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凑巧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凑巧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07 02:30  字数:2761

正常情况下,还能忍着不笑,可瞧见苏崇脸上坑爹的神情,就有点憋不住了。

再想起苏崇和苏阳两兄弟诉苦的场景,脑补一下东乡侯准备小露一手时的成竹在胸……

几人没差点笑岔气。

楚舜拍着苏崇的肩膀道,“你这不是超越你爹了吗?”

苏崇一脸怅然,“没用的,弓箭远攻占优势,可要近搏,我弓箭都还没搭好,就被我爹给打趴下了。”

南安郡王好奇道,“你爹对你要求未免也太严格了些吧?我要是有能百步穿杨的箭术,我父王做梦都能笑醒。”

“也谈不上严格,因为我爹一直就是这么要求自己的,他都那么厉害了,还在努力,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苏崇惆怅道。

南安郡王他们都沉默了。

苏崇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你们就是过的太闲散了,你们要在东乡侯府待一个月,我敢保证你们的武功会上一个台阶。”

南安郡王望着他,道,“你说的,我都有点想努力了。”

苏崇,“……。”

楚舜道,“要不等冰铺忙完后,我们去东乡侯府待一个月试试?”

北宁侯世子和定国公府大少爷互望一眼,然后望着苏崇道,“能去吗?”

苏崇笑道,“这有什么不能的?我准备好药膏和担架等你们来。”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我去!

要不要这么吓人啊。

他们刚刚说的话能不能收回来?

苏崇则道,“没别的事的话,我先回府了。”

楚舜拦下他道,“先别走,有东西给你。”

楚舜把怀里的股份书递给苏崇。

苏崇看过后,眉头扭着,“我妹不是要卖炭吗,怎么又改卖冰了?”

“被崇国公府逼的,”南安郡王道。

苏崇眉头拢紧。

楚舜笑道,“边走边说。”

……

这一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吃过早饭后,苏锦就带着杏儿去栖鹤堂给老夫人请安。

刚走到院门口,就和谢锦瑜、谢锦绣她们碰上。

谢锦瑜看苏锦的眼神冷的几乎能将她冻死。

苏锦知道她生气,毕竟算计她没成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看到她自然而然就会想起自己丢掉的脸。

谢锦瑜越是瞪她。

苏锦脸上的笑容就越灿烂。

谢锦瑜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没差点喷出来。

明明崇国公都想好怎么帮她娘了,偏偏边关不再送军情来,再拖两天,她娘都从佛堂出来了!

越想越来气,谢锦瑜几乎是跺脚进的栖鹤堂。

把苏锦甩在身后,谢锦绣劝谢锦瑜道,“我娘说大嫂邪门的很,谁惹谁倒霉,让我尽量不要招惹她,大姐姐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谢锦瑜给瞪闭了嘴,“我偏不信这个邪!你要怕被我牵连,就离我远一点儿!”

说完,她抬脚就往前走。

身后,谢锦绣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崇国公府。

崇国公下早朝回来,刚换下朝服,小厮就敲门道,“国公爷,边关有军情送来。”

“快呈进来!”崇国公迫不及待道。

以前他对边关的事也没多上心,自打东乡侯运粮草去边关后,他就格外的想知道边关的事。

信筒呈上来,崇国公把信打开,才看了一眼,他的脸上就蒙了一层淡淡寒霜。

这样的脸色,着实吓着了送信的小厮,赶紧转身离开。

伺候在崇国公左右的男子怕出了什么大事,接过信看了一眼,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飞……飞虎军?”他的声音仿佛被掐碎。

崇国公额头青筋暴起。

男子望着他,道,“东乡侯当真是大胆至极,把青云山的一群土匪带去边关已经够过分了,他还敢叫飞虎军!”

飞虎军。

这三个字——

十五年来,几乎就没人敢再提。

因为十五年前有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的军队,就叫飞虎军。

而且,当年的飞虎军将领正是崇国公世子,也就是如今的崇国公兄长。

因为失误,导致这么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军队全军覆没。

当年的崇国公世子和皇上是好兄弟。

他的尸骨拉回京,皇上还替他守了一夜的灵。

随着崇国公世子下葬,就再也没人提过飞虎军三个字。

没想到,十五年后,又有一支军队叫飞虎军。

这只军队还是由土匪组成的!

这对崇国公府和大齐朝来说都是莫大的羞辱!

男子知道崇国公生气,因为当年的崇国公世子太优秀了,人人只知道崇国公世子,却不知道崇国公府二少爷,所有的赞美都是他的,少年英才,雄韬武略……

他的出类拔萃,几乎是京都世家子弟的噩梦。

男子劝崇国公,道,“东乡侯出身草莽,见识粗鄙,国公爷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就算皇上再纵容东乡侯,也不会同意他的土匪军叫飞虎军。”

崇国公深呼一口气,把心底的怒气压下道,“把这封信送进宫。”

“那南漳郡主……。”

“不必管她。”

这封军情主要是禀告东乡侯把自己的土匪手下改编成军队,还叫飞虎军的事。

信是监军送来的。

东乡侯给军队取这个名字,军营里的将士都不同意。

但这些人不包括镇国公和镇国公府大老爷。

东乡侯才救了镇国公府大老爷的命,镇国公也不好说什么。

监军是崇国公的人,他是极力反对。

而极力反对的结果是他被东乡侯打的鼻青脸肿,他是在床榻上口述,让人写的信。

男子把信密封好,让人赶紧送进宫。

御书房内。

皇上批了半天的奏折,有些乏了,正在喝茶。

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边关有战报送来。”

皇上眸底寒芒闪烁。

福公公道,“呈上来。”

自打知道所有的战报都是崇国公先看过后再送来的,皇上一听到战报两个字,就一肚子邪火。

但这一回——

皇上的火气格外的大。

因为战报前脚送进御书房,后脚太后就来了。

为了南漳郡主不用在佛堂诵经祈福,连太后都出马了。

皇上冷笑连连。

太后走进来,道,“哀家是不是来的太不凑巧,耽误皇上处理朝政了?”

掐着点来的,能不凑巧吗?

“太后多虑了,”皇上淡漠道。

太后则道,“那皇上先看战报吧,哀家的事待会再说。”

皇上把竹筒打开。

把信倒出来,结果手不小心碰到了茶盏。

茶盏倾翻,茶水泼在了战报上。

福公公,“……。”

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