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贵人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贵人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01 02:46  字数:2798

泡了这么久的药浴,解毒加强身,苏锦想看看效果。

但是她说完,没人接话。

苏锦瞥了暗卫一眼,道,“舍不得揍你家大少爷?”

暗卫嘴角抽抽,如实道,“我不是大少爷的对手。”

谢景宸因为中毒的缘故,不能动武,但为了压制毒性,他内力极高,现在毒解了七七八八,武功在暗卫之上。

和谢景宸动手,被虐的肯定是暗卫。

这么自取其辱的事,肯定不能干啊。

怕苏锦说让谢景宸站在那里让他揍,暗卫赶紧下去添柴了。

后院,宁静幽美。

清风徐徐,药香扑鼻。

……

翌日,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早上醒来,已经不见谢景宸的人影了。

苏锦坐在床上伸懒腰,杏儿拿着老黄历过来,道,“姑娘,我翻了老黄历,今儿宜出门。”

苏锦,“……。”

“你还看老黄历?”苏锦黑线道。

“这是姑娘的啊,特意从青云山带进京的,只是后来姑娘失忆,不看了,我每天都翻翻,”杏儿道。

“……。”

苏锦有点好奇了,“我为什么要看老黄历?”

“在青云山的时候,夫人不让姑娘下山,怕山下危险,姑娘就把老黄历给她看,只要上面写着宜出门,姑娘总能磨着夫人让你下山,”杏儿道。

“……。”

真是为了下山玩无所不用其极啊。

不过既然写着宜出门,那就出门玩吧。

留在府里,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古代风景秀美,她都还没好好看过。

吃早饭后,苏锦问谢景宸道,“最近,京都最热闹的地方是哪儿?”

谢景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大佛寺,”他说。

“姑娘,那我们就去大佛寺玩吧?”杏儿道。

苏锦有点犹豫。

她对寺庙有心理阴影啊。

要不是去五台山,她就不会撞到菩萨的脚,也就不会穿越。

这么久了,也没有弄清楚她为什么会穿越。

她半天没说话,杏儿唤道,“姑娘?”

“好吧,就去大佛寺玩。”

……

吃完早饭,苏锦便带着杏儿去栖鹤堂给老夫人请安。

昨天见,老夫人还病歪歪靠在床上,脸色苍白,才过了一夜,老夫人的气色已经恢复如初。

苏锦上前请安。

老夫人神情淡淡。

苏锦顿时生出一种热脸贴人冷屁股的感觉来。

明明不乐意见到她,还天天要来请安,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没有多待,苏锦便福身退下。

没回沉香轩,苏锦和杏儿直接出府了。

马车等在大门口,谢景宸骑在马背上,神采俊逸,高贵无匹。

“你也去?”苏锦有点惊讶。

“看着点,才放心,”谢景宸道。

“……。”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了,至于这么不放心吗?

忘了。

他不放心的是去大佛寺上香的其他香客。

苏锦郁闷。

她好像是祸害似的,走到哪儿,就祸害哪儿。

杏儿将苏锦扶上马车,然后钻了进去。

马车徐徐朝前。

大半个时辰后,马车才到大佛寺山脚下。

杏儿掀开车帘看着外面,惊叹道,“只听夫人说过大佛寺香火鼎盛,没想到这么鼎盛,咱们真没来错。”

山脚下人多,山上人更多。

“这么多人信佛啊?”苏锦感叹。

谢景宸看了她一眼,“一半人信佛,一半人信你。”

苏锦,“……。”

苏锦以为自己听错了,指着自己道,“信我?”

谢景宸没说话。

杏儿拽着苏锦的袖子道,“姑娘,你看,京都的人上的香好粗,一根就抵的上你烧的一捆了。”

一旁,一妇人牵着一五六岁大的孩子走过去。

那孩子懵懂道,“娘,你为什么买那么多香,上香不是只要三根就行了吗?”

“娘以前笨,不知道香烧的越多越好,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烧的香多,老天爷保佑,连马蜂都不蜇她,只蜇别人,”妇人道。

“……。”

苏锦嘴角狂抽不止。

马蜂不蜇她,那是因为她涂了药粉,马蜂不敢靠近好么。

她望着谢景宸。

谢景宸扶额道,“不知道你烧香是成捆烧的消息是怎么走漏的,大家觉得青云山能招安封侯是老天爷保佑,故争相效仿,这才有了大佛寺今日的香火鼎盛,平常的香客还没有现在的一小半多。”

苏锦,“……。”

杏儿担忧道,“以前只有姑娘成捆的烧香,现在大家都这么烧香了,也不知道老天爷还会不会格外偏疼姑娘?”

苏锦,“……。”

谢景宸,“……。”

“我去把所有的香都买下来,”杏儿道。

她要往那边跑,被苏锦拦下了。

杏儿回头看着她。

苏锦头疼道,“上香讲的是心诚,不是攀比。”

杏儿一脸懵懂。

苏锦道,“这会儿上香的人多,我们去那边逛逛,待会儿再进去上香。”

不远处就是集市,卖什么的都有。

苏锦走走瞧瞧,倒没买什么。

集市上人太多了,人挤人。

才逛了半圈,苏锦就没兴趣了。

杏儿动着脚背,道,“脚都差点被他们踩肿了,姑娘,你有没有被踩到?”

“我没有,”苏锦回道。

“去上香吧。”

杏儿连连点头。

踩着白玉阶往上,就看到一群香客被拦在外面。

杏儿有点好奇。

但她直接就上前了,被小沙弥拦下。

杏儿扭眉道,“为什么不让进啊?这么多人等着呢。”

“里面有贵人在上香,有劳女施主等会儿,”小沙弥道。

“上香还看身份贵重吗?我家夫人说,菩萨跟前,众生平等,”杏儿好奇道。

“……。”

“京都的菩萨和别处的菩萨不一样吗?”

“……。”

“那我家姑娘也是贵人,你说里面是什么贵人,要是不比我家姑娘贵,就让他们出来等着,”杏儿道。

“……。”

小沙弥懵了。

众生平等。

因为贵人,把其他人拦在门外,确实不妥。

“你家姑娘是谁?”小沙弥小声问道。

“我家姑娘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杏儿昂着脖子道。

“……。”

“里面上香的是镇国公府老夫人和南漳郡主,”小沙弥默默道。

“……。”

杏儿懵了。

她战无不胜的人生有了第一次失败。

败在一个小沙弥手中。

但她又成功了。

因为小沙弥把路让开了。

苏锦带着一脸狂掉不止的黑线迈进大殿。

而此刻的大殿内,老夫人正跪在蒲团上,一脸凝重的看着手中刚抽的签:

下下签。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