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七十六章 挨揍

第一百七十六章 挨揍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10 01:55  字数:2714

训练场,墙头上。

摆了一架梯子,苏小少爷站着梯子上观战。

比试场上——

谢景宸以一敌二。

不落下风。

又上去一男子。

谢景宸以一敌三。

楚舜他们坐在那里,刚刚还有闲情逸致嗑瓜子,这会儿都歇了。

“太过分了!”

“大家都是兄弟,他居然武功这么高,”定国公府大少爷叫道。

“真没看出来,我妹夫武功这么高,也就比我差点点,”苏崇高兴道。

楚舜斜了他一眼,“苏兄,没有这么夸自己的啊。”

南安郡王拍着苏崇的肩膀道,“景宸兄体内的毒还没有完全解,等毒解了,他的武功会不会比现在更高,还不知道呢。”

“所以,你们的差距要比现在还要大,”苏崇把肩膀拍回去。

“……。”

南安郡王内伤了。

这一个个也忒打击人了!

还让不让人愉快的过日子了。

“别聊了,快看,要挨揍了,”北宁侯世子激动道。

“……。”

真的是好兄弟。

半盏茶后,打斗结束。

谢景宸擦着嘴角的淤血,身子摇摇欲坠。

当然,和他过招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谢景宸揉了揉肩膀,坐下来喝了盏茶,就打算回府了。

他前脚出门,后脚苏小少爷递过来一银面具,“戴上吧,这是我作为小舅子的一点心意。”

谢景宸看了苏小少爷一眼。

苏小少爷扭眉,“不要以姐夫之心度小舅子之腹啊,不然你会失去我这个最关心你的小舅子的。”

谢景宸,“……。”

接过面具,谢景宸戴在脸上。

苏小少爷送他出府。

然后——

被铁统领拦下了。

虽然看身量知道是镇国公府大少爷,但皇上让他们看守东乡侯府。

进出的每一个人都要清楚。

“请摘下面具,”铁统领道。

“……。”

苏小少爷道,“这真的是我姐夫。”

“职责所在,谢大少爷见谅,”铁统领道。

“……。”

谢景宸把面具摘下。

看着他嘴角的淤青,铁统领觉得肠子有点泛青了。

他看向东乡侯府。

半个时辰进去还好好的,怎么就被揍成这样出来?

这可是姑爷啊。

姑爷上门,不该好吃好喝的招呼着吗?

东乡侯不摘面具不让出来,到了镇国公府不摘面具不让进。

谢景宸有点恼了,“我的声音别人听不出来,你们也听不出来吗?!”

镇国公府的小厮们缩了缩脖子,打算把路让开。

那边谢景川骑马回来,道,“是大哥的声音没错,但声音可以模仿,小厮们也是按家规办事,大哥何必为难他们,万一祖父的书房丢点什么东西,谁也担待不起。”

国公爷手握兵权,他的书房是镇国公府最重要的地方。

谢景宸没有理会他,他迈步进府。

小厮们不敢拦他,但谢景川不会。

他纵身一跃就朝谢景宸过来,抓住他的肩膀。

谢景宸身子一闪,在谢景川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拳头朝他眼睛挥了过去。

大概是没料到谢景宸的动作如此之快,谢景川挨了一拳,疼的是眼冒金星。

小厮们惊呆了。

毕竟在他们眼里,大少爷是不能随便动武的,不然他也不会被大少奶奶给抢回东乡侯府。

谢景宸收回拳头,手搭在门上,做体虚之状。

谢景川气的恨不得灭他,却不敢再还手。

万一谢景宸吐血,他担待不起。

谢景宸摘下面具,露出那张挨了揍的脸。

谢景川,“……。”

小厮们,“……。”

“现在看清楚了吗?”谢景宸冷道。

小厮们不敢吭声。

他们还纳闷大少爷怎么突然戴面具,原来是挨揍了。

谢景宸把面具戴上,瞥了谢景川一眼,道,“挨了揍后,希望二弟能做到不戴面具到处晃荡,做不到的话,谁让你摘面具你就摘面具。”

丢下这一句,谢景宸转身进府。

谢景川拳头攒紧,骨头发出嘎吱响声。

沉香轩,内屋。

苏锦在吃燕窝粥,杏儿在一旁吃糕点。

外面,小丫鬟请安声传来,“大少爷。”

“姑娘,姑爷回来了,”杏儿囫囵不清道。

“我听见了。”

不一会儿,谢景宸走进来。

一张银色的面具格外的扎眼。

苏锦见了,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怎么突然戴面具了,莫非街上又有人要抢你?”

谢景宸,“……。”

“是大少爷的面具,”杏儿道。

“姑爷是挨揍了吗?”杏儿问道。

“……。”

苏锦拍了杏儿的脑门一下,道,“真不会说话。”

杏儿摸着不疼的脑袋。

苏锦望着谢景宸道,“把面具摘下来,我看看你伤的如何了。”

杏儿,“……。”

姑娘,你也不会说话好不好。

隔着面具,她都感受到姑爷的黑脸了。

谢景宸觉得脸更疼了,他转身离开。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你把姑爷气走了。”

“什么叫我气的?咱两一人一半,”苏锦道。

“……。”

“我去拿药膏,”杏儿道。

“拿我新调制的去伤疤的药膏来,”苏锦道。

杏儿跑去后院拿药膏。

苏锦去了书房。

书房内,谢景宸把面具摘了,嘴角和眼角都有淤青。

苏锦都有点于心不忍,多妖孽的一张脸啊,得多狠的心才能下的去手。

杏儿跑的飞快,从侧门进来,把药膏递给苏锦道,“姑娘,药膏拿来了。”

苏锦打开药膏,递给谢景宸道,“上药吧,这药能让你的脸恢复的更快,而且不留疤。”

谢景宸没有接药膏。

没有铜镜,他根本没法上药。

杏儿端了水来,苏锦简单的帮他处理了下伤口,帮忙上药。

如葱白的手,指尖一抹莹润的药膏,轻轻的在伤口处韵开。

她的眼睛褶褶生辉,比夏夜的星子还要璀璨几分。

他眸中倒映着她,阴郁的眉眼像极了化开的水墨,不深、不浅,醇厚温和中闪着点点光芒。

“老夫人没有为难你吧?”他问道。

“为难肯定是有的,就是没成功,”苏锦道。

“……。”

杏儿忍不住道,“听侯爷和夫人说的,老夫人是个极好的人,但相处起来,一点都不像侯爷和夫人说的那般,也不知道是谁打听的消息,一点都不靠谱,等侯爷回来,我一定叫侯爷打他板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