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厉害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厉害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2 00:02  字数:2760

那明明占理,却不让她可劲要赏赐的委屈小眼神。

看的一众宫人们目瞪口呆。

大殿内,再一次陷入诡异的安静。

能不诡异吗?

寿宁公主被马蜂蜇晕,皇后找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来出气,结果她还没事,皇后被皇上罚了半年俸禄。

皇后已经气的快要晕倒了。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还觉得不够,要皇上赏赐她。

他们很想问一句——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不是皮痒的厉害,让皇上赏赐她板子?

真的,这皇宫里还没有这么会蹬鼻子上脸的。

皇后勃然大怒,重重的拍凤椅道,“这里是皇宫,不是你们青云山,容得你们讲歪理!”

苏锦瞅着太后道,“我的是歪理,那皇宫的正理是可以随意算计别人,成功了……。”

“姑娘,寿宁公主没成功过,”杏儿欢快道。

“……!!!”

杏儿得意的小眼神。

皇后差点气炸肺。

苏锦点头,“的确没成功过,但自食恶果了,就再请皇后和太后出面罚我一顿给寿宁公主出气,以确保稳赢不输是吗?”

谢景宸扶额。

什么确保稳赢不输。

碰上她们主仆,赢的胜算忽略不计。

她们不把太后气个半死,就算太后福大命大了。

皇后气的吭哧吭哧。

太后彻底忍无可忍了,道,“这一回,皇上不赏赐你,哀家赏你!”

杏儿眼睛都亮了起来。

还是太后圣明。

但很快,她把这话收回来了,因为太后怒道,“哀家赏你三十大板!”

苏锦眉头一皱。

她这是把太后气的脸都不要了吗?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她有点招架不住了。

不过因为杏儿踹翻丫鬟在前,是以太后话了,也没有人敢上前拽苏锦出去挨板子。

苏锦抽着嘴角,道,“太后的赏赐太重了,我这瘦弱的小身板承受不起啊。”

杏儿道,“我家侯爷身强体壮受的起,能不能等侯爷回京了,让侯爷替我家姑娘领板子啊?”

苏锦,“……。”

皇上,“……。”

福公公憋笑。

他喜欢这小丫鬟。

不为别的,因为东乡侯在她心中的地位不高。

很快,福公公就知道自己错了。

杏儿拽着苏锦的云袖道,“姑娘别要赏赐了,先攒着,等侯爷回京了,让侯爷替你要,肯定比姑娘你自己要的多,而且侯爷会算利息的。”

苏锦,“……。”

皇上,“……。”

杏儿说的是真心话。

能赏姑娘板子,那肯定不会赏赐别的东西了。

这里是太后的地盘,她们奈何不了太后。

但是侯爷可以啊。

只要姑娘开口,侯爷肯定找太后要赏赐送给姑娘,不用姑娘多费唇舌和太后争辩。

这些人一点都不讲道理。

夫人说皇宫里的人难相处,一点不错。

只是杏儿的真心话带着一股子威胁的气息,渐渐的弥漫整个永宁宫。

东乡侯什么脾气啊。

那可是连崇国公都不放在眼里的人。

他最最最疼爱的就是他的女儿。

女儿被寿宁公主算计,还被太后打板子,谁也猜不到东乡侯如果知道这事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福公公望着皇上道,“皇上,其实仔细想想,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说的也不错……。”

皇后猛然看向福公公。

不过福公公侧着身子,并未看见皇后眸底的寒芒。

这时候,殿外传来软糯的唤声,“皇姑祖母!”

一个六岁左右的孩童跑进来。

粉雕玉琢。

一双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透着机灵。

太后一见心就软了,道,“亓儿,到皇姑祖母怀里来。”

孩童跑过去,撞的珠帘乱晃。

他身后是崇国公夫人。

这孩童就是崇国公夫人所出嫡次子,崇国公府六少爷。

只是近前,孩童望着太后被叮肿的额头,脚步又慢了下来。

太后搂过孩童,望向福身请安的崇国公夫人道,“宫里马蜂作乱,怎么把亓儿带进宫来了,也不怕蜇伤了他。”

崇国公夫人道,“亓儿知道太后病了,我要进宫探望您,就吵着闹着要来,不然不让我走,我也只好随他了。”

“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孝心,当真是难得,”太后搂在怀里不撒手。

只是身子一动,额头和脖子就疼的她倒吸气。

宫里头良药不少,但苏锦给马蜂下毒,以毒攻毒,导致毒性变弱,也起了变化。

宫里头治疗蜂毒的药反而没那么管用了。

涂药半年也不见消肿多少。

反倒是福公公,涂了杏儿塞给他的药,消肿了不少,皇后和太后没注意。

但宫女太监却是看在眼里。

福公公犯难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怀里揣测土匪小丫鬟给的药膏,他是献给太后不合适,不献给太后也不合适。

崇国公夫人对儿子道,“亓儿乖,皇姑祖母身体不适,不许闹她,快过来。”

孩童乖巧懂事,从太后膝上下来。

出了珠帘,他做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

他朝苏锦冲了过来。

然后——

苏锦就被崇国公的小儿子偷袭了。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他朝苏锦的手,狠狠的咬下去。

苏锦,“……!!!”

“你,你快松嘴!”杏儿叫道。

回应杏儿的是一阵哭声。

崇国公府小少爷哭了。

哭的撕心裂肺。

把大殿内的人都哭懵了。

他咬人,怎么他还哭了?

崇国公夫人赶紧走过去道,“亓儿,怎么了?”

崇国公府小少爷一撇头。

皇上一口茶直接呛了喉咙。

崇国公府小少爷的嘴巴肿了。

皇上,“……。”

福公公,“……。”

真是谁遇上东乡侯府谁倒霉啊,连这么点大的孩子都不能幸免。

崇国公夫人脸都绿了,瞪着苏锦,吼道,“你对亓儿做了什么?!”

苏锦一脸无语。

大庭广众之下,她能对她儿子做什么啊?

被咬的是她好不好,她都还没飙呢。

她在犹豫要不要飙。

因为咬她的只是一个孩童,虽然不大纯真,但咬的不重啊……

再过一会儿,齿印就要消了。

杏儿看着苏锦胳膊上的齿印,很淡。

她以为要见血的。

是姑娘皮太厚了咬不动吗?

“不好意思,进宫之前,为了以防被马蜂叮咬,我在皮肤上涂了点药,”苏锦道。

“……。”

“不是一般的药,是很厉害很厉害的毒药,马蜂都不敢靠近,我们涂药之前还服了解药,”杏儿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