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二十二章 护身

第二百二十二章 护身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27 06:40  字数:2721

送走了文武百官,热闹的东乡侯府安静下来。

南安郡王他们往回走。

苏崇手搭在定国公府大少爷肩膀上,问道,“跟我说说冀北侯府二老爷的传奇呗。”

“你怎么对他感兴趣?”南安郡王笑道。

“还不是被你们给勾起来的,崇国公世子有多厉害我知道,但冀北侯府二老爷,我是一无所知,”苏崇道。

定国公府大少爷道,“我跟你说,冀北侯府二老爷简直就是我的护身符。”

苏崇,“……。”

“不只是我,也是楚舜他们的护身符,”定国公府大少爷补充道。

“……。”

“越听越好奇了。”

“快说,”苏崇催道。

南安郡王望着苏崇道,“冀北侯府二老爷在成为飞虎军副将之前,是京都有名的纨绔子弟。”

“是我们四个加起来也比不上的那种纨绔,”定北侯世子补充道。

“……。”

“喝酒、揍人、赌博,我们是隔三差五,他是家常便饭啊,”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冀北侯府二老爷是京都纨绔的代表,崇国公世子惊才逸逸,那是世家子弟的榜样。”

“崇国公世子组建飞虎军,当时不少世家子弟都想参加,被人激将,冀北侯府二老爷也去了,然后没过关。”

“遭受了羞辱的他,和现在的崇国公打了一架,然后入狱了,是崇国公世子把他捞出来的。”

“打那以后,冀北侯府二老爷奋发图强,然后通过崇国公世子的考验,加入了飞虎军,一步步爬到了副将的位置上,战功赫赫,威望只在崇国公世子之下,”南安郡王道。

粗略的介绍完冀北侯府二老爷,南安郡王继续道,“这么一个纨绔摇身一变成了飞虎军副将,光宗耀祖,成为爹娘的骄傲,每次我父王说我纨绔,不学无术的时候,我母妃就把冀北侯府二老爷拉出来举例,我父王哑口无言。”

“这么说吧,我犯三四十板子的错,他能保佑我最多只挨二十大板,”南安郡王眼底满满的都是感激。

苏崇,“……。”

几人一边往前走,一边商量着哪天去给冀北侯府二老爷上炷香。

身后不远处。

东乡侯一脸黑线。

唐氏肩膀差点抖脱臼。

林总管走过来,道,“侯爷,皇上没有带大夫去给老国公治病。”

“没有?”东乡侯眉头微蹙。

“怎么了?”唐氏问道。

“交代给女婿的事,他没办,”东乡侯道。

唐氏知道是什么事,她道,“他不是进不了宫吗?”

“这么一点小事,不进宫也能办成,”东乡侯道。

骑在马背上回镇国公府的谢大少背脊一阵发寒。

这股寒意来的莫名其妙,又有那么点熟悉。

当初,他死活不愿意娶苏锦的时候,东乡侯看他的眼神就给他这样的感觉。

他没做什么惹怒他的事啊。

谢景宸想了一路,然后反应过来,他好像有件事没办。

东乡侯让他把给他解毒的大夫介绍给皇上。

皇上无病无痛,不需要看大夫。

而且前几天,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独独今儿有。

谢景宸猜到东乡侯是要帮崇老国公解毒。

这事他不好出面,皇上又很关心崇老国公的身子,让皇上带大夫去给崇老国公解毒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

东乡侯怎么也猜不到,帮他解毒的是他的女儿。

他介绍给皇上不合适。

皇上带她去给崇老国公解毒就更不合适了。

……

冀北侯府,沈家。

沈大老爷和沈三老爷进府的脸色很难看。

两位少爷跟在身后,脸色臭的就像谁欠了他的钱没还似的。

他们直接去了正院,老夫人在等他们。

见他们脸色难看的进屋,老夫人心口一提,问道,“脸色怎么都这么难看,出什么事了吗?”

沈大老爷没说话。

沈三老爷怒道,“东乡侯把他青云山的几千兄弟编成一支军队,取名飞虎军!”

“就这事?”老夫人问道。

就这事?

这么轻松的语气——

沈大老爷望着老夫人道,“娘,你都不生气吗?”

老夫人失笑,“是挺生气,但能管什么用,你们能阻拦东乡侯把自己的手下取名飞虎军吗?”

“飞虎军早已经不存在了,难道后世都不许人再组建飞虎军了吗?”老夫人问道。

“我冀北侯府可没有这么霸道的人。”

沈三少爷道,“怎么没有啊,前些天我爹还说,要是二叔在朝堂上,哪里容得东乡侯这么嚣张。”

“要是二叔还活着世上,看他不揍的东乡侯满地找牙!”

老夫人,“……。”

“要是重新组建飞虎军也就罢了,可东乡侯手里的是一群土匪啊,我只要一想到将来有人会拿东乡侯的飞虎军和二叔他们比,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沈二少爷道。

“祖母,现在记得飞虎军的已经没多少人了,要是东乡侯的飞虎军接连打败仗,飞虎军人人唾弃,没得连累二叔他们在九泉之下不得安稳,”沈三少爷道。

老夫人眉头拧的紧紧的。

“东乡侯的军队打败仗了?”她问道。

“……。”

“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沈大老爷道。

沈二老爷坐下道,“父亲是和东乡侯一起送粮草去军营的,东乡侯要把军队叫做飞虎军,父亲肯定反对,以东乡侯的脾气,我真担心父亲……。”

尤其东乡侯回京了,冀北侯还没有。

这些天,他们的心一直七上八下的。

老夫人端茶盏,随口问道,“你们站出来反对了?”

沈大老爷摇头,“那倒没有,我们冀北侯府一直拥戴皇上,皇上宠信东乡侯,我们不是不知道,如果皇上不反对东乡侯把军队叫飞虎军,我们反对,除了惹皇上不快之外,无济于事。”

“好在皇上念旧情,没有因为宠信东乡侯,就任他胡作非为,皇上给那支土匪军赐名苏家军。”

老夫人蹙眉道,“土匪军,这话太难听了,能靠着一座山头,养八千弟兄,这份气魄不容小觑,能让朝堂久攻不下,那支军队的战斗力可见一斑。”

“母亲教训的是,”沈大老爷道。

“我听说南安王他们把儿子送去东乡侯府训练,真有这回事?”老夫人又问道。

“确有其事,”沈大老爷回道。

“等你爹回京,我打算把倬儿和瑞儿也送去东乡侯府,这些天,你们要勤奋练武,莫要叫人小瞧了冀北侯府,给你们二叔脸上抹黑,”老夫人叮嘱道。

沈二少爷,“……。”

沈三少爷,“……。”

想到南安郡王他们那张脸。

两位沈少爷齐齐打了个哆嗦。

去东乡侯府,不是往二叔脸上抹黑,是往他们自己脸上抹黑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