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一十四章 随意

第二百一十四章 随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24 17:47  字数:2762

就苏崇给他们安排的训练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他们不敢想象东乡侯给他们的特训有多吓人。

南安郡王觉得自己双腿都在哆嗦。

他望着苏崇。

苏崇拍拍他肩膀道,“别想了,我爹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办到,你们就是逃个三五年,带着媳妇孩子回京,这训练也是省不掉的。”

南安郡王,“……。”

“走了,逛街去,我妹都吃回门饭回去了,我们还没吃午饭呢。”

“今天不论你们想吃什么,我都请客,”苏崇豪气冲天。

“我要吃美人阁的烤鸭,”南安郡王道。

苏崇,“……。”

秒怂。

南安郡王用小眼神瞅着他。

刚刚才放的话,不会这么快就出尔反尔吧?

你们青云山不是最好面子的吗?

想到明天要被人爹欺负了,所以他先欺负下人家儿子出出气再说。

“一定要吃吗?”苏崇为难道。

“非要不可,”南安郡王道。

然后——

他们就在美人阁前面的茶摊吃的烤鸭。

进不去美人阁,不代表美人阁的饭菜出不来啊。

八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引得多少路过的人腹中馋虫翻滚,口齿生津。

美人阁开张后,那些贵夫人都沉迷其中,里面的麻将和饭菜都传了出来。

大家都知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为了美人阁,特意进宫找皇上要了两御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御厨上吐下泻。

为此,整个皇宫吃了三天的馒头小粥就咸菜。

连皇上的御膳都降低飘准了。

只是美人阁后院不许男子禁,才没有机会一尝御膳。

现在苏崇他们开了个好头,把菜买了出来吃,大家都有点心动了。

毕竟是御膳啊。

毕竟是给皇上烧菜的大厨啊。

虽然在茶摊吃没面子,但丢的那点面子,御膳补回来了还有余。

何况这头是南安郡王他们带出来的,不怕丢人。

大理寺少卿办差路过,看到自家表弟在大快朵颐,有些饿了。

他摸了摸肚子,下马蹭饭。

北宁侯世子没发现他。

楚舜对他道,“你表哥来了。”

北宁侯世子一撇头,大理寺少卿吓了一跳。

“表弟!才几天没见,你这一脸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还有,你怎么黑了不少?”

“……。”

北宁侯世子摸着自己的脸,“有变黑吗?”

他问楚舜他们。

楚舜摇头,“没觉得啊。”

大理寺少卿一脸黑线,“不止我表弟,你们都黑了不少。”

楚舜,“……。”

“晒的!”

“一定是晒的!”

北宁侯世子忧伤了。

跟着苏崇训练就够累的了。

这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回头东乡侯监督他们训练,还不得晒成木炭?

苏崇憋笑道,“没事,美人阁就帮人美白,你们会成为美人阁的活招牌。”

“我才不要成为活招牌,”北宁侯世子道。

“不行,我待会儿要去买个面具戴上,”南安郡王道。

“机智!”

北宁侯世子挪了挪位置,让小厮去找美人阁拿一副碗筷来。

大家就在外面吃吃吃。

看着坐满的桌子。

茶摊贩忧伤了。

他是卖茶的啊!

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茶摊贩和他媳妇站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办好。

能吃的起美人阁饭菜的非富即贵,他惹不起。

不过等那些人吃饱喝足后,走的时候都给茶摊费,比他卖半个月的茶挣的还要多。

茶摊贩,“……。”

镇国公府门前。

马车徐徐停下。

谢景宸翻身下马,把苏锦扶下来。

杏儿后面跳马车。

她跳下来,怀里没揣好的请帖啪嗒一下掉下来。

描金的请帖阳光下散发着光芒。

杏儿麻溜的捡起来拍了拍。

暗卫在一旁,嘴角狂抽。

这请帖是唐氏亲笔写了邀请南漳郡主去参加东乡侯乔迁宴的。

让大少奶奶代为转达,她就不用再跑一趟了。

总之,人没来,但刀子还是送来了。

“姑娘,请帖是现在就送去牡丹院吗?”杏儿问道。

“不着急,有点乏了,先回去歇会儿。”

“嗯。”

苏锦和谢景宸直接回了沉香轩。

进了屋,苏锦就躺贵妃榻上了。

杏儿泡茶。

外面小丫鬟站在珠帘外,小心翼翼道,“大少奶奶,先前二少爷的丫鬟来找大少爷,说是要拿大老爷的兵书。”

“那你去找姑爷啊,我家姑娘又不知道兵书在哪儿,”杏儿道。

“……。”

“大少爷不在,我们找了书房没找到,应该在后院。”

“二少爷要的急,但是没有钥匙,”丫鬟道。

准确的说是没找到钥匙。

二少爷的丫鬟动怒了。

小丫鬟想着左右大少奶奶人不在,只要她们不说,大少奶奶是不会知道的。

几个丫鬟就大着胆子进屋随便找了找,但是没找到。

苏锦两眼直翻。

只是一个后院,有必要这么感兴趣吗?

都想方设法的要进去了。

看来以后出门必须要锁门,双重保险。

“拿钥匙去开院门吧,”苏锦道。

杏儿点头应下。

她起身去拿钥匙。

一撇头,就看到高几上空荡荡的。

杏儿走过去,拍了拍高几,问道,“摆在高几上的牡丹花呢?”

丫鬟们一头雾水。

大少奶奶不是让她拿钥匙吗?

管什么牡丹花啊!

花又丢不掉!

见没人说话,杏儿催道,“问你们话呢。”

“牡丹花搬院子里晒太阳了,”丫鬟默默道。

杏儿跑出去。

院子里有好几盆牡丹花,花开灿烂,雍容华贵,就是长的都差不多。

杏儿快步走过去,挨个的掰了掰。

丫鬟们都停下手里的活望着她。

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直到——

杏儿在最后一盆里把钥匙扒来出来。

丫鬟们,“……。”

钥匙上还带着水,显然丫鬟刚浇过水。

杏儿用力甩了两下。

一滴水飞溅到丫鬟的脸上。

丫鬟抽搐着嘴角,默默的擦干净。

还能说什么呢?

还有什么可说的?

她们在屋子里,桌椅底下,甚至床底下都爬进去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的钥匙就藏在牡丹花盆里?!

就在她们眼皮子底下晒太阳!

她们都知道大少奶奶的丫鬟钥匙藏的快。

但要不要藏的这么随意任性?!

她们怎么那么的想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