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三十七章 谴责

第一百三十七章 谴责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3 03:01  字数:2633

岂止是心虚,福公公这辈子还没遇到这么窘迫的状况过。

从杏儿喊他起,一颗心就跟筛子似的颤抖。

直到迈出永宁宫,方才松了一口气。

他当着苏锦的面把药留下,是想告诉太后,他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没关系。

他的一颗颤抖不止的心是向着太后的。

只是碰到杏儿把药从椅子底下摸出来。

这意味就变了。

在太后眼里,福公公什么时候把药献给她都行,哪怕出门的时候,随手塞给她宫里的任何一人,这药都会到她手里。

可偏偏,福公公当着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和丫鬟的面这么做。

这是当她太后是傻子在糊弄,是想脚踏三条船!

他不是不把药给她,实在是女土匪的眼睛太贼了,与他无关。

“掉”了一回,自然不敢再“掉”二回了。

当真是小瞧了东乡侯府!

福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她收买多年,福公公都不敢背弃皇上,如今却上了土匪的船。

太后眸底闪过一抹厉色。

大殿内,没人说话。

苏锦忍不住轻咳一声,把大家的注意力拉过来。

有事就赶紧的说事,没事的话,她就走人了,傻站着跟木头桩子似的,难受啊。

崇国公夫人气的唇瓣泛紫,至于她儿子崇国公府小少爷,刚刚已经被宫女带到偏殿去了,免得他哭声吵的太后不宁。

苏锦点名要的赏赐都是大件,是太后喜欢的东西,崇国公夫人只是想替儿子帮太后出口恶气,谁想到恶气没出,直接撞土匪的枪口上了。

她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叫她怎么开口让太后舍了这些东西救她儿子?

崇国公夫人拳头攒紧,道,“解药多少钱,我崇国公府买!”

苏锦眉头一挑。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要狮子大开口的时候——

她淡淡一笑。

“我不缺钱,”她说。

“我看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谈不好,你们商量吧,或许太医能替小少爷解毒呢?”苏锦和善道。

她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杏儿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谢景宸转身时,被皇后叫住,“镇国公府大少爷就这么由着大少奶奶胡来?!”

谢景宸默了默道,“我暂时还没有振夫纲。”

转身回头的苏锦,正好听到这一句。

她双腿一软,差点没摔趴下。

要不要为了搪塞皇后,就这么说啊。

虽然说的——

是实话。

珠帘后,皇后被这句话堵的脸都绿了,却无话可说。

人家夫纲不振,自己都承认了,她还能斥责他什么?

谢景宸作揖,转身离开。

宫人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眸底有同情。

镇国公府大少爷才是真的可怜人啊。

上街被抢,昏迷中被定亲,醒来就多了个土匪媳妇,凶悍霸道,天不怕地不怕,连太后都敢打劫啊,他说自己暂时还没有振夫纲,依他们看,不休妻另娶,他这辈子都别想振夫纲了。

出了永宁宫,苏锦斜了谢景宸一眼。

“你怎么也学会用大实话噎人了?”她道。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谢景宸惆怅道。

“……。”

杏儿高兴道,“姑爷是我们青云山的姑爷,当然说话做事要和我们青云山一样了。”

苏锦哭笑不得。

她敲了杏儿的脑袋瓜一下。

“我还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呢,是不是要和镇国公府说话做事一样?”苏锦道。

“当然不能了,侯爷说过,我们青云山的人要做能影响别人的人,而不是被别人左右的人,我们做什么都要坚定,不能人云亦云,随波逐流,”杏儿认真道。

“……。”

无法反驳。

只是想不到他爹拥有那么崎岖的脑回路,说的话却格外的有道理。

四下无人,唯有清风徐徐。

苏锦望向谢景宸,道,“我看皇上和太后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太后应该不是皇上亲娘吧?”

“的确不是,”谢景宸道。

“果然。”

要是亲娘,她公然打劫,皇上早发飙了。

朝堂上崇国公把持朝政,后宫太后和皇后只手遮天,皇上的龙椅应该坐的没那么舒服。

现在有这么一个不惧权贵不怕死的东乡侯站出来,直接和崇国公杠上,简直是撞到皇上的心窝里去了。

只要让皇上看到东乡侯杠崇国公的实力,皇上肯定会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袒护东乡侯。

她这个东乡侯最宠爱的女儿,又救过皇上的命,皇上能不向着她吗?

这般想,苏锦心情愉悦。

想到一个问题,苏锦问道,“太后有亲生儿子吧?”

“齐王是太后亲生,”谢景宸回道。

“不过齐王不在京都,在封地。”

“还是在封地好,要在京都,我铁定要多一个敌人了,”苏锦惆怅道。

永宁宫。

太后的脸还肿着。

李嬷嬷见了心疼道,“太后,奴婢去找福公公要点药膏来给您消肿吧?”

“不必,”太后声音冷沉。

“太后?”

李嬷嬷不解。

虽然药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用起来堵心,但太后不是会和自己过不去的人啊,难道今儿被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气的理智全无了?

“太后何必和自己过不去,消了肿再想办法治那女土匪便是,总不会让她讨了便宜去,”李嬷嬷劝慰道。

太后冷冷一笑。

那女土匪她还没放在眼里。

是皇上对那女土匪的袒护令人心寒。

“去找陈太医拿些红肿药来,”太后眸光冰凉道。

“太后是想让齐王回京探病?”崇国公夫人小心翼翼的猜测。

“这倒是个好机会,”皇后道。

……

马车徐徐在镇国公府前停下。

谢景宸从马背上下来,然后将苏锦扶下来。

刚迈进国公府,李总管就上来道,“大少奶奶,老夫人让你回府了,去栖鹤堂一趟。”

“我知道了。”

苏锦回了一句,抬脚往前走。

栖鹤堂内,济济一堂。

南漳郡主脸色冰冷。

老夫人手里拨弄着佛珠,见苏锦上前,她呵斥道,“还不跪下!”

苏锦眉头狠狠的皱了下。

有事就直接说事不行吗,为什么开口就要人下跪?

“老夫人是长辈,我给您跪一下没什么不可以,但一屋子人用一种谴责的眼神看着我,显然要我下跪是要我认错,我是做错了什么吗?”苏锦挺直了背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