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四十五章 陷阱

第二百四十五章 陷阱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06 00:33  字数:2793

红袖拿着止泻药出门。

刚出院门,就看到大姑奶奶,也就是刑部尚书夫人携带女儿回门。

红袖退到一旁,给大姑奶奶见礼。

内屋。

老夫人靠着大迎枕。

二姑奶奶喂她吃药。

廖雪端着盘子站在一旁。

盘子里装着蜜饯,色泽诱人。

丫鬟进来道,“老夫人,大姑奶奶和表姑娘回来了。”

老夫人抬头,就看到刑部尚书夫人带着女儿曲清儿走进来。

“女儿给母亲请安,”大姑奶奶福身道。

曲清儿稍后半步,福身道,“见过外祖母。”

二姑奶奶继续喂药。

等一碗药喂完,廖雪喂了颗蜜饯。

老夫人才道,“都起来吧。”

曲清儿朝青石地面翻了一记白眼,方才直起身子。

二姑奶奶把药碗放下,起身和大姑奶奶见礼,道,“长姐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大姑奶奶笑道,“府里有事耽搁了,这才比妹妹晚了半刻钟回来。”

二姑奶奶脸色顿时有些挂不住。

她并没有早回来多久。

“不会是为了东乡侯进刑部的事耽搁了吧?”二姑奶奶问道。

大姑奶奶眉头一皱。

她没说话。

老夫人望着她,“堂堂刑部尚书真的被一个土匪吓的离京避难了?”

“母亲是听谁乱嚼舌根的?”

“没有的事,”大姑奶奶否认道。

“老爷前几日就和我说要离京查案,那时候东乡侯还没有撞断陈侍郎的腿。”

二姑奶奶眼底划过一抹讥笑。

她以为这样说,大家就会信了?

“虽然是凑巧,但大家可不会这么认为,只当是尚书大人怕了东乡侯,”二姑奶奶道。

大姑奶奶端起茶盏,笑道,“朝堂上不怕东乡侯的只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我们老爷怕他也没什么好丢脸的,何必理会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东乡侯府是镇国公府的亲家,东乡侯送粮草去军营,还救了大哥一命,不管东乡侯为人处世如何,至少他对我们镇国公府有恩。”

王妈妈端了茶来,道,“大姑奶奶喝茶。”

话题被岔开,大家聊别的,但并不愉快。

廖雪则道,“外祖母,我们去看锦瑜表姐她们。”

曲清儿和廖雪福身离开。

出了栖鹤堂,她们去给南漳郡主请安,再去看谢锦瑜。

谢锦瑜对她们两大倒苦水,对苏锦是恨之入骨。

廖雪煽风点火,拿刑部尚书被东乡侯逼的离京一事来扎曲清儿的心口。

曲清儿很生气。

当然。

她不是生苏锦和东乡侯的气。

娘告诉过她,爹爹不是怕东乡侯才离京的,东乡侯救过舅舅,爹爹感激他,不愿意和他起冲突,才避其锋芒的,爹爹这么做并没有错。

她要是和表嫂起冲突,就真成爹爹怕了东乡侯了。

廖雪几拳头挥出去,都砸在棉花上,顿时来了气,她望着曲清儿道,“你就不替你爹出口恶气吗?”

挑拨离间还没完了。

曲清儿脸上带了抹不虞之色。

“我爹又不是因为东乡侯才离京的,我为什么要生表嫂的气?”

“平白无故招惹表嫂,我怕我会被抬出国公府,”曲清儿回道。

“……。”

廖雪脸色一僵。

“我看你不是不生气,你是不敢生气!”廖雪咬牙道。

曲清儿也生气了,她都说了不敢招惹表嫂了,她还不放弃!

非要她晕在表嫂手里才甘心吗?

“你火气这么大,你怎么不去?”曲清儿哼道。

“你!”廖雪气炸了。

“你也怕了吗?”曲清儿激将回去。

“谁怕了?!”

“去就去!”廖雪猛然站起来。

她抬脚就往外走。

谢锦瑜懵了。

她们这到底是谁在激将谁啊?

“不会出事吧?”丫鬟担心道。

谢锦瑜冷笑一声。

“她们只怕连沉香轩后院大门都进不去,能出什么事?”

“出事了才好呢!”

竹屋内。

谢景宸不在。

苏锦在书架上找书。

高处够不着。

她唤道,“杏儿。”

连喊了三声,都没见到人。

这丫鬟跑哪儿去了?

苏锦端了凳子来,把书拿下来。

翻了十几页,杏儿才回来。

苏锦见了道,“跑去哪儿了?”

杏儿倒茶喝,脸上闪着光芒,“最近小少爷在研究怎么坑人,刚刚我进院子,突然有了个好想法,我先试试,要是管用,我再告诉小少爷。”

苏锦,“……。”

这话,她完全接不住了。

这丫鬟不止对她的事上心,对她弟弟也上心啊。

她弟弟够调皮了,这丫鬟还帮忙,这两人是要一起皮上天吗?

沉香轩外。

廖雪气势汹汹的走进来,问丫鬟道,“表哥呢?”

“大少爷出府了,”丫鬟回道。

“那表嫂呢?”

“大少奶奶在后院,”丫鬟回道。

廖雪直奔后院。

然后被丫鬟拦了下来,“表姑娘,没有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允许,后院不许人进。”

“那你快去禀告,就说我有急事找她,”廖雪不耐烦道。

“奴婢不敢去,”小丫鬟道。

“为什么?”廖雪蹙眉。

“大少奶奶的丫鬟说她准备了陷阱,让我有事也别进去,”小丫鬟道。

“那要有急事非找大少奶奶不可怎么办?”一旁小丫鬟问道。

“……。”

丫鬟默默的把靠着墙的锣鼓拎了起来。

这是大少奶奶的丫鬟给她的。

让她有事就敲锣,她听到了就会出来。

她知道进后院不止一道门,但另外一道门在哪里,没人知道。

廖雪非要见苏锦不可。

丫鬟只能敲锣了。

离的近的,耳膜差点没被震碎。

竹屋内。

杏儿有些饿了,拿糕点啃。

一门心思沉浸在糕点里,没注意到有锣鼓声。

苏锦听见了,道,“是谁在敲锣?”

杏儿一激动,结果呛着了。

咳嗽不止,糕点渣乱飞。

苏锦,“……。”

苏锦后退几步,抬手扶额。

不用说,也知道锣鼓和杏儿有关了。

但愿没人倒霉吧。

院门口,丫鬟才敲了三下,廖雪就不耐烦了。

不过就是吓唬她们的,谁会傻到在自己的院子里挖陷阱?

又不是狩猎!

她一把推开院门。

一脚跨进去。

哗啦!

一桶水浇了下来。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根胳膊粗的木头朝她们砸过来。

直接砸在廖雪的肩膀上。

她身子往后一倒。

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

总之,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