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别怕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别怕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03 02:29  字数:2716

杏儿有点不知所措了。

她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看她们吓的花容失色的模样。

杏儿开始反省自己了。

青云山是不打劫老弱病残的。

她们都还没打劫,就吓成这样了,没见过比这更弱的了。

她望着苏锦,小声道,“姑娘,我刚刚是不是太凶残了?”

“可能有点儿吧,”苏锦道。

杏儿望向那姑娘道,“你别怕,我们是好人。”

苏锦,“……。”

那姑娘本来就害怕了,杏儿一说这话。

吓的她赶紧把手里捧的玉镯金簪放在一旁的石头上,转身就跑。

丫鬟紧随其后。

只是丫鬟比较倒霉。

跑的太急,踩到自己的裙摆,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

杏儿都不忍直视。

不过那丫鬟倒是忠心,大叫道,“郡主,快跑!”

苏锦,“……。”

然后她就看到那郡主在想跑和想救丫鬟之间犹豫不决。

苏锦心累的慌。

她扶着额头从一旁走了。

杏儿把手里的鞭子卷好。

从一旁过去的时候,那郡主紧张的不行,挪到丫鬟身边,把丫鬟扶起来。

苏锦头也不回的走了。

杏儿还忍不住回头道,“没骗你们,我们真的是好人。”

苏锦哭笑不得。

这位也不知道是谁府上的郡主,明显就是被刚刚杏儿抽人给吓着了,她现在虽然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但她的战绩显赫啊。

让寿宁公主被抬回宫。

让马蜂窝横行皇宫,蜇上太后和皇上。

亲爹东乡侯揍了崇国公,打劫了他五百匹马。

怎么看都和好人不沾边。

越这么说,人家越害怕啊。

躲在大树上的暗卫使劲的擦脑门上的汗。

他早发现她们躲在暗处,被杏儿吓的瑟瑟发抖。

他当作没看见,大少奶奶凶残之名在外,也不在乎多传一点。

但就一片从树上掉下来的树叶,就把丫鬟给吓的尖叫,然后暴露了。

她们主动把身上的玉镯和首饰交出来,大少奶奶和丫鬟居然没趁势打劫,一再强调自己是好人,暗卫也是想不通。

确定苏锦和杏儿是真的走远了。

拂云郡主和丫鬟珍珠才松了一口气。

珍珠拍掉身上的灰尘,把首饰拿过去,给拂云郡主戴上。

再不敢多待,赶紧走了。

只是刚刚受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一路上没看到苏锦,拂云郡主走的飞快。

远远的,看到云王妃走过来。

云拂郡主快步跑上前,一把将云王妃抱住,唤道,“母妃。”

云王妃吓了一跳,再见丫鬟一身泥土,忙问道,“这是出什么事了?别吓母妃。”

云拂郡主抱着云王妃摇头。

丫鬟嘴快道,“我们刚刚碰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打劫人,她的丫鬟可凶残了,五个男人都不是她对手,被她抽晕在地。”

老夫人和南漳郡主走过来,正好听到丫鬟的话。

南漳郡主的脸当时就绿了。

赵妈妈想到自己和南漳郡主保证的万无一失——

只觉得脸疼的厉害。

大少爷被住持大师支走,就大少奶奶和丫鬟两个人啊。

五个人对付她们两个,已经是绰绰有余了,怎么会这样?

赵妈妈脸隐隐发白,一而再办事不利,郡主已经怀疑她办事能力了。

她头低着,不敢看南漳郡主的眼睛。

南漳郡主恨不得叫人把赵妈妈拖下去狠狠的打一顿。

这就是她的万无一失?!

找的什么酒囊饭袋,连个丫鬟都打不过!

丫鬟的话,不止南漳郡主她们听见了,苏锦和杏儿也听见了。

杏儿听得有些飘飘然,谦虚道,“我没有那么厉害啦,厉害的是我家姑娘。”

丫鬟,“……。”

丫鬟吓的直往云王妃身后躲。

南漳郡主脸色冰冷,呵斥苏锦道,“这里是大佛寺,佛门重地,岂容的你们主仆撒野?!”

苏锦没说话。

杏儿道,“我们没有撒野,是那几个人先打劫我们的。”

“打劫你们?”谢锦瑜冷笑。

“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敢打劫你们!”谢锦瑜道。

杏儿鼓起腮帮子。

她说的是实话,她们怎么就不信呢。

她望着苏锦,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苏锦淡淡的瞥了谢锦瑜一眼,“你怎么就知道没有人给他们熊心豹子胆吃?”

“我不知道,你就知道?!”谢锦瑜气道。

“我不知道,我就不会说这话了,”苏锦淡淡道。..

谢锦瑜气炸肺。

苏锦伸了手,道,“杏儿,把荷包给我。”

杏儿愣了下,等反应过来,飞快的打开跨包,把荷包拿出来,放到苏锦手里。

看到那荷包。

一丫鬟脸色刷白,直往赵妈妈身后躲。

赵妈妈面如死灰。

是她疏忽了。

连着荷包都给了小厮。

没想到那小厮傻乎乎的,连着荷包一并送人!

苏锦翻看着手中荷包,笑道,“这装熊心豹子胆的荷包是格外的高大上,母亲若是不急着回府的话,我就在大佛寺把卖熊心豹子胆的抓出来了,想来许多人都很感兴趣。”

一股威胁气息扑面而来。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老夫人脸色青沉,“回府吧。”

王妈妈扶着她往前走。

南漳郡主随后。

丫鬟路过的时候,拂云郡主看见丫鬟裙摆上绣的兰花和荷包上一模一样。

这一刻。

她不再觉得丫鬟抽那几个男子凶残了。

若不是她们有自保的能力,后果不堪设想。

她望着苏锦。

苏锦微微一笑。

把荷包递给杏儿,苏锦抬脚往前走。

走了没一会儿,谢景宸走过来,苏锦问道,“大佛寺住持和你聊什么了?”

“和你猜的一样,”谢景宸道。

“他给你封口费了?”苏锦微笑脸。

“……。”

“没有。”

苏锦就是逗他的,笑道,“今儿我得了五千两的封口费。”

谢景宸浑身无力,她这又是逮了什么把柄?

杏儿懵懂道,“没有啊,我们只有六十两。”

“有的,”苏锦笑道。

坐马车回了镇国公府后。

苏锦迈步进国公府,那边李总管迎上来。

当然,迎接的不是她,是老夫人。

苏锦把荷包扔给李总管道,“从公中拿五千两给我。”

李总管,“……。”

李总管接了荷包,望向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