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七十三章 训练

第一百七十三章 训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09 00:34  字数:2871

虽然南安郡王他们让贴身小厮回府拿衣裳。

但并没有人把衣裳送来。

真这么做了,岂不是南安王他们赞同儿子住在东乡侯府了?

是以泡完药浴后,楚舜他们穿的是苏崇的衣服。

几人身量差不多,并肩走过去,俊逸爽朗,器宇不凡。

苏崇带他们去给唐氏请安,唐氏笑道,“你们一起走过来,我还以为我生了五个儿子呢。”

“伯母好。”

楚舜四人异口同声。

唐氏知道他们的身份,笑道,“崇儿从小到大,除了青云山上的兄弟,没什么别的朋友,你们能来东乡侯府住,我替崇儿感到高兴,你们就当东乡侯府是自己家,府里的人也当你们是崇儿一般对待。”

北宁侯世子心慌慌。

别人说这话,那是客套。

唐氏都不用说,楚舜他们就感受到东乡侯府的真诚了。

真诚的他们浑身都疼。

能不能别一般对待?

他们喜欢特殊点啊。

这边楚舜他们有说有笑,那边靖国侯府、南安王府还有北宁侯府和定国公府是愁眉不展。

这几货闯了祸就逃了,知道他们在东乡侯府,也拿他们没辄。

可东乡侯府那是土匪窝啊。

以前他们虽然也顽劣,但没有现在这么胆大,而且更重要的是,爹娘使唤不动,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却能让他们耐的住性子监察天香楼修建,真是越想越来气。

不长接触都这么听话了,这在土匪窝多待几天,别回头爹娘都不认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得罪了崇国公。

他们撂了话,拍拍屁股就走了,这烂摊子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收拾好。

这一夜。

做儿子的酣睡,做爹娘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楚舜他们白天累了,夜里睡的香甜无比。

唐氏安排他们住在苏崇的清风轩,摆了大通铺,五床被子。

苏崇放着正屋不睡,和他们一起睡偏屋。

第二天,苏崇醒过来,就把楚舜他们都叫起来了。

楚舜他们睡眼朦胧的看着苏崇道,“大哥,这么早叫醒我们做什么啊?”

“起来训练了,”苏崇穿衣道。

“要不要这么早?”北宁侯世子道。

至于南安郡王,他起来坐了一下,就又躺回去了。

苏崇道,“都别睡了,去晚了,今天要多训练半个时辰。”

楚舜打着哈欠,掀开被子起床。

他们穿好衣服,南安郡王还抱着被子睡。

北宁侯世子和定国公府大少爷直接把他从床上拖了下来。

嗯。

拖到地上。

然后朝他的脸喷冷水。

南安郡王一个激灵醒来。

小厮端了粥和馒头来。

半碗粥加一个肉包子。

楚舜惊呆,“早上就吃这么点?”

苏崇拿起包子啃着道,“这不是早饭,先吃点垫垫肚子,免得待会儿训练饿坏了,训练过后吃早饭。”

“一天要训练多久?”定国公府大少爷问道。

“早上训练半个时辰,吃过早饭后,歇小半个时辰,再训练一个时辰,”苏崇道。

“……。”

“训练这么久?”北宁侯世子道。

“也不是一定训练这么久,训练到累趴下为止,”苏崇道。

“……。”

除了残忍,没有别的词能形容了。

吃了早饭去,去训练场,看着东乡侯府的人训练,那真是打击人啊。

和他们比,楚舜他们只有一个字形容——

弱。

这边楚舜他们在训练,那边南安王他们在议政殿外,等着上早朝。

南安王、北宁侯他们在交头接耳,只要挨近一点,就能听到他们在数落自己的儿子,定国公府大老爷都惭愧,他没管教好儿子,把定国公气的上火牙疼,疼的早朝都上不了,告假在家。

见崇国公走过来,南安王率先走过去,给崇国公赔不是,“我们教子无方,让国公爷见气了。”

崇国公冷冷一笑,“什么教子无方?几位可是养了个好儿子。”

“国公爷羞煞我们了,”南安王道。

崇国公冷冷一笑,“本以为朝廷能多几个栋梁之才,现在看来,是咱们大齐朝要多几个土匪了!”

南安王道,“国公爷放心,我决不允许那逆子学坏,下朝后,我就把他绑回府,严加管教!”

崇国公甩袖离开。

一早朝,南安王几个都有些心神不宁。

下了朝后,他们又在一起商议,怎么把儿子绑回府。

毕竟他们现在在东乡侯府,皇上让铁统领把东乡侯府团团包围,不宜闹的动静太大。

所以他们决定轮流上门,毕竟四个人一起去,像是东乡侯府抢了他们儿子不还是的。

北宁侯他们在离东乡侯府最近的酒楼等着。

南安王骑马去了东乡侯府。

看到他来,铁统领请安道,“见过南安王。”

南安王翻身下马,问道,“逆子还在侯府里躲着吧?”

“没看见郡王爷出来,”铁统领回道。

南安王点点头,迈步进去。

知道他是南安王,来找儿子的,小厮就领着他去训练场。

南安王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口看着。

看着自己的儿子扛着麻袋跑的飞快,最后在过独木桩的时候被桩子给打下来,拍拍屁股起来,扛起麻袋继续跑,南安王脸都绿了。

小厮见他不动,唤道,“王爷不进去?”

南安王转身离开。

前后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铁统领都有点懵了,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南安王翻身上马,一夹马肚子就跑远了。

酒楼内,北宁侯几个是坐立不安。

门吱嘎一声推开,南安王走了进来。

见他脸色难看,北宁侯皱眉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会没进东乡侯府吧?”

“气死本王了!”

南安王坐下,抓起茶盏灌了一盏茶。

他抢了靖国侯手里的折扇,猛煽风。

靖国侯担忧道,“怎么了?”

南安王气道,“就我那逆子,在家的时候,要他训练就跟要他的命似的,在东乡侯府,扛着麻袋跟飞似的,被打翻在地,不叫疼不叫累,爬起来扛起麻袋就跑,唯恐慢了一步。”

靖国侯,“……。”

北宁侯,“……。”

定国公府大老爷,“……。”

这是去避难还是去训练?

“我儿子呢?”北宁侯问道。

南安王看了他一眼道,“在打木人桩。”

北宁侯先是一愣,随即大怒。

靖国侯和定国公府大老爷也一样。

儿子不听自己的,进了东乡侯府就这么听话,能不生气吗?

气归气,但又不能不服气——

人家就是有本事让他们儿子乖乖训练,你能怎么办?

原本打算把儿子捆回来严加管教的四个爹都改了主意——

让小厮回去收拾衣服送去东乡侯府。

让他们安心留在东乡侯府好好训练。

东乡侯府。

训练完,累的快站不住的南安郡王,看着抬来的一箱子衣服。

一脸心痛。

“完了,我父王要和我断绝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