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四十九章 折腾

第二百四十九章 折腾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8  字数:2924

谢景宸把盏茶放下,起身朝竹屋走去。

他刚迈步上台阶。

苏锦一个喷嚏打了。

身子往前一倾,大腿撞到桌角,手里的瓷瓮摔在地上,哐当一声传开。

苏锦疼的眼泪没差点涌出来。

她手揉着撞疼的地方,蹲下来。

刚碰到碎瓷片,就被谢景宸拉了起来。

“撞疼了就歇着,”他语气微恼。

苏锦一脸心疼,“这是我调制了半天的止泻药,这会儿全毁了。”

“不用调制了,”谢景宸道。

苏锦望着他,“为什么?”

“因为没人会领你的情,”谢景宸道。

“……。”

杏儿走过来道,“刚刚是不是有人骂姑娘了?”

暗卫在心底接了一句。

岂止是骂啊。

只怕将大少奶奶千刀万剐的心都有。

暗卫道,“刚刚太医又进府了,二少爷吃了大补丸,在流鼻血,二老爷吃了泻药,二太太脸上长红疹……。”

苏锦,“……。”

杏儿,“……。”

“这也太凶残了吧?”

“谁干的?”苏锦问道。

暗卫,“……。”

谢景宸,“……。”

“不是你?”谢景宸皱眉。

苏锦看着他,“这黑锅我不背。”

谢景宸,“……。”

“不是你,那会是谁?”谢景宸疑惑道。

“我也想知道,”苏锦道。

杏儿看看谢景宸,又看看苏锦,道,“会不会是大少爷?”

苏锦失笑,“怎么会是我大哥?”

“帮姑娘办事,大少爷就是这样的,”杏儿道。

“大少爷说过他帮姑娘买东西压力很大,总担心买回来的姑娘不喜欢。”

“……。”

“姑娘让大少爷帮忙买糕点,大少爷就会把糕点铺的糕点都买一遍。”

“姑娘让大少爷买一个荷包,大少爷会买十几个回来让姑娘挑。”

“姑娘让大少爷买纸鸢,他会带七八个回来。”

“总之,就是这样的。”

“……。”

苏锦感动了。

世上应该找不到比她大哥更疼妹妹的了吧?

只是这样的感动没能维持几秒。

“大少爷每每帮姑娘买完东西就催姑娘赶紧嫁人,那样姑娘就可以祸害姑爷了,他就解脱了,”杏儿道。

苏锦,“……。”

谢景宸,“……。”

玉临轩。

是二少爷谢景川的住处。

看着儿子面色苍白的模样,南漳郡主是恨得咬牙切齿。

王妈妈走进去。

丫鬟提醒南漳郡主道,“郡主,王妈妈来了。”

南漳郡主拿绣帕擦掉眼角的泪珠。

王妈妈走上前,道,“老夫人让我来问问郡主,三老爷他们是怎么回事?”

南漳郡主不想提一个字。

赵妈妈叹息一声。

郡主是一翻好心,可惜好心办坏了事。

这会儿别说领情了,只怕心里不知道怎么埋怨郡主。

把王妈妈拉到一旁,赵妈妈把药丸的事和盘托出。

王妈妈听得目瞪口待,无话可说。

同样的计谋——

东乡侯府用赢的漂亮。

南漳郡主用却是输的一塌糊涂。

这药丸是南漳郡主假借大少奶奶名义去东乡侯府要的,吃出了毛病,也没法抖出来,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王妈妈回了栖鹤堂,如实禀告老夫人。

老夫人气的心口痛,“怕是等不到国公爷回京,镇国公府就要灭在那一家子土匪手里了。”

王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宽慰老夫人。

要她说,这件事压根就怪不到大少奶**上。

没有道理救了皇上,还要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只是这话她不能说。

南漳郡主自信满满,骗回来的药一点用处没有,还把大家给害苦了。

本来过两天就能好的,经过她一折腾,病的时间更久了。

尤其是三太太,恨南漳郡主是恨的牙根痒痒。

太医没查到她吃进肚子里的是什么,三老爷吃的又是春、药,拉了两天的身子,还把两丫鬟摁在床上折腾,不过过程并不愉快,事后三老爷就跟废了一般,两丫鬟都不等三太太处置,就被三老爷打发去庄子上了。

可以说除了沉香轩,整个镇国公府都笼罩在一层化不开的阴霾中。

报不了仇,解不了恨。

一口郁气盘踞在心口,咽不下,也吐不出去。

转眼,六天过去了。

这六天,苏锦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是把她和杏儿憋坏了。

早上醒来,推开窗户,见阳光灿烂,天蓝云白,她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说什么她今天也要出去逛逛。

现在不逛街,等过半个月天气热起来,出去转一圈,人就得黑一分。

吃了早饭后,苏锦带着杏儿去栖鹤堂给老夫人请安。

她已经连续三天来请安只说几个字就被打发了。

如果她不是南漳郡主请旨赐婚娶回来冲喜的,她估计现在早被轰出镇国公府凉快了。

那种想掐死你又够不着的感觉,苏锦都替她们挠心挠肺。

这一次也不例外。

请安后,苏锦默默坐到一旁,等老夫人轰她走。

她现在已经做到不说话,就是坐在那里也扎人眼睛的地步了。

屁股刚挨到椅子,老夫人就道,“我乏了,退下吧。”

这个乏是说给苏锦听的,每回走的也只有她。

但是这一回,她就坐着不动,不想见她,何不干脆免了她请安,她求之不得。

要她来请安,又不愿意见她,这不是明摆着折腾人吗?

她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她坐着不动。

她能当没听见,老夫人的话不能当没说过啊。

为了老夫人的颜面,大家都起身走了。

苏锦走在最后。

出了栖鹤堂,远远的就见二老爷走过来。

二太太快步迎上去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可是身体扛不住?”

二老爷摇头道,“是皇上伤还没好,早朝时坐立不安,就提前退朝了。”

二太太松了一口气。

“提前退朝了也好,我正担心皇上几天没上朝,到时候要商议许久,你身子刚好一点,会扛不住,”二太太心疼道。

太和殿。

皇上坐在龙榻上,周院正帮他把包扎的绸缎解开。

看到皇上后背上的伤口,周院正倒吸了一口气。

这伤疤……

周院正伸手碰了下,才发现是线,吓死他了。

“帮朕挠挠,”皇上催道。

一早朝,后背又痒又疼,差点没把他折腾疯掉。

周院正照吩咐办,然后脑袋差点没被他挠掉。

要么挠不到点上,要么扯到线,疼的皇上倒吸气。

皇上差点没忍住叫人把周院正拖下去砍了。

“皇上,这伤口是谁给您包扎的,让他来吧,臣无从下手,”周院正惶恐道。

其实不是无从下手,是根本不敢下手。

皇上深呼吸道,“速召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进宫。”

小公公赶紧去传话。

周院正起身,他问福公公道,“这线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帮皇上缝的?”

“是一针一针的缝的,”福公公哆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