命。”

福公公接了药膏,倒了点抹在脸上。

清清凉凉的。

很是舒服,仿佛疼痛都消了不少。

皇上给太后请安,太后眼神冰冷。

她被蜇伤到现在都快一个时辰了,皇上都没来探望,这女土匪来了,他就过来了。

这是来探望她这个太后,还是来给女土匪撑腰的?!

太后道,“皇上来的正好,御花园树上也掉下来个马蜂窝,这本不是什么大事,结果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一下毒,导致马蜂横行,不止蜇晕了寿宁公主,还蜇伤了皇后和哀家,皇上觉得这事该怎么处置?”

皇上,“……。”

苏锦,“……。”

不是吧?

寿宁公主公然拿马蜂窝扔她,就这样归结为树上掉下来的?

虽然上回镇国公府的马蜂窝是被杏儿打下来的,皇上为了脸面向着她了。

但镇国公府的马蜂窝可是确确实实的长在树上的。

寿宁公主的马蜂窝可是从宫外买进宫的。

这也能混为一谈?

好吧。

太后要执意如此,她也没辄。

苏锦默默的看了眼皇上。

皇上同样无话可说。

太后和皇后还对当日的事耿耿于怀,纵容寿宁公主报复,并且要袒护到底。

总不能他护着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不护着自己的女儿。

皇上有点后悔不该来了。

苏锦眨眨眼,望向皇上道,“皇上,太后让您罚宫里上下半年俸禄呢。”

皇上,“……。”

这脑袋瓜转的也太快了些。

这么快就知道怎么打压太后了。

福公公轻咳一声,道,“是三个月。”

苏锦道,“是半年,镇国公府马蜂窝掉下来蜇伤寿宁公主,皇上下旨责罚,这事皇宫内外都知道,前车之鉴,宫里头的人还不知道长点记性,四下检查,以确保安全,最后还让马蜂窝从树上掉下来,这不是明摆着不把皇上的话当回事吗?”

福公公,“……。”

无话反驳。

“你看,一个马蜂窝掉下来,最后连累太后和皇后都被蜇伤了,这么严重的后果,罚半年已经算很轻了,”苏锦认真脸。

“……。”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说的在理,皇后统管后宫,疏忽大意,罚俸半年,各管事罚俸三月,”皇上道。

“皇上圣明!”苏锦高呼。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