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二十六章 羞辱

第二百二十六章 羞辱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28 12:52  字数:3292

镇国公府,门前。

南漳郡主送崇国公府老夫人和崇国公夫人离开。

赵妈妈站在她身后。

一丫鬟走过来,拽了拽赵妈妈的袖子。

赵妈妈转身,小丫鬟凑到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赵妈妈脸色一变。

崇国公府老夫人坐进软轿。

小厮抬着轿子走远。

赵妈妈才对南漳郡主道,“郡主,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南漳郡主心情很好。

“老夫人脚肿了。”

“……。”

“严重吗?”南漳郡主眼神凌厉。

“有多严重还不知道,老夫人晕了过去,”赵妈妈的声音有点颤抖。

“……。”

“已经派人去请太医了。”

大少奶奶真是太太太凶残了。

那可是老夫人啊。

让她捏下脚,她就直接把老夫人的脚给捏肿了。

她真是谁都不怕啊。

等去了栖鹤堂,看到老夫人那双脚。

赵妈妈心都在哆嗦。

南漳郡主眸光喷火。

“来人!”

“把大少奶奶给我押到佛堂跪三天!”

沉香轩,竹屋。

苏锦在书架上找书看。

拿一本。

翻两页。

又塞回去。

如此反复了十几次。

谢景宸都蹙眉了,道,“你在找什么书?”

苏锦望着他。

眨眨眼道,“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书。”

谢景宸,“……。”

朱屋外,暗卫迈步上台阶。

听到苏锦这话,没差点直接摔趴下。..

大少奶奶真是太孟浪了。

大少爷不是那样的人啊。

他脚步停下,不知道是进去打断大少奶奶的话题好,还是让她继续说下去好。

反正大少爷是不会接话的。

谢景宸不说话。

相处这么久,他已经琢磨透了,接不上话的时候不说话,这个话题就自动断了。

苏锦继续找。

只是书架高处,她够不着。

“帮帮忙啊,”她道。

谢景宸站起来。

见苏锦手伸着,谢大少爷脑子一抽。

还没反应过来——

胳膊已经伸了出去,直接把苏锦抱起来了。

苏锦,“……!!!”

亲娘啊。

他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

她是让他帮忙拿书啊。

不是让他抱她拿书啊啊啊!

谢大少爷,“……。”

反应过来的他,面红耳赤。

暗卫见屋子里半晌没动静。

抬脚走进来,就看到谢景宸抱着苏锦。

暗卫脸一红。

赶紧背过身去。

“大少爷、大少奶奶、老夫人脚肿了,晕倒了,”暗卫禀告道。

禀告完,他赶紧出去。

苏锦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挣扎着。

“还不赶紧放我下来,”苏锦脸红如霞。

谢景宸赶紧把她放下。

他望着书架道,“你要拿什么书?”

苏锦拿眼睛瞪他。

谢景宸道,“那几本书,你不适合看。”

“有什么书,我不适合看的?”苏锦道。

“你确定要看?”谢景宸看着她。

“嗯!”

谢景宸把她之前手伸着够不着的那一排书都拿了下来。

苏锦瞥了一眼,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大齐律法》

苏锦,“……。”

这不是少儿不宜,这是土匪不宜啊。

苏锦把书拍给谢景宸,抬脚就要走。

外面,小丫鬟跑进来道,“大少奶奶,不好了!”

“南漳郡主罚你跪佛堂,来了四个婆子抓你去。”

杏儿跑过来道,“姑娘,现在该怎么办啊?”

苏锦坐下来,道,“你去院门口守着,谁要敢闯进来,给我抽!”

