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 求见

第一百八十四章 求见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13 01:39  字数:2743

楚舜他们都是行动派。

打定主意去找苏锦,还真就去了。

他们不习惯从镇国公府大门进,打着帮南安郡王克服心理阴影的幌子,依旧选择了翻墙。

看着墙上写的字——

几人嘴角抽搐的很一致。

“这绝对是那丫鬟写的,”南安郡王道。

“这么一写,种仙人掌还有什么意义啊?”北宁侯世子道。

“大嫂的丫鬟呆的有点可爱,”楚舜笑道。

墙内,杏儿听的小脸一皱,冲墙外喊道,“不许你们说我呆!”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先前死活不肯翻墙进的南安郡王率先翻墙进了院子,对杏儿道,“说你呆的是靖国侯世子。”

楚舜,“……。”

这兄弟是不能要了。

“郡王够聪明!”北宁侯世子道。

说完,他也翻墙进去。

“我可以作证,真的是靖国侯世子说的,”北宁侯世子冲杏儿道。

“还有我,我也能作证,”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

南安郡王看着地上一堆奄奄一息的仙人掌,道,“没种活啊?”

杏儿道,“都种活了,那一块前两日被大姑娘摔下来压扁了,我拔了准备种新的。”

南安郡王,“……。”

蓦地,他觉得屁股一阵刺疼。

他一直觉得只有他这么倒霉,没想到还有同病相怜的。

墙外,楚舜头疼。

南安郡王冲墙外笑道,“进来吧,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省不掉的。”

楚舜脑袋一转,就想到解决办法了,他纵身一跃就跳进了墙内。

他朝南安郡王走过来,手一伸,就把他腰间的荷包拽了下来,还有北宁侯世子和定国公府大少爷,无一幸免。

三个荷包扔给杏儿道,“这是我赔罪的诚意。”

南安郡王几个差点吐血。

他的诚意就是拿他们的荷包赔罪吗?

这可是他们仅剩的钱了啊啊啊。

杏儿抱住荷包,笑的两眼弯成月牙。

没钱的楚舜摇着折扇往竹屋走。

杏儿跑过去,喊道,“姑娘,靖国侯世子他们来了。”

苏锦正翻抽屉,她道,“让他们进来。”

楚舜他们踩着台阶进竹屋。

苏锦把手里的秤放下,道,“你们来找我的?”

楚舜点头,“遇到点问题,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特来找大嫂的。”

“什么问题?”苏锦问道。

“就是铺子藏冰的问题,”北宁侯世子道。

“冰块卖出去的数目惊人,但都集中在那二十天要,铺子要现在开始制冰,但储藏是个大问题,”楚舜道。

这事苏锦还真没想过。

杏儿望着苏锦道,“皇上不是赏赐给姑娘二百亩地吗,可以挖了做冰窖。”

“良田不适合做冰窖,就算可以,现在挖也来不及了,”南安郡王道。

“那就只能找个现成的了,”杏儿道。

“可上哪儿找去呢?”

“能不能问松记冰铺借冰窖用用?”杏儿问道。

“……。”

楚舜他们憋出内伤了。

松记冰铺恨他们都快恨的牙根痒痒了,她还想借松记冰铺的冰窖用。

这丫鬟是想把人活活气死啊。

苏锦笑道,“杏儿说的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楚舜,“……。”

南安郡王几个面面相觑。

“大嫂,你不是开玩笑吧?”定国公府大少爷惊吓道。

“……。”

“当然不是开玩笑的,冰窖现在挖来不及了,只能借用了,”苏锦道。

“松记冰铺不可能借的,”楚舜道。

“我知道,我没打算向崇国公府借,”苏锦道。

“那大嫂打算跟谁借?”南安郡王好奇。

“皇上啊。”

“……。”

楚舜怔了一下,拍脑门道,“我怎么忘了,朝廷有冰井。”

南安郡王笑道,“你就算记得也没用,你和皇上的关系又不熟,皇上不会借的。”

楚舜,“……。”

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杏儿有点激动了,望着苏锦道,“姑娘,咱们要进宫吗?”

“嗯。”

谢景宸走进来,听苏锦打算进宫,他扶额道,“还是我去吧。”

“也好。”

能不用亲自进宫就能把问题解决了,苏锦乐意至极。

然而——

她高兴的太早了。

南安郡王望着谢景宸道,“我觉得还是大嫂去稳妥些。”

谢景宸皱眉。

“为什么这么觉得?”北宁侯世子好奇。

“据小道消息说,太后不止禁足了大嫂,连大哥也一起被禁足了,”南安郡王道。

“那只能大嫂去了,郡王爷的小道消息向来比大道消息还准,”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

虽然大嫂也被禁足了,但太后的禁足对她形同虚设啊。..

整个京都,找不到第二个如大嫂这般不把太后的禁足放在眼里的。

苏锦哭笑不得。

谢景宸要是被拦下,他不可能硬闯进去,太后要揪着不放,他肯定要挨板子。

苏锦就不同了,不管怎么说,皇上那句让她把皇宫当自己家,是谁也不能否认的,包括皇上在内。

就这样——

苏锦坐马车又进宫了。

护卫看到那驾熟悉的马车都背脊发寒。

几个护卫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是一脸的生不如死。

拦还是不拦?

这是个大问题啊。

不拦吧,太后生气。

拦了拦不住,太后丢了脸,会更生气。

他们已经被扣三个月俸禄了,不能再被扣了。

几人你指望我,我指望他,谁都没出声。

暗卫直接赶着马车进宫了。

护卫们,“……。”

下了马车,苏锦直奔御书房。

御书房内,皇上在和右相下棋。

厮杀惨烈,大呼过瘾。

轮到右相落子。

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求见。”

右相手中的棋都挨到棋盘了,听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几个字。

他手一挪,换了另外一个地方,棋子落下。

“皇上,臣输了,”右相道。

“……。”

“右相,你这不是输了,你是想不开自尽了,”皇上黑线道。

“……。”

福公公都惊呆了。

右相这盘棋几乎胜券在握,皇上还在琢磨怎么挽回败局,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一来,右相就自绝后路了。

右相忙起身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进宫,肯定是找皇上有要紧事,臣先行告退,等皇上得空了,臣再陪你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