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四十章 立功

第一百四十章 立功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4 16:00  字数:3046

太和殿。

皇上的寝殿。

皇上趴在龙榻上,听着传来的啪啪板子声,龙颜愤怒。

殿外,福公公站在那里监督审问。

昨天他把药膏放下后,但凡进过他屋子的都有嫌弃,都被拉来审问了。

在药膏里下毒,这是要害他。

福公公心里能猜到是谁和他过不去,但他不能说,这事得要证据。

帮着害他,那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结果害他不成,连累皇上倒霉了,不把下毒之人揪出来,倒霉的就是他福公公。

事关自己,福公公岂能不上心?

“打!”

“给我狠狠的打!”

“都不招认,就给我一起杖毙!”

啪啪板子声,把福公公的声音掩盖。

福公公气的脸都紫了,十几大板下去,那些小公公被打的皮开肉绽,呜呼哀哉的叫疼。

最后,有扛不住的小公公道,“我招!我招!”

“快说!是谁指使你在药膏里下毒的!”福公公脸色凌厉道。

小公公喘息道,“不,不是我。”

“是,是他。”

小公公抬手一指。

那边一趴在长凳上的公公顿时脸色惨白。

他急急否认道,“不是我下毒的!”

小公公道,“我,我送衣裳进屋的时候,以为屋子里没人就直接进去了,他吓了一跳,还骂了我进屋之前为什么不敲门……。”

小公公只是负责送衣裳的。

他清楚的记得他一进屋,那公公神情慌乱的样子。

刚刚福公公一质问,他就猜到是他了,只是他不敢说。

但板子打的钻心的疼,他扛不住了。

他是为了活命才进宫的,他不想被人牵连,无辜枉死。

小公公一招。

其他人板子就都停了,接下来审问那一个公公。

看着他,福公公眼神冰冷。

因为这公公是他的心腹。

“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招认为止!”

永宁宫。

太后靠在凤榻上,脸颊微肿。

她双眸紧闭,隐约能觉察到几分不安。

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

皇后走进来,一脸笑意,道,“太后听说了没有,皇上也被马蜂蜇了。”

听到这消息,皇后就抑制不住的高兴,手上被马蜂蜇出来的伤都没那么疼了。

让他袒护那女土匪,女儿被蜇伤,他不罚她,还任由她打劫太后。

没想到老天爷长眼,他也被马蜂蜇伤了。

不叫皇上尝到马蜂的滋味,他还真当马蜂蜇人不疼了!

皇后笑着和太后说这事,可是等走近,见到太后脸上一点高兴之色也没有,皇后眉头微皱,“太后这是怎么了?”

她问李嬷嬷。

李嬷嬷双手攒紧,心不在焉。

外面,一小公公飞奔进来,道,“不好了!出事了!御书房的安公公向福公公招认,是李嬷嬷指使他在福公公的药膏里下药的。”

李嬷嬷身子一晃,差点没摔倒在地。

皇后脸上的笑容僵硬住。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使唤安公公这样的小事让宫女去办不就成了吗,怎么还亲自吩咐了,安公公指认她,这把火直接就烧到太后这里来了。

太后要福公公的命不是什么大事,可害了皇上,就是大事了。

皇后心都提了起来,不知道这件事会如何收场。

太和殿。

皇上趴在龙榻上,眼神冰冷。

福公公站在一旁,他刚刚把安公公招认的话禀告皇上。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

皇上一句话也没说。

不过福公公内心是有点小喜悦的。

虽然他是皇上信任的人,但皇上其实挺担心他被太后收买。

他惧怕太后,怕被太后迁怒,急于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撇清干系——

但是没成功。

太后在他药膏里下毒,在皇上眼里,他肯定不是和太后是一伙的了。

这也算是意外收获了。

就是这收获是建立在皇上的痛苦之上的。

龙臀肿的叫人心疼啊。

寝殿内,安静半天。

福公公怕皇上睡着了,轻声唤道,“皇上?”

“去搬奏折来。”

“啊?”

“朕要批阅奏折!”

“……。”

福公公嘴角一抽。

皇上,您是不是被马蜂蜇的不正常了?

平素都没见皇上您这么勤奋,这躺床上动不了,反倒勤奋了。

皇上要勤奋,福公公也不能劝他,赶紧差人去御书房把奏折搬来。

皇上就在龙榻上批奏折。

要不是皇上处理政事的度快了许多,福公公都要再给皇上传太医了。

……

皇上被马蜂蜇了一口,罢朝三天。

……

第三天早上。

苏锦吃着包子,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眼泪没差点酸下来。

她揉着鼻子,望着对面的谢景宸,郁闷道,“皇上今天是不是又没上早朝?”

“嗯。”

“……。”

“这都三天了,皇上的龙臀还没消肿?”苏锦扶额道。

“……。”

“才被马蜂咬了一口,皇上就在龙榻上躺三天,皇上的屁股也太娇嫩了吧?”杏儿羡慕道。

“……。”

谢景宸觉得自己这顿饭是吃不好了。

“又不是我让马蜂蜇皇上的,为什么百官要骂我,”苏锦郁闷。

“未必是百官骂你的,”谢景宸道。

苏锦望着他,“你好像知道是谁在骂我?”

“崇国公一党,”谢景宸回道。

“有没有搞错啊,马蜂蜇皇上,崇国公一党不应该偷着乐吗?”苏锦不解。

皇上袒护她,太后震怒,崇国公可是太后的侄儿。

皇上被蜇,应该没有比太后和崇国公更高兴的了。

现在却告诉她,崇国公一党在骂她,他们是脑子不好吗?

苏锦身边只有杏儿伺候,宫里生的事,没人告诉她。

谢景宸道,“这几天,皇上虽然没上朝,但趴在龙榻上养伤时,处置了崇国公三个得意门生,砍了一个,贬了一个,外放了一个,腾出来的位置,皇上提拔了自己人。”

“说的我有点糊涂了,一定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苏锦道。

“太后的人在你给福公公的药膏里下了毒,导致皇上伤口红肿,皇上还未追究,他现在拿崇国公开刀,太后和崇国公都不敢吭声,”谢景宸解释道。

“……。”

“那这么说,皇上还该谢谢那只马蜂了?”苏锦黑线道。

“……。”

“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

“那我盼望皇上被马蜂蜇,是不是立功了?”杏儿欢喜道。

“……。”

“确实立功了,下回见了皇上,你可以向皇上讨赏,皇上那么大方,肯定会多赏你几板子的,”苏锦笑道。

“……。”

杏儿摇头如拨浪鼓,一副我刚刚什么都没说的表情。

苏锦望向谢景宸,问道,“然后呢?”

谢景宸扶额。

“现在已经没有大臣敢给皇上呈奏折了,但太医却对皇上的伤口束手无策。”

“……。”

“不出意外的话,又该你立功了,”谢景宸嘴角抽搐道。

“……。”

“你能不能出去下?”苏锦轻咳道。

“为什么?”谢景宸皱眉。

苏锦默了默,道,“我忍不住要笑了,我怕笑的太豪迈,影响在你心中的端庄形象。”

杏儿,“……。”

谢景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