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洗劫

第一百四十四章 洗劫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7 09:46  字数:2670

皇上素来好面子。

宫里的太医居然比不上青云山的土匪大夫,这叫皇上如何能忍?

尤其药膏管用,太医们如释重负的模样,更是叫皇上愤怒。

要是青云山的大夫一般,指着这群庸医,他怕是要去见先皇了。

本就生气了,再一想到东乡侯,皇上更是火大,万一哪天东乡侯来一句,“皇上,你养的这些太医不行啊,连我青云山的蹩脚大夫都比不上。”

那时候,他这个皇上的脸要往哪里放?!

太医们跪了一地,认错的态度倒是不错,“臣等学艺不精,请皇上责罚。”

“滚出去领二十大板!罚俸三月!”皇上恼道。

“……。”

太医们懵了。

皇上,法不责众啊。

“皇上恕罪,臣等知错了!”

刚刚认错,现在又改求饶了。

谢景宸一脸黑线,他望着皇上道,“皇上,太医们要都挨了打,万一有人需要看病,岂不耽误病情?”

太医们不只是给宫里的后妃看病,还有宫外的大臣。

谢景宸送药有功,他帮着求情,皇上怎么会不给他面子,何况谢景宸说的有理。

皇上刚刚是太生气了,如今冷静下来,也觉得都打的半死不活,万一谁病了痛了,难道还请大夫进宫治病不成?

皇上瞪了太医们道,“看在镇国公府大少爷替你们求情的份上,朕免了你们板子!”

太医们连忙谢恩。

等出了太和殿,太医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满腔郁气不知道怎么消散。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惹的祸,害他们提心吊胆了几个日夜,苦水都没地方倒,完了,还欠镇国公府大少爷一份恩情。

这都叫什么事啊,老天爷是不是被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收买了,不然怎么这么向着她。

寝殿内。

皇上望着谢景宸道,“苏锦怎么没亲自进宫送药?”

“她怕宫里人瞪她,所以没来,”谢景宸如实道。

“大少奶奶肯定是知道这一次闯的祸有点大,怕皇上生气,知错了不敢来,”福公公道。

“……。”

“不来也好,她来一趟,朕这皇宫都要断几根肋骨,”皇上道。

“皇上,大少奶奶献药有功,您可得赏赐她,”福公公替苏锦讨赏。

皇上斜了他一眼。

福公公面不改色。

太后那条船,他是迈不上脚了,要是再被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踹下船,他就只有一个下场了,活活淹死。

与太后和崇国公比,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和东乡侯的势力是弱了一大截。

不!

是差了几条街!

但是架不住人家运气好啊。

别的不说,人家的大夫都比太医强,不服气也得服气。

皇上收回眸光,望向谢景宸,“以东乡侯府的性子,不可能不要赏赐。”

“说吧,要什么赏赐,”皇上宽厚道。

“……。”

咳咳。

谢景宸咳了两声。

“直说吧,”皇上道。

“也没特别要什么,她就说了一句‘值钱的,多多益善’,”谢景宸声音有点飘。

皇上,“……。”

福公公,“……。”

最后——

谢景宸带了三大箱子赏赐出了太和殿。

凤阳阁。

寿宁公主的寝殿。

几天过去,宫里头被蜇伤的人,除了皇上,就只有寿宁公主和几个宫女太监还没消肿了,毕竟蜇的太严重。

寿宁公主脸微肿,但要不怕人笑话,也还能出门了。

她坐在床上,绞尽脑汁的琢磨怎么掰回场子。

让她吃亏了服软,那是可不能的!

她贵为公主,众星捧月,居然在一个女土匪的手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栽跟斗,沦为皇宫里的笑柄,这口怒气她死也咽不下去!

她和那女土匪势不两立!

“都给我仔细想!”寿宁公主咬牙道。

“……。”

宫女太监们摸着肿的脸,大气都不敢喘。

劝寿宁公主算了,他们没胆子。

帮寿宁公主出主意,他们更没胆子。

一次比一次伤的重,再下回,能不能从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手里头活下来都是个大问题了。

有些话,他们不敢禀告,其她公主在背后给寿宁公主取了个绰号叫:笑柄公主。

外面,一小公公走进来,道,“公主,您别担心了,皇上消肿了。”

寿宁公主心口一松。

想到皇上偏袒女土匪,寿宁公主又恨得咬牙切齿。

就不应该让父皇消肿,应该疼他十天半个月才好!

“别告诉我,父皇是用了那女土匪的药才消肿的!”寿宁公主攒紧拳头道。

“……。”

就是用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药才消肿的。

只是寿宁公主不让禀告,小公公也不敢违逆,他道,“镇国公府大少爷带了三大箱子赏赐出宫。”

寿宁公主差点没气晕过去。

寿宁公主毕竟年轻扛的住。

但太后就不一样了。

皇上这么明显的和她过不去,太后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崇国公府。

太后被气晕的消息传到崇国公耳朵里。

他的脸拉的很长。

这一回大意,损失惨重。

但更从崇国公愤怒的还是皇上的态度。

皇上身为受害人,被马蜂蜇的趴床上躺了三天,不罚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就不错了,他还重赏镇国公府大少奶奶。

皇上是想借此告诫百官,他要袒护东乡侯府到底。

皇上以为一个小小东乡侯就能奈何得了他?

啪嗒。

手里的紫檀狼毫笔被掰断。

崇国公冷笑一声。

这一回。

他定要他有去无回!

崇国公把笔扔地上。

外面,一男子推门进来,疾步上前,“国公爷,不好了!望州出事了!”

崇国公眉头一皱。

“望州能出什么事?”他问道。

“东乡侯带人劫了望州府衙,将粮草洗劫一空,钱也没了,”男子急道。

崇国公惊站起来。

脸色铁青的他,手锤在桌子上,用力之大,上等紫檀木的书桌都凹了进去。

男子心急如焚。

望州三个月前才生水灾。

知府上奏,无粮赈灾,恳请皇上体恤百姓,朝廷拨了十万两给望州……

皇上正捏着太后的把柄。

这时候,把这事要捅到皇上跟前——

“快!把这消息给我拦下来,不能让皇上知道!”崇国公急道。

“消息已经拦下来了,但东乡侯护送粮草去边关,没少还多了一倍,这事瞒不住啊,”男子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