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五十三章 拜服

第一百五十三章 拜服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6-28 19:51  字数:2847

南安郡王、楚舜几个,甚至包括谢景宸在内,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小丫鬟的话,实在叫人吃惊。

朝华宫和宠妃的事他们这么多人,也只有南安郡王知道一点。

东乡侯夫人,一个远在青云山的土匪娘子居然知道的这么清楚,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而且——

她还知道皇上怕人晕倒。

皇上的这个弱点,连南安郡王都不知道啊。

皇上居然怕人晕倒?

他怎么不大相信啊。

南安郡王望着杏儿道,“小丫鬟,你成功勾起我对你们家夫人的兴趣。”

苏锦,“……。”

能不能不要这么欠揍?

居然当着她的面说对她娘感兴趣。

但不否认,杏儿的话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她娘对皇上过于了解了,这样的了解应该是熟悉之人。

但奇怪的是,她娘熟悉皇上,但皇上似乎不熟悉她娘。

杏儿说过,她爹娘进京,事先打听了不少消息,但这些消息应该没那么容易打听吧?

直觉告诉苏锦,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小伙计敲门,又送了两个菜进来。

在美味佳肴跟前,大家自动把这个话题抛诸脑后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夸赞菜好吃的时候,宫里头是怒气冲天。

十几位御厨全倒下了,之前做好的菜又全部进了杏儿的肚子,剩下打下手的厨艺一般。

宫女太监还好说,嘴不刁,吃饱就行,可那些后妃吃惯了山珍海味,哪里忍受得了五菜一汤变成三菜一汤,还色香味全无?

一群后妃去找皇上抗议。

彼时的皇上,正看着桌子上的五菜一汤嘴角狂抽不止。

要知道皇上一顿饭至少二十个菜起啊。

就是出门在外,吃的将就,也至少八个菜。

在他自己的皇宫,居然过起了苦日子。

皇上抬手扶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公公拦门,不让后妃们进来,但吵闹声,却是一点不落的传到皇上耳中。

皇上一个头两个大。

“朕是不是太宠着东乡侯的女儿了?”皇上问道。

“……。”

福公公嘴角抽了下。

连皇上您自己都察觉了,那还用问吗?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救过皇上,皇上宠她一点没什么,御膳房一事,怨不得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御厨想不开自己服毒的,”福公公道。

“真的不是那盘菜有毒?”皇上怀疑。

“皇上,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虽然性子鲁莽,但她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宫里的人,皇上让她挑御厨,她让皇上吃不上菜,聪明如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的,”福公公道。

的确,苏锦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谁。

和寿宁公主的矛盾也是因为皇上说让她把皇宫当自己家。

在自己家摘几朵花真的不算什么了,尤其东乡侯和唐氏那么宠爱女儿,上房揭瓦都行。

寿宁公主要砍苏锦的手,才被她抽了一鞭子,以至矛盾越积越大。

想到自己的女儿几次在东乡侯的女儿手里栽跟斗。

自己又被东乡侯打劫。

偏偏看到东乡侯的女儿,他又格外的心软,心软到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

自己的女儿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啊。

皇上叹气。

福公公见了道,“皇上可是身子不适?”

“朕没事,御厨什么时候能好?”皇上问道。

“太医说了,要三天才能复原,”福公公默默道。

福公公去找太医打探情况,太医只说了一句,“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手下留情了。”

这一句,足以证明是御厨们自己作死,撞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手里了。

但怎么撞的,太医没说,福公公也不知道。

未免吵到皇上,福公公出去把后妃都打发走了。

醉仙楼。

吃饱喝足后。

苏锦一行人下楼。

杏儿去找掌柜的结账。

掌柜的拿了一百两银子给杏儿。

杏儿,“……。”

楚舜他们再一次惊呆了。

杏儿看着银子,又看看掌柜的,懵懂道,“你为什么要给我钱?”

掌柜的心虚道,“大少奶奶吃的菜是御厨烧的,一点菜不值多少钱,这一百两是那两御厨的工钱,他们是大少奶奶的人,这工钱自然给大少奶奶。”

吃了一顿饭,不用付钱,完了,还有钱拿。

这比打劫人付账更厉害。

楚舜几个对苏锦是彻底拜服了。

苏锦没收,她道,“这一百两掌柜的给御厨吧。”

苏锦发愁的是该怎么安置御厨——

天香楼建好了,但是还不能住人。

放到书斋吧,住不下。

带回镇国公府吧,怕被人收买。

送东乡侯府,怕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最后楚舜道,“要不我带回靖国侯府?”

“还有我南安王府!”南安郡王道。

“我府上塞百十个御厨都不成问题,”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

苏锦果断把两御厨塞给了他们,让他们自己分去。

然后,四人把御厨分了,一家先住两天再说。

苏锦和谢景宸走后。

楚舜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回去之后,别忘了找你母妃打听下皇上的弱点,必要的时候能保命啊。”

“你还不知道我,我现在就按捺不住了,”南安郡王道。

南安郡王骑马回府后,就直接去找南安王妃了。

正好南安王妃在花园赏花。

南安郡王走过去道,“母妃好兴致。”

南安王妃瞥了他一眼,“难得这么早回来,看来天香楼是竣工了。”

南安郡王帮南安王妃煽风,然后道,“母妃,我向您打听件事。”

“什么事?”南安王妃好奇。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皇上有怕人晕倒的毛病,是真的吗?”南安郡王道。

“……。”

“谁跟你说皇上有怕人晕倒的毛病的?”南安王妃皱眉道。

“母妃,是不是真的?”南安郡王问道。

“是倒是真的,”南安王妃道。

居然是真的!

“但是,你可别学啊,小心皇上把你拖出去砍了,”南安王妃叮嘱道。

“……。”

“母妃说的儿子有点糊涂了,”南安郡王扶南安王妃进凉亭。

南安王妃摆手,把丫鬟打发走。

她坐下道,“皇上怕人晕倒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的皇上宠爱云妃,有一回,云妃身体不适,也不知道怎么了,皇上数落了她几句,她晕了过去,打那以后,只要云妃在场,皇上骂人之前都会先看看她脸色。”

南安郡王,“……。”

这话也太影响皇上在他心中的形象了。

皇上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啊。

太难令人置信了。

“云妃死后,有嫔妃效仿,被皇上打入冷宫了,”南安王妃道。

“……。”

南安郡王扶额。

东乡侯夫人的消息是落后了十几年啊。

或者说,十几年前的东乡侯夫人在京都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