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听话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听话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14 03:51  字数:2673

没给皇上挽留的机会,右相匆匆告退。

出御书房的时候,苏锦和杏儿正好走进来。

苏锦往旁边站了站,让右相先走。

碰巧右相和她想的一样,也往旁边站,让苏锦先进。

你让我,我让你。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当然,尴尬的只是右相。

他把人想的够野蛮,没想到人家给他让路了。

稳了稳心神,右相抬脚离开。

等他走后,苏锦方才进御书房。

皇上坐在棋盘前,手揉太阳穴。

福公公看苏锦,那就是一行大字走过来:无事不登三宝殿。

苏锦上前,给皇上请安。

皇上点点头。

还未说话,一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皇上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福公公心底叹息一声。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威力无穷啊。

前脚把右相吓跑。

后脚把皇后给惊来了。

上回皇上赏了大少奶奶两御厨,事后皇后还找皇上谏言,觉得皇上太宠爱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了。

只是因为御厨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已经带出宫了,皇上不可能出尔反尔再把人要回来,皇上丢不起那脸。

御厨一事,不了了之。

现在皇后来,不用说也是看着皇上的。

免得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再“讨赏”,皇上又依着她。

皇上淡淡道,“让皇后进来。”

皇后走进来,步履沉稳,雍容华贵。

她身后跟着的宫女手里端着托盘。

皇后笑道,“皇上批阅奏折,费心劳力,臣妾亲手熬了燕窝粥,皇上吃点儿。”

“放下吧,朕待会儿吃。”

宫女把燕窝粥放下。

苏锦福身给皇后请安,皇后笑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又进宫了。”

一个“又”字咬的格外清晰。

“上回进宫是要御厨,不知道这回进宫又是打算找皇上要什么的?”皇后怪声怪气道。

说话真刺耳。

苏锦淡淡道,“找皇上借点东西。”

借?

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找皇上要罢了!

“借什么?”皇后刨根问底。

苏锦望向皇上,道,“苏锦进宫,是想找皇上借冰窖用几个月。”

福公公惊呆了。

居然是借冰窖。

她不是和南安郡王他们开了间冰铺吗?

而且生意火爆的把崇国公府的冰铺都挤的要关门大吉了。

据说卖出了不少的冰块,怎么需要借冰窖?

不该先有冰窖,再有冰块的吗?

越想,福公公越疑惑了。

当然,疑惑的不止他一个,还有皇上和皇后。

皇后问道,“借冰窖做什么?”

苏锦,“……。”

都叫冰窖了,她能借来做什么?

“皇后放心,我肯定不会拿冰窖来藏炭的,”苏锦认真道。

“……。”

皇后脸色一青。

福公公差点憋出内伤来。

皇上轻咳一声,正要说话,皇后抢先一步道,“皇上,朝廷没有把冰窖外借的先例,以青云山土匪的性子,只怕是有借无还。”

说青云山不好,那是杏儿的大忌。

她站在苏锦身边道,“我们青云山向来说话算话,说是借的就不会不还,再说了,冰窖那么大,我们抢了也背不走啊。”

背、不、走……

福公公强忍着不笑。

他觉得再忍下去,他一会儿怕是要去看太医了。

“放肆!”皇后脸寒如霜。

“本宫和皇上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皇后气的嘴皮直哆嗦。

杏儿缩在苏锦身后。

苏锦护着杏儿,道,“皇后误会了我们青云山,丫鬟急于解释才没有顾忌宫规,您和皇上先聊,等你们聊完了,我再和皇上借冰窖。”

不止是说,苏锦真的后退了几步。

以示不打扰皇后和皇上聊天。

福公公抬手揉腮帮子。

真是服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了。

皇后赶着送燕窝来,就是盯着她找皇上要赏赐借东西的。

大少奶奶是知道皇后的目的,又被她逮住了皇后数落丫鬟不该插嘴,她干脆先不借了。

先让皇后和皇上聊个痛快,等人走了,她再说。

以退为进,把皇后气个半死,还无话可说。

这就考验皇后的脸皮了,能不能厚到死赖着不走,反正她们是肯定能等到她离开的。

皇后气的胸口直起伏,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锦。

苏锦默默道,“我待在这里,影响了皇后和皇上说话么,那我出去等。”

她福身告退。

杏儿紧随其后。

皇上,“……。”

福公公,“……。”

真的,还是头一回见乖巧能把人气死的。

皇后差点没气炸。

还没等苏锦走远,皇后就望着皇上道,“皇上,您看看她们!连臣妾都敢不放在眼里了!”

福公公默然。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连太后都没放在眼里,何况是皇后了。

这事根本不用皇后告状,皇上心如明镜啊。

“已经算很听话了,你让她们别插嘴,她们就不说话了,”皇上扶额道。

“……。”

虽然这样做更气人。

明目张胆的把皇后蔑视了个底朝天。

但深究起来,并没有什么错处。

皇后气的咬牙,她深呼吸,望着皇上,脸上不见一丝笑容,道,“皇上,有句话叫得寸进尺,姑息养奸。”

“青云山本是一群乌合之众,因为救过您才招安封侯,本该严加管教,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他们。”

“纵容的他们无法无天,揍人抢劫,无恶不作,百官们都看着呢,皇上就不怕大齐百姓都落草为寇?!”

苏锦脚步顿住。

杏儿望着她,“姑娘?”

“有点忍不住了,”苏锦道。

“啊?姑娘你忍着点,”杏儿道。

说完,杏儿回头喊福公公,“福公公,茅房在哪儿,我家姑娘肚子疼。”

苏锦,“……!!!”

她怎么那么想死。

她的忍不住是忍不住要怼皇后。

不是她以为的忍不住要拉肚子啊。

说好的默契呢?

还喊的那么大声,她的形象啊。

苏锦转身拍了杏儿脑门一下,然后走上前,朝皇上福身,退让道,“皇上,既然皇后有这么多顾虑,我不向您借冰窖了。”

皇上眉头一挑。

有这么听话?

刚这样想——

苏锦的说话声传来,“皇上,我能不能弹劾朝臣,举荐贤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