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惭愧

第一百四十三章 惭愧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7 09:46  字数:2836

刚刚王妈妈有多感动,这会儿她就有多想吐血。

是药三分毒啊。

这泡脚的药也能弄混成吃的——

大少奶奶的丫鬟是有多么的不靠谱。

王妈妈觉得手里的药沉甸甸的。

脚臭了好些年,平素有点痒,一日洗两三回费点事,也不碍着别的什么,可要用出好歹来,就悔之晚矣了啊。

她还想多活几年。

见王妈妈不说话,杏儿道,“记得泡脚啊。”

王妈妈,“……。”

“真的是泡脚的?”她声音有点飘。

“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的,”杏儿点头如小鸡啄米。

王妈妈心累。

道了谢,杏儿就欢快的走了。

王妈妈站在那里,红袖凑上来道,“王妈妈要泡脚吗?”

“试试吧,”王妈妈道。

“我去帮您煎药,”红袖殷勤道。

这些天,红袖天天跟着王妈妈去沉香轩,两人的关系比以前亲厚多了。

王妈妈在老夫人跟前夸红袖几句,红袖俨然是老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了。

受人恩惠,红袖对王妈妈也更为尽心。

永宁宫。

太后坐在凤椅上,神情晦暗莫测。

宫女端了燕窝羹上来,道,“太后,您吃点燕窝羹。”

“端下去,”太后摆手。

宫女望向李嬷嬷。

李嬷嬷端起燕窝羹,对太后道,“这几天,太后就没吃什么东西进肚,这样身子怎么受的住,您担心皇上,也得顾着自己啊。”

才几天,不止太后,李嬷嬷也消瘦了一圈。

这几天是吃不下睡不着,寝食难安。

皇上一直拿崇国公开刀,没有大臣敢站出来反对,但皇上也没说拿崇国公开刀后,这事就算了。

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这样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太后是她的护身符,现在她只能指着太后救她了。

李嬷嬷哀求的眼神,太后不忍,李嬷嬷陪了她大半辈子了,是她最信任的人。

这一次失误,也非她所愿。

太后接了碗吃起来。

只是刚吃两口,外面跑进来一小公公。

太后问道,“太医院找到法子帮皇上消肿了?”

小公公忙回道,“赵太医从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那里拿到了药膏秘方,但太医院太医们看了半天,也没给皇上开药方……。”

太后心头一沉。

李嬷嬷面如死灰。

要是能开药方,太医院早开了,不会等到现在,这可怎么办啊。

沉香轩,后院。

谢景宸在泡药浴。

苏锦和杏儿坐在灶台前烤鱼。

如丝如缕的烤鱼香飘入鼻中,谢景宸嘴角一阵阵抽搐。

那边,一小丫鬟跑过来道,“大少奶奶,赵太医又来了。”

苏锦站起来。

小丫鬟看着她手里的烤鱼,再看了一眼腾腾热气中的大少爷,越看越觉得像是在蒸大少爷。

大少爷如此夫纲不振,迟早会被大少奶奶活活折腾死。

苏锦把烤鱼放下,洗了洗手,就去了前院。

赵太医等在屋子里,急的来回走。

苏锦见了,道,“赵太医怎么这么不安?”

赵太医都快急哭了。

和他这般不安的太医还有不少呢。

“皇上下令,再医治不好他,就灭了整个太医院,”赵太医声音打颤。

“那你怎么还不卷了包袱逃命啊?”杏儿问道。

“……。”

赵太医被问懵了。

果然是土匪说的话。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啊。

这逃——

能逃到哪里去?

何况还没有到最后一步。

赵太医看向苏锦,把带来的药膏送上道,“这就是皇上用的药膏。”

苏锦接过药膏。

赵太医道,“太医院上下没能医治好皇上,不知道调制药膏的大夫在哪儿,能否请进宫医治皇上?”

杏儿强忍着不说话。

她也想姑娘进宫救皇上。

但姑爷的暗卫说皇上的伤在屁股上,姑娘不能帮忙医治,让她这样的话少说。

她有点想不明白。

屁股谁都有,就算皇上的高贵点叫龙臀,那也还是屁股,有什么不能说的,总不能看着皇上疼死,也不救吧。

救皇上一回,皇上就很疼姑娘了。

再救皇上一回,皇上肯定把姑娘宠上天。

苏锦道,“大夫性子怪癖,不喜与人接触,平素也不住在东乡侯府,我会差人把药膏送去,皇上待我不错,我不会让皇上多受罪的。”

这话,赵太医相信。

毕竟对待土匪,像皇上这般脾气好的帝王少见了,几乎可以说就找不到第二个。

东乡侯是皇上招安入京的,大少奶奶对皇上又有救命之恩。

寿宁公主和她生了矛盾,皇上都尽量向着她。

这要换一个皇帝继位,东乡侯还不被灭的骨头渣都不剩?

他们应该比谁都希望皇上活的长久。

“那就有劳大少奶奶了,”赵太医忙道。

赵太医走后,苏锦嗅了嗅药膏,又挑了点抹在手背上。

半刻钟后,手背就肿了起来,但不是很疼。

苏锦去了竹屋。

捣药声渐渐传开。

为了调制药膏,苏锦忙了一夜。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

苏锦把药膏递给谢景宸道,“吃完饭,你把药膏送进宫给皇上。”

“你不亲自送去?”谢景宸挑眉。

“我就不赶着去挨瞪眼了,”苏锦惆怅道。

“姑娘,你忘了,咱们还要进宫挑御厨呢,”杏儿提醒道。

“过两日再去不迟,”苏锦道。

“……。”

“对了,别忘了替我讨赏。”

“……。”

皇上对苏锦的宠溺,谢景宸都无话可说了。

吃了饭后,谢景宸就进了宫。

太和殿。

皇上趴在龙榻上,是要多愤怒有多愤怒。

福公公伺候在一旁,心惊胆战。

之前还有崇国公给皇上消气,现在也没人递奏折,谁知道皇上会在气头上拿谁开刀。

小公公走上前,道,“皇上,镇国公府大少爷给您送药来了,说是能解皇上之痛。”

“快宣!”皇上道。

小公公赶紧退下。

谢景宸进了内殿,把药膏奉上。

太医接过药膏,仔细检查一番,道,“皇上,这药不错。”

皇上没说什么。

等涂上药膏,不出一刻钟,就开始消肿了。

太医们是喜极而泣,这条小命是保住了。

福公公说皇上洪福齐天。

皇上没生气。

太医们跟着说。

然后——

皇上就发飙了。

“朕洪福齐天?朕是托了青云山土匪的福!”皇上怒不可抑。

“你们惭不惭愧?!”

“朕养了一群太医,还比不上青云山一土匪大夫!”

“朕要你们何用?!”

太医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