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四十二章 灭口

第二百四十二章 灭口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04 01:07  字数:2791

皇后脚步急切。

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皇上把凤鸾宫的宫女太监给换了的。

虽然她不能保证凤鸾宫里每一个宫人都对她忠心耿耿。

但至少一大半是。

全部被换掉,皇上再派人来。

她岂不是日日都活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被土匪逼的连身边人都保不住,她皇后的威严何在?!

皇后匆匆赶到太和殿。

公公拦门,直接被皇后推开了。

皇后走进去。

皇上正在喝药,苦的他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强忍着等皇上把药碗放下。

不过等待的功夫。

太后也来了。

皇上眉头皱紧,对太后赶来护皇后有些不快。

太后道,“皇后御下不严,确实有过,但皇上也罚了她抄一百遍宫规了,这样的惩罚够重了。”

“就因为东乡侯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不满,就要把皇后宫里的人都换掉,皇上把皇后的脸面置于何地?!”太后眼神凌厉。

皇上望着太后,一脸“虚弱”看向东乡侯。

“刚刚你是怎么说服朕的,现在你就怎么说服太后。”

“朕歇会儿。”

皇上有气无力的把烂摊子甩给了东乡侯。

皇上英明!

福公公在心底高呼。

这里是太和殿,是皇上的寝殿,但福公公觉得他和皇上才是看热闹的。

太后瞥向东乡侯。

东乡侯起身给太后见礼,然后道,“把皇后脸面放在地上踩的是那些擅作主张的宫人,不是臣。”

“皇后因为臣女儿救了皇上,下旨赏赐,宫人却敢妄动手脚,把皇后的脸都丢到来了镇国公府,听说宫人闯了祸就逃了,至今没找到,才连累皇后受罚。”

“这样的宫人留着做什么?”东乡侯反问道。

太后冷道,“就因为一个宫人犯错,就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吗?!”

东乡侯看了太后一眼道,“我想这样御下不严的情况应该不止一回吧。”

太后嗓子一噎。

皇后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东乡侯话锋一转,道,“我女儿差点被害死,皇后一句御下不严,抄几遍宫规就想打人,也太不把我女儿的命当回事了。”

“我苏青云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招安的,如果朝廷给不了我东乡侯府公正,那我只能用我们青云山的方式解决问题了,”东乡侯的声音掷地有声。

太后脸色铁青。

福公公赶紧道,“侯爷别动怒,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救过皇上两回,皇上不会委屈了她的。”

福公公祈求的看着苏锦。

苏锦没说话。

她爹替她出头,她要拖自家亲爹的后腿吗?

她有那么傻吗?

东乡侯道,“我要求不高,找到宫人,如果真是他忠心为主,一人所为,我不会迁怒他人,如果审问出背后主使者,不论是谁,给我吃下十六盘子糕点,我消了心头之气,这事自然当没生过。”

十……十六盘……

镇国公府老夫人吃了一块,就只剩半条命了。

十六盘子吃下去,还能活吗?

太后脸阴沉沉的。

皇后站在她身后,如果眸光能杀人,东乡侯早灰飞烟灭了。

身后,一宫女走过来,凑到皇后身边嘀咕几句。

皇后脸色一变。

她看了宫女一眼。

宫女点点头。

东乡侯的人找到黄公公了。

知道东乡侯进宫是为了帮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出气,东乡侯府的人等在宫门外,想进进不来。

一旦黄公公招认是寿宁公主指使他干的。

只怕公主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皇后心里百转千回。

皇上咳嗽一声,她道,“皇上,臣妾御下不严,臣妾甘愿认错,您别气坏了身子,但周嬷嬷是臣妾的乳母,还请皇上网开一面。”

皇上,“……。”

这就招认了?

太后眉头皱紧。

没人说话,皇上摆手道,“除了周嬷嬷,其他人都贬去守皇陵。”

苏锦站在一旁,有点摸不着头脑。

皇后主动招认,说明她心虚了啊。

她爹怎么不趁热打铁,而是偃旗息鼓了?

这不是她爹的作风啊。

皇上摆摆手。

皇后福身退下。

太后关怀了皇上几句,也走了。

出了太和殿,太后望着皇后道,“出什么事了?”

太后了解皇后,如果不是出事了。

皇后不会认罪。

皇后把宫女告诉她的话禀告太后。

太后便没说什么了。

皇后这么做也算是弃车保帅了。

不认罪,回头不止宫人保不住,还把寿宁公主折进去。

就算不吃十六盘子糕点,至少也会落一个“忘恩负义”的名声。

苏锦就算和寿宁公主有再大的瓜葛,救了皇上,也该一笔勾销了。

她不念救父之恩,还趁机下毒手,心狠手辣之极,就是皇上也不会轻饶了她。

太后让皇后管好寿宁公主,就回永宁宫了。

之前太后前脚走,后脚一公公跑过来,对皇后道,“娘娘,崇国公派人送了信来,说东乡侯虽然派人找黄公公,但他抢先了一步,黄公公已经被灭口了,让您放宽心。”

“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皇后脸色铁青。

公公糊里糊涂的重复了一遍,“黄公公已经被灭口了,国公爷让您放心。”

灭口了!

灭、口、了!

这三个字在皇后脑中炸响。

一口气没提上来。

皇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宫门口。

林总管骑在马背上。

那些进宫施压的大臣鱼贯而出。

刑部尚书骑马出来。

刑部尚书去过东乡侯府,认得林总管。

看见林总管朝他走过去,他眉头紧了几分。

林总刑部尚书去过东乡侯府,认得林总管。

看见林总管朝他走过去,他眉头紧了几分。管翻身下马道,“见过尚书大人。”

“找我有事?”刑部尚书道。

“我是奉我家侯爷之命在此等候尚书大人的,”林总管道。

刑部尚书眉头更皱。

林总管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刑部尚书。

“这是镇国公亲笔信,还请尚书大人过目,”林总管道。

刑部尚书是镇国公的女婿。

是谢景宸的姑父。

他接过信。

看了两眼。

心头闪过一抹震惊。

他仔细看了两遍,确定是镇国公亲笔所写。

可镇国公为什么要帮东乡侯?

难道只是因为东乡侯救了谢大少爷?

可东乡侯处心积虑的进刑部做什么?

而且他为什么不早点把信给他看?

刚刚他可是最反对他进刑部的啊。

刑部尚书将心底疑惑压下,把信叠好,还给林总管。

然后——

掉头又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