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三十章 厚待

第二百三十章 厚待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7-30 14:59  字数:2959

凤鸾宫。

皇后发疯似的砸东西。

噼里啪啦!

自打嫁进宫,她还没有挨过今天这么重的处罚。

胸口淤积的怒气,只有摔东西,她才能泄愤。

摔了一通。

皇后怒气消了几分。

御书房内。

皇上发愁了。

福公公派了人把麻将买了回来。

美人阁里有的全买了,也不过六副。

一般后宫赏赐规则,先孝敬太后,然后是皇后。

就算帝后不合,毕竟皇后统率后宫,母仪天下,得给足了她面子。

但皇后厌恶麻将,还因为麻将挨了罚,赏赐她麻将,那是在羞辱她。

还有太后——

崇国公和东乡侯那已经是不共戴天之仇了。

美人阁的东西,太后肯定不会用。

但就这么把太后和皇上略过去有点不大好。

皇上犯难。

福公公道,“皇上?”

皇上摆摆手,“依造惯例赏赐下去。”

“奴才遵旨。”

福公公先去了永宁宫。

从永宁宫出来,福公公再去凤鸾宫。

福公公在门外等了半天。

宫女太监跪在地上收拾一地的狼藉。

把地拖干净后,又擦了一遍。

福公公才走进去。

皇后强忍着怒气道,“福公公来找本宫有事?”

“皇上差人买的麻将,依照惯例,给皇后送一份来,”福公公道。

皇后脸寒如霜。

没有皇上这么羞辱人的了!

皇后咬着牙,谢皇上赏赐。

福公公福身离开。

只是他前脚出去,后脚砸东西的声音就传来了。

福公公有点心疼麻将。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打麻将啊。

打的麻将都粉身碎骨了。

不过除了皇后,后宫刮起了一股麻将之风。

麻将一进后宫,皇上就失宠了。

去御花园,没有后妃“偶遇”了。

待在御书房,也没有后妃来送燕窝粥和糕点了。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许多。

“麻将真是个好东西,”皇上很满意。

“没人给皇上您送吃的来了,御膳房都说奴才这几日饭量变大了不少,”福公公哭笑不得。

“……。”

“走,去御花园转转。”

皇上去了御花园。

逛了会儿,听到有搓麻将声传来。

皇上寻声走过去,就看到几个后妃在那里打麻将,有说有笑,不亦乐乎。

皇上抬脚走过去。

福公公将他拦下,“皇上,您还是别去吧。”

皇上蹙眉,“为何?”

福公公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皇上催道。

“东乡侯前儿给奴才发了话,禁止皇上打麻将,”福公公弱声道。

皇上眉头一拧。

怒气从四肢百骸涌到脸上。

“他敢禁止朕打麻将?!”皇上气道。

福公公望着皇上道,“东乡侯怕皇上沉迷打麻将,以至玩物丧志,成为一代昏君,到时候牵连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受人唾骂。”

“闺阁妇人,闲得无聊打发时间,搓搓麻将无妨,但皇上不能。”

皇上气大了,“朕都还没玩过,他就笃定朕会沉迷其中?!”

“奴才也是这么说的,但东乡侯让奴才提醒皇上一句话,”福公公道。

“什么话?”

“上行下效,”福公公道。

皇上会不会沉迷打麻将,福公公不知道。

但皇上喜欢做的事,百官都会钻研。

如果皇上打麻将,百官会不打吗?

打麻将可不是一个人就能打起来的,要四个人。

皇上最厌恶的就是结党营私,不要给臣子们借口去做令他厌恶的事。

皇上脚步像是钉在地上一般。

他朝凉亭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之后,皇上脚步停下。

“他一个土匪,还懂上行下效?”皇上皱眉道。

“皇上,这是东乡侯的原话,奴才一个字也没有添减,”福公公忙道。

“只是一个土匪知道上行下效,确实有些奇怪,”福公公也疑惑了。

皇上嘴角一勾。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总之,皇上心情挺好。

……

沉香轩,后院。

今天是谢景宸泡药浴的最后一天。

从药浴里起来,谢景宸皮肤烫红,但精神抖擞。

暗卫替他高兴,望着苏锦道,“大少奶奶,大少爷体内的毒全清了吗?”

“全清了,”苏锦道。

谢景宸歇了一刻钟,去沐浴把身上的药味给清除掉。

等他回后院,迈步进苏锦的竹屋。

苏锦随手扔给他一个药瓶。

“你闻闻,”苏锦笑道。

谢景宸接过药瓶。

把盖子扒开,嗅了嗅,道,“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闻。”

“这是什么?”他好奇道。

“"miyao",”苏锦道。

“……。”

丢下两个字,苏锦继续翻抽屉。

谢景宸一脸黑线。

他把药瓶递给暗卫。

暗卫嗅了嗅药瓶,没闻出是什么。

杏儿从他手里接过药瓶,使劲嗅了嗅。

然后——

谢景宸还没有坐下来。

没有武功的杏儿就倒地不起了。

与她一起晕倒的还有暗卫。

苏锦,“……。”

谢景宸,“……。”

苏锦瞪着谢景宸,“我不是告诉你是"miyao"吗,你怎么还给他们闻!”

谢景宸嘴角抽抽,“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他们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是认真的啊,大哥!”苏锦扶额。

“……。”

“为什么我没晕?”谢景宸好奇。

苏锦走到杏儿身边,把她扶到小榻上躺着。

谢景宸扶暗卫。

苏锦丢给他一药瓶,道,“你中毒很深,而且时间久,骨骼某种程度上具有了一定的抗毒性,再加上我帮你解毒,现在普通的毒药对你效用不大,虽然没有百毒不侵的那种奇效,但就算剧毒,别人顷刻毙命,你至少能扛一刻钟。”

“真的?”谢景宸不信。

“真真的,这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谢景宸将信将疑。

苏锦的暴脾气,有点炸了,“别不信啊,你手里的是砒霜,你吃点试试。”

谢景宸,“……。”

“我信你说的,”谢景宸把药瓶放下。

能解毒,已经是老天爷厚待他了。

"miyao"对他不管用,已经是意外之喜。

他不奢望太多。

他望着苏锦,那双溢彩流光的眸子,皎皎如明月,莹莹如月华,灵气逼人。

他目光柔和道,“这份意外的惊喜,我该怎么答谢你?”

“你已经没有钱了,只剩下以身相许了吧?”苏锦一本正经道。

“……。”

“好。”

苏锦,“……。”

要不要答应的这么爽快?!

她是开玩笑的啊!

“好什么好啊,我是让你赶紧挣钱付我诊金,”苏锦脸不红气不喘。

谢景宸,“……。”

“先收点利息,明天陪我逛街,”苏锦道。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