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七十四章 挽回

第一百七十四章 挽回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09 14:34  字数:2621

昨天让小厮拿衣服来没能成功。

过了一夜。

小厮抬了一箱子衣裳来,这明显不正常。

他们都是一而再,再而三被告诫离东乡侯府的人远点的,现在跑来东乡侯府住了,对爹娘的打击可想而知。

北宁侯世子望着南安郡王道,“要不,你赶紧回南安王府挽回下?”

南安郡王果断摇头,“不能回去。”

“为什么?”苏崇不解道。

“都狠心要和我断绝关系了,我这时候回去,还不把我往死里打啊,”南安郡王道。

“那你就不管了?”楚舜问道。

“过几天再说吧,等我母妃想我了,她会吵的我父王改主意的,那时候我再回去,挨打也轻一点,”南安郡王叹息道。

“……。”

小厮脸都涨红了。

王爷还特意叮嘱他看看郡王爷的反应。

他要回去如实禀告,绝对能把王爷给活活气死。

南安王望着小厮,道,“我父王有多生气?”

小厮想了想道,“王爷气头上,一掌拍碎了那张他最喜欢的紫檀木书桌。”

南安郡王,“……。”

“我母妃呢?”南安郡王咽口水道。

“王妃本来也很生气,但王爷那么生气了,她就劝王爷息怒,帮郡王爷说好话,王爷让人给郡王爷收拾衣服,王妃还偷偷塞了三千两银票在箱子里,”小厮回道。

“还有银票?”南安郡王惊呆。

“本郡王终于又有钱用了!”南安郡王狂喜。

“……。”

南安郡王一直不缺钱用,直到被苏锦和谢景宸打劫,才过起了紧巴巴的日子。

现在知道有三千两的巨款,浑身的疼痛都消了大半,赶紧从箱子里扒拉银票。

只是半天也没翻到。

南安郡王抬头望着小厮,“银票藏哪儿了?”

小厮,“……。”

同情了看了自家郡王爷一眼,小厮回道,“临出门前,王爷把银票给摸走了。”

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眸光喷火,对着小厮道,“你过来……。”

小厮一看就知道没好事,赶紧道,“郡王爷保重身子,东西送到了,我就先回王府了。”

说完,赶紧跑。

南安郡王要不是浑身没力气,再加上生气,真的要把小厮打趴在地,再狠狠的踩上几脚。

父王都把钱拿走了还告诉他,让他空欢喜一场!

南安郡王看着一箱子衣服,垂头丧气。

北宁侯世子望着定国公府大老爷,小声道,“还好,我爹脾气没有南安王那么暴躁。”

刚这样说,北宁侯府的小厮就送箱子来打脸了。

北宁侯世子,“……。”

66续续,靖国侯府和定国公府也都送了箱子来。

小厮走过来,对苏崇道,“大少爷,药浴准备好了。”

苏崇拍拍南安郡王的肩膀道,“先泡药浴吧,边泡边想。”

这边南安郡王几个还没想好怎么挽回爹娘的心,那边南安王他们要和儿子断绝关系的消息不胫而走。

崇国公府。

听到这消息后,崇国公夫人冷冷一笑,“南安郡王是独苗,南安王舍得和儿子断绝关系?”

崇国公府三太太笑道,“也难为南安王他们了,不敢和国公爷作对,又没法把儿子从东乡侯府绑出来,除了断绝关系,他也没别的办法消国公爷的怒气。”

“说到底冰铺一事,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才是罪魁祸,南安郡王他们只是受人蒙蔽了而已。”

堂堂郡王爷,居然受一个女土匪的蒙蔽,为她奔前跑后,当牛做马。

这么拎不清,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崇国公夫人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我倒她哪来那么多冰块让冰铺关门大吉!”

沉香轩,后院。

苏锦调制了半个时辰药丸,揉着酸涩的脖子走出来。

站在回廊上看云卷云舒。

杏儿在院子里种花草,望着苏锦道,“姑娘,能不能在后院架一座秋千?”

苏锦点头一笑,“这主意不错,过两天让人过来架秋千。”

杏儿高兴的眉飞色舞。

苏锦朝谢景宸的竹屋走去,刚迈步上台阶,就听暗卫道,“大少爷,昨儿南安郡王他们是在东乡侯府住的,街上盛传南安王、北宁侯他们和郡王爷几个断绝关系了。”

谢景宸眉头一皱。

苏锦脚步一滞。

身后,跑过来一小丫鬟,气喘吁吁道,“大少奶奶,老夫人让你去栖鹤堂一趟。”

杏儿望着苏锦道,“不知道找姑娘去又是什么事?”

“去就知道了,”苏锦道。

谢景宸走出来,苏锦笑道,“你要陪我一起去?”

谢景宸看着她道,“我去南安王府。”

果然是好兄弟,这是去帮南安郡王劝南安王认回儿子吗?

两人一起出了沉香轩。

谢景宸出府。

苏锦去栖鹤堂。

正堂内,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手里捏着佛珠,神情冷肃。

二太太和三太太分别坐在两边,闲情逸致的喝茶。

见苏锦走进来,三太太嘴角勾起一抹看热闹的冷笑。

苏锦走上前,福身给老夫人请安,然后问道,“老夫人找我来是?”

老夫人看着她,眼底有一抹厌恶闪过,她道,“找你来是为了南安王和南安郡王他们父子断绝关系一事。”

苏锦猜到是为了这事,但这事好像老夫人管不着吧?

苏锦就那么看着老夫人,等她说重点。

“此事因开冰铺而起,冰铺还没开张,还有挽回的余地,”老夫人道。

“怎么挽回?”苏锦挑眉道。

“你放弃开冰铺!”老夫人冷道。

“……。”

苏锦笑了。

这是挽回南安郡王和南安王府断绝的关系呢?

还是挽回崇国公即将丢掉的颜面?

她有那么好糊弄吗?

苏锦望着老夫人,“我若真放弃开冰铺,那可真就坐实了我以卵击石,不自量力的流言了。”

“而且,就算我放弃开冰铺也挽回不了什么,“苏锦道。

“你就坐视人家父子关系破裂不管了?!”老夫人冷道。

“当然要管,但不开冰铺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真想南安王和南安郡王他们父子重归于好,我看得把南安郡王痛揍一顿,扔出东乡侯府才行,”苏锦道。

老夫人脸色冰冷。

三太太笑道,“大少奶奶做事干脆利落,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做?”

“我只是说说,我没打算这么做,”苏锦淡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