杏儿眼睛都亮了起来。

鞭子不抽人。

她都觉得对不起皇上赏的鞭子。

她屁颠屁颠的跑到院门口。

四个婆子已经闯进来了。

气势汹汹。

而然看到杏儿亮出来的鞭子。

迫不及待的小模样。

婆子们气势焉了,转身就跑。

杏儿,“……。”

“你们别跑啊,”杏儿追上去。

院子里,一堆丫鬟婆子紧张的不行。

南漳郡主正愁没机会治她,大少奶奶还敢把老夫人的脚捏肿,这不是撞她手里了吗?

之前逃过去,那是皇上帮她。

这一回,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下来,皇上都没理由帮大少奶奶了。

刚这样想——

就看到那四个闯进去抓人的婆子往外跑。

杏儿在后面追。

丫鬟们,“……。”

那些婆子不止跑,还挺聪明。

跑的时候,把一旁看热闹的丫鬟一拉。

丫鬟脚步一踉跄,和杏儿撞在了一起。

杏儿稳住身子,捡起鞭子,几个婆子已经跑没影了。

毕竟是做惯了粗活的人啊。

南漳郡主守在老夫人床前,丫鬟走进来道,“郡主,抓人的婆子回来了。”

“这么快?”赵妈妈惊讶。

跑回来的能不快吗?

“她们没见着大少奶奶,被大少奶奶的丫鬟拿着鞭子撵出了沉香轩,”丫鬟道。

赵妈妈,“……。”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当真是放肆!”她冷道。

她看了赵妈妈一眼,指着门口道,“你去,如果她不乖乖去佛堂跪着,我镇国公府休妻!”

赵妈妈心肝儿颤,她也怕鞭子抽啊。

南漳郡主放了话,她要胆怯不去,有损南漳郡主威严。

赵妈妈带着一丫鬟去了沉香轩。

杏儿就坐在院门口。

看见赵妈妈过来,杏儿望着她,“你也是来押我家姑娘去佛堂罚跪的?”

“去禀告大少奶奶一声,如果她不去佛堂跪着,国公府休妻,”赵妈妈道。

杏儿眼珠子瞪圆了。

“不行!”

“这话不能让我家姑娘知道!”杏儿站起来道。

她家姑娘之前就盼着被姑爷休了。

现在国公府要休了她,还不得把她高兴坏了。

她现在都有点怀疑,姑娘把老夫人脚捏肿,是不是就是想被休掉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杏儿道。

她把鞭子卷好,跑回后院。

苏锦就在竹屋内坐着。

杏儿悄咪咪走到窗户处,朝暗卫招手。

暗卫,“……。”

大少奶奶的丫鬟这是要做什么?

他走了出去。

杏儿对他道,“你和姑爷说一声,国公府要休我家姑娘。”

暗卫眉头一皱。

他回屋,在谢景宸耳边嘀咕了几句。

谢景宸脸色一沉。

苏锦问道,“怎么了?”

“没事,”他道。

他起身走了出去。

谢景宸出了后院。

赵妈妈往他身后看,没见到苏锦。

谢景宸走出去,回头对暗卫道,“守好门,谁要敢闯进去,格杀勿论。”

赵妈妈背脊一寒。

谢景宸抬脚走远。

赵妈妈进不去后院,只能走了。

栖鹤堂,内屋。

太医还没有来。

谢景宸走进去,南漳郡主看了他,眸光冰冷道,“替那女土匪求情的话,就不用说了!”

谢景宸望着她,道,“我只是来告诉母亲一声,苏锦是东乡侯的掌上明珠,她要做什么,那是她高兴,镇国公府要她捏脚,这是在羞辱人。”

“东乡侯若是知道,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她没吃亏,东乡侯不会动怒,她息事宁人了,国公府却要休妻。”

“皇上赐的婚,我不同意休妻,她就永远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但事情闹大,捅到皇上面前,谁给谁捏脚就不一定了。”

赤果果的威胁。

谢景宸说完,转身离开。

南漳郡主却是气的站不住,呼吸不畅。

息事宁人?!

那女土匪把老夫人一双脚都捏肿了。

在他眼里是息事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