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六十五章 真相

第一百六十五章 真相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05 01:56  字数:2851

赵妈妈也纳闷。

消息送进宫,皇上知道大老爷没事,肯定龙心大悦,知道国公府上下都在担心,肯定会派人来禀告的。

半个时辰都够传话公公跑一个来回了。

“郡主再等等,应该快了,”赵妈妈劝道。

南漳郡主耐心等着。

这一等,就到了太阳落山。

这时辰没消息送来,宫里就不会有人来了。

这一晚,南漳郡主是住在佛堂的。

第二天,又等了半天,南漳郡主火气都等出来了。

赵妈妈去崇国公府找崇国公。

崇国公还不知道这事,他皱眉道,“皇上没派人告知镇国公府?”

“没有,”赵妈妈摇头。

站在崇国公身边的男子道,“不可能啊,信已经送到皇上手中了,昨儿信送进御书房的时候,镇国公府大少爷正好从御书房出来。”

赵妈妈眉头拧着,道,“难道是大少爷和皇上告状,皇上故意不说这事,让郡主多在佛堂住几天?”

赵妈妈真相了。

但是她又亲自把真相给否认了,“大少爷不是会告状的人啊。”

崇国公猜不透皇上想做什么。

赵妈妈心急道,“国公爷,那郡主怎么办?”

崇国公眸露不快。

怎么办?

他哪知道怎么办!

那消息是八百里加急送回京的,送到了皇上手里,皇上不传出来,旁人怎么会知道?!

他要抖出这事,不就是在告诉皇上,他已经看过那封战报了吗?!

“在佛堂诵经祈福不是坏事,七天很快就过去了,”崇国公道。

“……。”

赵妈妈想死。

这话她听着无妨,要这么和郡主说,非得把她气坏不可。

接连办事不利,郡主看她都少了几分耐心,赵妈妈求道,“国公爷,您想想办法帮帮郡主吧,佛堂清冷,郡主身子弱,受不住啊。”

“行了,我尽量想办法帮她,退下吧,”崇国公摆手道。

赵妈妈没敢再多说,福身告退。

等回了镇国公府,赵妈妈把这事和南漳郡主一说,南漳郡主唇瓣都咬出血来。

这一等,便是三天。

南漳郡主在佛堂待的不耐烦,恨得咬牙切齿。

苏锦在屋子里也闷的发慌。

谢大老爷中毒昏迷不醒,南漳郡主在佛堂诵经祈福,她怎么好带着丫鬟去逛街游湖,身为儿媳妇,她也是要一脸悲伤的。

苏锦躺在贵妃榻上,脸上贴着黄瓜片。

天香楼。

楚舜、南安郡王几个在后院走走看看。

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这干正经事的感觉还真不赖,”南安郡王摇着玉扇道。

“我现在每天不去茶摊坐会儿,我都浑身不自在,”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就是不知道铺子开张生意如何?”楚舜道。

“绝对差不了,”北宁侯世子道。

“你就那么确定?”楚舜笑道。

北宁侯世子拍他肩膀道,“你们想想啊,大嫂去了面摊一回,面摊每天要排队,大嫂要炭,卖炭的生意好,现在连香都供不应求了,轮到她自己开铺子,要不门庭若市,那都说不过去。”

定国公府大少爷手搭在南安郡王肩膀上道,“你们忘了南安王妃吗?”

南安郡王一把拍掉定国公府大少爷的手道,“去,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几人有说有笑。

身后,一小厮跑过来,老远就喊道,“郡王爷。”

南安郡王回头。

小厮跑上前,是累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郡,郡王爷,冰块价格太,太贵了。”

“有多贵?”北宁侯世子问道。

“十,十两银子一块,”小厮口干舌燥道。

“十两?他们怎么不去抢?!”南安郡王怒道。

楚舜则道,“不应该啊,我记得去年夏天冰块的价格是二两银子一块,炎热点涨到三两,这都还没到夏天呢,怎么会那么贵?”

小厮欲言又止。

“磨磨蹭蹭的,有话就直说,”南安郡王催道。

小厮就说实话了,“本来冰块是二两银子没错,这不是买的多,卖冰的多问了一句,我一时没注意就说是天香楼,然后冰块的价格就涨到十两银子了,就这价格,人家还不愿意卖。”

“卖冰的和我们有仇吗?”定国公府大少爷问道。

他们这些年也竖了不少敌,太多了,记不住。

“和几位爷没仇,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有仇,”小厮回道。

“……。”

“小的打听了,卖冰的是崇国公府管事的远房表亲,”小厮道。

“……。”

“难怪了,我说朝廷卖冰的怎么年年冰都化成了水,原来是崇国公融化的冰,”楚舜冷笑。

南安郡王想到后院厨房旁边挖的大冰窖,他道,“冰窖挖的那么大,就是我们把府里的藏冰都搬来也不够啊。”

楚舜想了想道,“走,去镇国公府。”

“我就不去了,有阴影,”南安郡王道。

话音未落,就被北宁侯世子和定国公府大少爷一人抬了只胳膊往前走。

南安郡王,“……。”

沉香轩,后院。

苏锦站在回廊上伸懒腰。

那边,小丫鬟进后院,远远的喊道,“大少爷、大少奶奶,南安郡王他们来了。”

“让他们进来,”谢景宸道。

小丫鬟转身离开。

苏锦朝谢景宸的竹屋走去。

刚进屋,楚舜他们就走过来了。

谢景宸看着他们道,“怎么有空过来了?”

“我们来找大嫂的,”楚舜道。

“……。”

果然是好兄弟,完全不用给脸。

苏锦憋笑,望着他们道,“找我?铺子有什么事吗?”

楚舜点头,“大嫂的冰窖挖的很大,冰块很贵,大嫂要多少?”

“冰块能有多贵?”苏锦问道。

楚舜没说话。

“二两银子一块,”暗卫回道。

“二两?冰块卖这么贵,怎么不去抢啊,”杏儿道。

二两已经算便宜的了。

南安郡王道,“二两那是卖给别人的价格,卖给大嫂的价格是十两。”

苏锦,“……。”

“我看起来人傻钱多吗?”苏锦问道。

“……。”

“卖冰块的是崇国公府的人,”楚舜叹道。

“而且是一家独大,虽然也有一些零星铺子卖冰,但现在天气还没有那么炎热,铺子都没开,”南安郡王补充道。

“就算开了,也不敢卖给我们,”北宁侯世子道。

谢景宸蹙眉。

他望着苏锦道,“一定要冰块不可吗?”

“非要不可,”苏锦道。

“咱们要去抢吗?”杏儿蠢蠢欲动。

“……。”

“我们支持大嫂抢冰块,”楚舜道。

“一点冰块,有什么可抢的?”苏锦失笑。

她望着楚舜他们道,“去告诉崇国公府的人,他们可以关门大吉了。”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