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四十二章 感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 感动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7 09:46  字数:2903

小跨院。

清风徐徐,宁静幽美。

谢景宸靠在小榻上,任由苏锦帮他捏脚。

捏了左脚,捏右脚。

一旁丫鬟围了半圈,看的认真细致。

沉香轩,院门口。

李总管领着赵太医进院子。

丫鬟微微诧异,没人生病,怎么来了位太医?

丫鬟迎上去,李总管问道,“大少奶奶呢?”

“大少奶奶在小跨院,要不要奴婢去请来?”丫鬟殷勤道。

“不用,我领赵太医过去,”李总管笑道。

等进了小跨院,见苏锦在给谢景宸捏脚。

一边捏,还一边问,“舒服吗?”

“舒服。”

李总管,“……。”

赵太医,“……。”

李总管有点尴尬。

他要知道大少奶奶在给大少爷捏脚,他说什么也不直接领赵太医过来了。

这要传扬出去,让人知道大少爷拿大少奶奶当丫鬟使唤,有损镇国公府名声啊。

赵太医也尴尬。

但尴尬之余,又有点敬佩。

前几日,镇国公府大少爷还当着太后和皇后的面说他暂时还没有振夫纲。

这才不过几天,就不仅振了夫纲,还把大少奶奶收拾的这么服服帖帖的,不愧是镇国公府大少爷,够气魄,令人敬仰。

苏锦捏了半天,手有点酸了。

杏儿道,“姑娘,有人来了。”

苏锦瞥头就看到赵太医,她眉头微挑,从小杌子上起身。

谢景宸穿好鞋袜,问道,“赵太医怎么来了?”

赵太医忙道,“来的不巧,打扰谢大少爷、谢大少奶奶了。”

“无妨,”苏锦道。

“……。”

赵太医有点懵。

这两个字不应该谢大少爷说吗?

好像他打扰的是大少奶奶似的。

不过正事最重要。

赵太医望向苏锦,见礼道,“大少奶奶,可否借一步说话?”

“去后院说吧,我净了手就去,”苏锦笑道。

毕竟皇上被蜇伤的是臀部,马蜂下的去口,一般人可不敢说出口。

谢景宸领赵太医去后院。

半道上。

赵太医向谢景宸讨教如何振夫纲。

“大少奶奶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没想到能被大少爷收拾的这么服帖,内子生性敦厚,平素事事依我,但气急了也会顶撞我两句,捏肩捶背也有,但远不及大少奶奶这般心甘情愿,不知可否请教下如何振夫纲?”赵太医谦逊道。

“……。”

嗖的一下。

一把利剑朝谢景宸胸口插过来。

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暗卫在一旁,腮帮子差点笑抽筋。

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赵太医不小心误会了,却是给大少爷树立了一个夫纲。

让大少奶奶事事依大少爷。

这样的夫纲——

别说大少爷了,他都感觉到了压力。

赵太医听见了笑声,望向暗卫。

见暗卫脸都憋紫了,他后知后觉,“我是说错了什么话吗?”

“咳咳!”

暗卫咳嗽不止,“没事,我只是被风呛着了。”

赵太医,“……。”

哪来的风啊。

他为什么感觉到气氛不大妙?

进了竹屋,暗卫给赵太医斟茶。

刚把茶端上来,苏锦就迈步走进来,赵太医连忙起身道,“大少奶奶,您可知皇上被马蜂蜇伤,伤口红肿难消的事?”

“听说了,”苏锦道。

“您送给福公公的药膏,被人下了毒,皇上用了,太医院用尽办法,都没法给皇上解毒,让我来找大少奶奶问问,您的药膏是从哪买的?”赵太医温声道。

“药膏是我青云山的秘药,”苏锦道。

“……。”

赵太医有点吃惊。

没想到青云山土匪窝居然有这样的好药。

不过是青云山的秘药是好事,要是在别处买的,这药方还不一定拿到手。

赵太医忙道,“皇上的红肿难消,耽误朝政,还请大少奶奶把药方交给太医院,以便研制解药。”

“药方我可以给你,但赵太医能否确保药方不泄密?”苏锦问道。

“这……。”

“一定不能泄密,不然我家侯爷会带人把你家打劫一空,让你都找不到地方哭,”杏儿凶残道。

赵太医连忙保证,“在下一定严守秘方。”

苏锦让杏儿去竹屋拿药方。

因为要药方是为了解毒,所以每种药材的分量都要写的清清楚楚。

赵太医拿了药方,连忙道谢。

苏锦则道,“如果太医院调制不出解药,就把皇上用过的药膏送来,我让青云山的大夫试试。”

赵太医连忙应下。

暗卫送赵太医出府。

赵太医走到前院,就知道之前他向谢景宸请教如何振夫纲,暗卫为什么被风呛了。

大树下,两丫鬟在小声议论。

“咱们大少奶奶真是不讲尊卑,给王妈妈捏肩捶背不算,还要给她捏脚,我都不愿意给人捏脚,”丫鬟道。

“可惜王妈妈脚臭,不然这样的好事还轮不到大少爷呢,”另一丫鬟道。

“……。”

赵太医一脸尴尬。

想到自己向谢景宸请教如何振夫纲,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嘴巴。

后院,竹屋。

赵太医走后,苏锦就回了竹屋。

打开抽屉抓了四副药,包好,递给杏儿道,“送去给王妈妈。”

“啊?王妈妈又没生病,为什么要给她送药?”杏儿一脸懵懂。

“这药是治脚臭的,让她煎药泡脚,很快就不脚臭了,”苏锦道。

想到王妈妈的脚臭。

杏儿身子都哆嗦了下,实在是杀伤力太强了,她现在都还记得那个味儿。

拎了药包,杏儿就去了栖鹤堂。

屋内,王妈妈正伺候老夫人吃燕窝粥。

一碧色裙裳的丫鬟上前,道,“王妈妈,大少奶奶的丫鬟来找您。”

“找我?”王妈妈有点虚。

虽然大少奶奶从来没有为难过她,但杏儿来找她,她总是莫名的心虚。

王妈妈看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没有说话。

王妈妈便退下了。

院子里,杏儿站在大树下躲阴凉,见王妈妈出来,她走过去,递上药包,“喏,给你的。”

“这是?”王妈妈不解。

“这是我们青云山治脚臭的药,你煎了服下,几天就好了,”杏儿道。

王妈妈老脸尴尬。

她接了药,道,“替我向大少奶奶道声谢。”

杏儿点头,“我记下了,我走了,你记得吃啊。”

杏儿转身离开。

王妈妈看着手里的药包,眼角有泪花。

感动的。

这府里,只有大少奶奶对她这般上心,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但她还是感动了。

王妈妈在树荫下站了会儿。

她刚转身,那边杏儿一阵风卷进来,还撞翻了一小丫鬟。

“啊!啊!王妈妈你别走,我传错话了!”杏儿跑过来道。

“……。”

王妈妈脚步停住,转身看着杏儿。

杏儿小脸通红道,“这药是煎了泡脚的,不是吃的。”

王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