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倒霉(月票480

第一百三十九章 倒霉(月票480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3 03:01  字数:2797

谢锦瑜想死。

她堂堂镇国公府嫡女居然被一个女土匪教训了!

是。

她今儿是不应该进宫告状自取其辱。

可后面的事与她无关!

她压根就不知道寿宁公主打算怎么整治她的。

这个黑锅她才不背!

就算今天不给她教训,她总会进宫。

寿宁公主总会给她点颜色瞧瞧的。

只是这话在谢锦瑜心底转了两圈,愣是没蹦出来。

因为说出来打脸啊。

因为遭教训的是寿宁公主。

被给颜色看的也是寿宁公主!

谢锦瑜是气的双眸喷火。

而其他人则是不敢置信。

没想到大少奶奶还挺有文采的。

聪慧、机智、有胆有识,还有文采……这些都不该是土匪有的啊。

不知道大少奶奶是从谁那里抢来的。

苏锦说完,见没人接话。

她耸了耸肩,道,“进了两回宫,有些乏了,我先回去歇着了。”

她福了福身。

没人留她,苏锦转身离开。

她前脚走,后脚屏风后走出来一宫女。

宫女朝南漳郡主福身,道,“郡主,奴婢回宫了。”

南漳郡主脸色僵硬,没有说话。

太后和皇后联手都奈何不了那女土匪,她拿她没辄也没什么丢脸的。

只是崇国公府小少爷——

太后这一回怕是要割肉了。

如南漳郡主所料,宫女回宫后,不到半个时辰。

苏锦在太后宫里点名要的赏赐就用大箱子送到了沉香轩。

整整两口大箱子。

杏儿高兴的眉飞色舞。

苏锦兴致缺缺。

杏儿见了道,“姑娘,你不高兴吗?”

苏锦瞥了公公道,“这些当真是太后赏赐给我的?”

公公,“……。”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

做人不能太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太后可能会赏赐你这么多东西吗?

还不是你拿崇国公府小少爷的命威胁太后的。

都敢威胁太后了。

还在乎是不是太后赏赐的吗?

他进永宁宫伺候了十年,胆敢威胁太后的,也有眼跟前这一个了。

得罪太后,踩太后的脸面,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别傻愣着啊,我家姑娘问你话呢!”杏儿催道。

“……。”

“是,这些都是太后赏赐您的,”公公郁闷道。

“嗯,我知道还不够,去栖鹤堂告诉老夫人一声,这些可不是我打劫太后得来的,是太后赏赐我的,”苏锦道。

“……。”

公公嘴角抽了下。

这是要他去栖鹤堂气老夫人吗?

他能不能不去?

杏儿望着他,“你自己会去栖鹤堂吗?”

公公,“……。”

“会,我认得路。”

“那我就不送你去了,我不去看着你,你也好好说话啊,”杏儿道。

“……。”

公公扯着抽搐的嘴角,默默的转身走了。

他一个小公公平常还可以借太后的势。

可这是一对连太后都敢不放在眼里的主仆。

他就是向太后借胆量也惹不起。

公公去了栖鹤堂。

正好南漳郡主也在。

公公把苏锦的吩咐一转告。

南漳郡主气的头顶冒青烟。

沉香轩。

正堂。

苏锦在欣赏太后“赏赐”给她的摆件,雕刻精美,带着挑剔的眼光半天也没找到瑕疵。

公公转告完,回来道,“时辰不早了,我还要去崇国公府,还请大少奶奶赐解药。”

杏儿从怀里掏出药瓶子,倒了一颗解药递给公公道,“解药给你。”

公公双手接过解药,然后告退。

等屋子里的公公都退下。

杏儿就蹲在大箱子旁看摆件,欢喜道,“要是侯爷知道别人要害姑娘,姑娘没事,害人的人倒霉了,姑娘还打劫了太后这么多好东西,一定高兴坏。”

苏锦淡笑不语。

对这些“赏赐”她满意至极。

毕竟是太后的心爱之物,在镇国公府,南漳郡主当家的时候,这就相当于六道护身符。

虽然可能一道也用不上。

但有备无患。

苏锦坐下喝茶,结果杏儿话锋一转道,“还好,那些马蜂很懂事,没有蜇皇上,皇上是好人。”

“不过侯爷知道皇上没被蜇,肯定会失望,”杏儿笑的眉眼弯弯。

“……。”

苏锦哭笑不得。

不知道他爹怎么就喜欢看皇上倒霉。

他们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私人恩怨吗?

马蜂之乱,应该到此为止了。

苏锦想的很好。

但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过去。

皇上有早起沐浴的习惯。

这一次的沐浴很酸爽。

浴室内混进去一只马蜂,皇上沐浴完起来,被马蜂蜇了屁股。

皇上,“……。”

福公公,“……。”

被马蜂蜇是件丢人的事。

皇上被蜇的位置更是丢人。

皇上丢不起这脸。

尤其皇上也算是向着苏锦的,结果他自己也被蜇了,龙颜有损啊。

为了颜面,皇上都没宣太医。

福公公匆匆拿了药膏来,道,“皇上,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丫鬟给的药膏很管用,涂上一会儿就消肿了。”

药膏管用,皇上也算是见证人。

涂了药膏后,皇上就去上早朝了。

嗯。

和福公公想的不一样。

皇上涂了药膏后,非但没消肿,屁股更肿了。

皇上坐在龙椅上,动一下,疼的倒吸气。

早朝上了一半,就匆匆结束了。

福公公把皇上扶回了寝殿。

找太医来诊脉,结果查出药膏里被人下了毒。

非但没有解毒消肿的功效,甚至加重了毒性,让伤口更红肿。

药膏给福公公的时候还是好的。

福公公从永宁宫回来,还涂了一回,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就消肿了。

现在药膏里却被人下了毒。

这是有人要害福公公,结果皇上倒霉了。

消息传到沉香轩。

苏锦,“……。”

杏儿,“……。”

谢景宸,“……。”

杏儿眸光躲闪。

苏锦现了,瞅着她道,“你是不是盼望皇上被马蜂蜇一口?”

杏儿咬着手指,心虚道,“我就是这么想了一下,真的就一下。”

昨晚睡觉的时候,她想到白天的事,兴奋的翻来覆去睡不着。

然后她就想到侯爷了。

皇上虽然也不错,但侯爷更好。

如果一定要二选一的话。

她肯定选侯爷。

毕竟侯爷是铁定站在姑娘这边的,皇上虽然也站,但不会事事以姑娘为重。

但是,她没想到只是想了一下。

皇上就被马蜂补了一口。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