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零六章 糟蹋

第二百零六章 糟蹋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22 00:51  字数:2914

崇国公府大太太向皇上道谢。

皇上亲笔写了圣旨。

可怜福公公刚回宫,还没歇一会儿,就又被皇上委派出宫宣旨。

谁让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呢。

人红事也多啊。

崇国公府。

从崇国府老夫人搬出崇国公府,到最后一个丫鬟离开只用了一刻钟。

人都走了。

东乡侯一脚迈进崇国公府。

东乡侯的小厮把东乡府匾额挂上去。

苏崇他们骑马回来。

小厮踩着梯子上,问道,“大少爷,你看匾额歪了没有?”

“往左边一点,”苏崇笑道。

“再往右边一点。”

“往上一点点。”

“好了,下来吧。”

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散着夺目的光芒。

南安郡王几个面面相觑。

崇国公府就这样换主人了?

怎么跟做梦似的?

苏崇下马走上台阶。

见他们几个还坐在马背上,催道,“下来啊。”

南安郡王翻身下马。

进了崇国公府,苏崇是浑身舒畅,道,“从我第一次进崇国公府,我就觉得我应该住这里。”

“感觉这东西,还真是灵验,”苏崇笑道。

楚舜嘴角抽搐。

这是感觉吗?

是他的土匪本性吧。

看到崇国公府就想抢过来的本性。

南安郡王望着苏崇道,“你是不是蓄谋已久?”

“什么蓄谋已久?”苏崇道。

“霸占崇国公府啊,”南安郡王道。

“我可没有,”苏崇道。

“当真没有?”南安郡王不信。

苏崇道,“我爹和我娘一直叮嘱我不要主动招惹崇国公府的人,我这么听话,怎么会忤逆他们?”

南安郡王,“……。”

听话?

他都能叫听话。

那他们四个对爹娘岂不是唯命是从了?

南安郡王拍着苏崇的肩膀,道,“我一直觉得我们和苏兄你比,也就差点武功、胆识和谋略,现在看来,脸皮厚度也还是差一截的。”

苏崇,“……。”

“越了解你,我们之间的差距就越大,”南安郡王惆怅道。

“……。”

苏崇拍拍南安郡王的肩膀道,“你也别妄自菲薄,我也有不如你的地方。”

“什么地方?”南安郡王好奇。

“不如你欠揍啊。”

“……。”

几人你损我,我损他的往前走。

那边东乡侯和夫人唐氏转了一圈,最后脚步停下。

东乡侯望着高耸入云的观景楼走神。

小厮道,“侯爷怎么不进去?”

“没看出来你们侯爷看这观景楼不顺眼吗?”唐氏笑道。

“……。”

“把观景楼夷为平地,”东乡侯吩咐道。

“……。”

东乡侯走到一旁凉亭坐下。

小厮带人去拆观景楼。

苏崇他们正说笑,就被观景楼瓦片掉下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几人寻着声音走过去。

看着东乡侯的小厮在拆观景楼。

南安郡王他们是嘴角狂抽。

“好好的观景楼,拆掉做什么?”楚舜不解道。

苏崇想了想道,“应该是拆掉做训练场。”

楚舜,“……。”

真是霸气。

拆这么好的观景楼做训练场,不好好训练都说不过去啊。

拆墙声不止大,而且灰还大。

几人躲的远远的。

等福公公来宣旨,观景楼已经拆掉一半了。

福公公,“……。”

福公公是一脸黑线。

才搬进崇国公府啊,就开始大刀斧阔的拆了,东乡侯是真的不把崇国公气死不罢休啊。

“福公公,我家侯爷在凉亭,”小厮道。

福公公朝凉亭走去。

福公公走上前。

东乡侯看着他,笑道,“我东乡侯府才搬家,皇上就让福公公送乔迁礼来了?”

福公公,“……。”

能不能别总是想的这么美好?

福公公默默道,“皇上让我来宣旨的。”

福公公从伸手小公公手里接过圣旨。

一转身。

就看到东乡侯朝他伸手。

那是一点要下跪接旨的意思都没有。

福公公,“……。”

福公公扯着嘴角把圣旨递过去。

东乡侯打开看了两眼,蹙眉道,“皇上有没有说我不接旨会怎么样?”

福公公,“……。”

这还用说么?

大齐律法里都写着呢。

抗旨不遵是死罪。

福公公头也疼了。

跟土匪聊大齐律法,估计跟对牛弹琴差不多。

“只是两个院子,对侯爷来说不妨碍什么,侯爷何不给皇上一点薄面?”福公公劝道。

“我们侯爷面子不多,给出去的,是要收回来的,”唐氏笑道。

东乡侯,“……。”

福公公,“……。”

这面子怎么收回来?

是要皇上给东乡侯府面子吗?

皇上已经够袒护东乡侯府的了啊。

东乡侯把圣旨合上道,“我暂时接旨了,你回宫复命吧。”

暂……暂时?

这接旨还能暂时接一下?

福公公觉得自己快吐血了。

没见过这么委婉的出尔反尔的。

不过东乡侯能暂时答应,已经很不错了。

福公公告辞回宫。

御书房内。

皇上把奏折扔龙案上,心情有点烦躁。

虽然他亲笔写了圣旨,但东乡侯会不会听话,他是越想越没底。

福公公走进来,道,“皇上。”

“东乡侯接旨了?”皇上问道。

“暂时接旨了,”福公公扯了嘴角道。

“……。”

“什么叫暂时?!”皇上恼道。

“看东乡侯的意思,似乎要看皇上给不给他面子,他再决定给不给皇上面子,”福公公道。

“……。”

皇上气大了,“朕就没见过这么会讨赏的!”

“偌大一个崇国公府还不够他们吃喝的?”皇上气的吭哧吭哧。

福公公端茶给皇上消气。

皇上喝了几口。

福公公接过茶盏,才道,“奴才去的时候,东乡侯的人正在拆观景楼。”

皇上,“……。”

这才搬进去多会儿,就开始糟蹋崇国公府了?

崇国公府是他的。

皇上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有点好奇。

“他拆观景楼做什么?”皇上问道。

“据说是做训练场,”福公公回道。

“……。”

皇上眉头一拢。

好像哪里不大对劲。

“朕记得崇国公府有座观景楼就是训练场修建的,”皇上道。

“……。”

“皇上圣明,东乡侯拆的就是那座老国公病倒后,崇国公在训练场上修建的观景楼,”福公公恭维道。

“……。”

怎么会那么巧?

皇上眉头拧的紧紧的。

“皇上,那道士算的极准啊,”福公公感叹出声。

“您都还没有要求东乡侯为您做什么,东乡侯就把您想做的事都给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