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七十二章 娇花

第一百七十二章 娇花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09 00:34  字数:2585

南安王府,正堂。

南安王妃在来回的走,脸上神情焦灼,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小厮站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办好。

郡王爷让他回来拿衣裳去东乡侯府,王妃不让他拿。

外面,一模样清秀的丫鬟跑进来道,“王妃,王爷回来了!”

南安王妃急的攒紧双手,迎上去,就看到南安王铁青的脸色,她红着眼,问道,“风儿闯的祸,还有办法弥补吗?”

“还怎么弥补?!”南安王气道。

“本来我还能封了铺子跟崇国公表态,他倒好,当众告诉我铺子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南安王气的脸都绿了。

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凶悍?

那是谁惹谁倒霉!

崇国公在东乡侯手里连栽跟头,正有气没地方撒,他倒好,嫌他这个父王日子过得太清闲了,把他推到崇国公跟前给他开刀。

南安王坐下,气的额头青筋暴起。

南安王妃给他倒茶,道,“先喝杯茶,消消气。”

南安王望着小厮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哪来的冰挤垮崇国公府的冰铺?!”

小厮摇头如拨浪鼓。

南安王见了更是来气,“没有还敢当众放话?!”

南安王妃头疼道,“不是没有,是风儿给他下了封口令,不许他往外泄露半个字,我盘问了半天,他才透露了一点,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真的有办法挤垮崇国公府的冰铺。”

南安王望着南安王妃,“你信吗?”

南安王妃,“……。”

不信。

可事到如今,不信也不行了啊。

“要是有冰块,风儿用的着派他去跟崇国公府的冰铺买冰块,最后闹出来这么多的事吗?!”南安王压根就不信。

“先前要买冰块,现在又卖冰块,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能变出冰块来吗?!”

“……。”

“王爷英明,冰块真的是变出来的。”

小厮很激动。

郡王爷不让他说,但没说不能让王爷王妃猜出来啊。

南安王,“……。”

南安王妃,“……。”

“变,变出来的?”南安王妃的声音有点飘,温柔的脸上是不敢置信。

小厮重重的点头,“就是变出来的,是奴才亲眼所见,虽然冰块才卖一两银子一块,但比人家卖二两挣的还多。”

南安王,“……。”

南安王妃,“……。”

“郡王爷说就是卖五钱银子一块,他都觉得自己是奸商,”小厮回道。

“……。”

“定国公府大少爷说和谁作对都不能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作对,惹不起。”

“……。”

东乡侯府,训练场。

楚舜、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还有定国公府大少爷并排趴在地上。

惨不忍睹。

苏崇憋笑憋的腮帮子疼。

他摸着酸疼的胳膊,问道,“你们打算趴到什么时候去?”

楚舜艰难的扭头,“你给我们准备的担架呢?”

之前以为苏崇只是说笑的。

现在才知道居然是真的!

来者是客懂么?

待客之道懂么?

苏崇轻咳两声道,“你们不是说等冰铺开张再来吗,怎么今天就来了,担架还没有准备。”

楚舜嘴角抽抽。

“我是浑身疼的动不了,你看着办吧,”南安郡王道。

“……。”

苏崇扶额。

弱成这样还耍赖,这也就是他脾气好,这要换成他爹,直接掉头走都算好说话了。

苏崇抬手招呼人过来道,“把他们抬到我院子里去。”

四人被抬到苏崇住的清风轩。

小厮笑道,“大少爷,药浴准备好了。”

“我知道了。”

苏崇点头道。

进了屋后,他脱光衣服泡进去,身上挨打出来的青紫触目惊心。

当然,看到楚舜他们的伤,就知道他算轻的了。

南安郡王有点犹豫,他道,“我父王虽然恼我,但我现在这样被抬回去,他气应该会消。”

东乡侯府简直就不是人待的。

下手也太凶残了些。

他现在内心充满了恐惧,还是南安王府好。

北宁侯世子看着他道,“你确定吗?怕南安王揍你,跑来东乡侯避难,结果挨打的更重,要换做我爹,他会让我伤上加伤的。”

“你说的有理,”南安郡王果断道。

他脱光衣服泡进去。

毕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郡王爷,哪里受过今天的揍啊,这么多年横行京都,回去挨的鸡毛掸子加起来也没今天伤的重。

要是南安王妃看到,非得哭肿了眼睛不可。

青紫的伤口碰到药,伤口就跟针扎似的疼。

疼的南安郡王倒吸气。

楚舜望着苏崇,见他一脸享受,是脑门上黑线狂掉不止,“这都能享受?你是不是受虐狂?”

苏崇斜了他们一眼道,“知足吧,你们算运气好了,有药浴泡,这药浴泡过后,再涂些祛淤青的药膏,明天又生龙活虎了。”

“我以前挨了揍,就用点药,一觉醒来,受伤处还在疼,就得接着训练了。”

“……。”

“要不要这么狠?”北宁侯世子咽口水道。

“在青云山,只要是个男的,在我爹眼里,那就是铁打的,越敲打越精炼,”苏崇惆怅道。

“……。”

“女的呢?”南安郡王问道。

“娇花。”

“……。”

这差别大的。

楚舜几个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南安郡王更关心的还是挨揍的事,他问苏崇道,“我们就是来躲几天的,不用每天训练吧?”

苏崇看着他,道,“连我弟早上起来都要训练,你们好意思不训练吗?”

屋内,有一瞬间的沉默。

“为什么不好意思?”南安郡王打破静谧。

“……。”

“未免你们带坏我,你们会被扔出去的,”苏崇笑道。

“……。”

带坏?

南安郡王被这两个字给噎的半晌说不了话。

到底谁带坏谁啊?

楚舜泡着药浴,刚泡进来,浑身酸疼,但这会儿非但不疼,还挺舒服,他道,“本来我们也打算训练一个月的,就当是提前了呗,一个月,差不多够我爹消气了。”

苏崇笑道,“一个月能让你们脱胎换骨。”

南安郡王叹气道,“能不能脱胎换骨我不敢确定,但脱几层皮是铁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