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五十二章 听说

第二百五十二章 听说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08 16:17  字数:2732

太后脸青的就跟中了剧毒一般。

苏锦嘴角抽抽。

没看出来皇上也这么欠揍。

火上浇油的本事一点都不比她爹差。

苏锦有点怀疑皇上和她爹东乡侯是不是臭味相投,相惺相惜,相见恨晚。

不过——

她喜欢。

太后怒气冲冲的赶来,不就是责怪她没把龙体当回事么。

现在冀北侯替她请功,责怪的话太后肯定说不出来了。

但太后一把年纪了,不能让她白跑一趟,正好给清闲的太后找点事做。

皇上英明啊!

太后气的嘴皮都在颤抖。

半晌之后,才从牙缝中蹦出来一个字。

“好!”

李嬷嬷扶着太后离开。

周院正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

他也算是有幸见证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凶残了。

她明明什么也没做。

皇后和寿宁公主就挨罚了。

太后怒气冲冲的赶来替皇后出气,她都没说话,太后就败退了。

不止是败退,还要替皇上奖赏她。

愣神的功夫,皇上摆手道,“退下吧。”

周院正,“……。”

周院正赶紧拎了药箱子退下。

皇上给冀北侯赐座,又望着苏锦和谢景宸道,“你们先回去吧。”

苏锦回头望着杏儿,“药膏。”

杏儿扒拉腰间跨包,拿出一瓶子药膏递给苏锦。

苏锦递给皇上道,“这是祛伤疤的药膏,两天后,皇上涂在伤口处,就不会留疤了。”

皇上怔了一瞬,伸手接过药膏。

苏锦准备退下了。

谢景宸上前一步,道,“有件事,臣要和皇上商议下。”

“什么事?”皇上一脸狐疑。

谢景宸回头看了一眼。..

福公公会意,赶紧把殿内小公公都轰出去。

等人都退下了,谢景宸才道,“这些年,皇上一直记挂崇老国公中毒一事,如今我的毒已经解了,或许内子也能解崇老国公之毒。”

崇老国公是崇老国公。

崇国公是崇国公。

大家从来没有混为一谈过。

皇上眉头微蹙。

这件事他不是没想过。

但是帮谢景宸解毒的是苏锦,是东乡侯的女儿。

东乡侯连人家崇国公府祖宅都霸占了,让东乡侯的女儿去给崇老国公解毒……

崇老国公一身傲骨,必不会答应。

再者崇老国公是受人恩惠,会涌泉相报的性子……

东乡侯是睚眦必报。

皇上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要换一个人,皇上早派去了。

冀北侯见皇上左右为难,虽然心底对苏锦会医术的事很诧异,但谢大少爷的毒解了,足以说明她医术高超。

“皇上,还是让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去给崇老国公看看吧,”冀北侯道。

“老侯爷觉得这样做妥当?”皇上道。

冀北侯轻点了下头。

“如果皇上觉得以东乡侯之女的身份去不合适,不妨哪天打扮成丫鬟或者小厮,随我前去,”冀北侯道。

冀北侯也经常去探望崇老国公。

他去见崇老国公,崇国公不会怀疑什么。

这样算是都顾及到了。

“也好,”皇上道。

事情就这样安排了。

谢景宸和苏锦告退。

出了太和殿,四下无人,苏锦望着谢景宸道,“皇上似乎很信任冀北侯?”

谢景宸点头。

“如果说朝堂上还有谁是崇国公不敢动的,只有冀北侯了,”谢景宸道。

“是因为冀北侯府二老爷?”苏锦道。

“不只是因为他,还因为云妃,”谢景宸道。

苏锦知道云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而且已经过世十五年了。

但她还正不知道云妃和冀北侯是什么关系。

提起这事的人少之又少,无从得知。

谢景宸道,“云妃是冀北侯胞妹之女,据说从八岁起,就住在冀北侯府,她是从冀北侯府嫁进宫的。”

“云妃视冀北侯如生父,皇上自然拿冀北侯当岳父看待。”

说到这里,杏儿就忍不住说话了,“听说皇上第一次挨揍,就是因为被冀北侯府二老爷误会他调戏云妃娘娘,被冀北侯府二老爷揍的鼻青脸肿。”

苏锦,“……。”

谢景宸,“……。”

“这事你听谁说的?”苏锦黑线道。

“夫人说的啊,是我扒门上偷听到的,”杏儿道。

“……。”

苏锦一脸黑线。

这丫鬟的听说,是正儿八经的听说啊。

“偷听不挨打吗?”苏锦道。

“不挨啊,夫人说过,要是侯爷不想谁偷听,都够他死几个来回了,”杏儿道。

苏锦,“……。”

杏儿详细的说了一下偷听的过程。

嗯。

和苏锦嫁人有关。

东乡侯说冀北侯府两位少爷不错。

唐氏笑道,“当年的冀北侯府二少爷可是连当今皇上都揍了,不知道如今的冀北侯府少爷有没有这份胆识。”

杏儿就听到这么多,她全部告诉了苏锦。

苏锦按捺不住好奇问唐氏。

唐氏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她们。

只是苏锦不记得了,杏儿还记得。

苏锦望着谢景宸,“你知道这事吗?”

谢景宸摇头。

他不知道。

他一直觉得唐氏和东乡侯不简单。

他们知道不少的隐秘。

青云山距离京都几百里,这些事应该传不到青云山去才对。

再者皇上登基这么多年,这么丢人的事,没人敢泄密,唐氏又是如何得知的?

苏锦没想那么多,笑道,“那皇上第二次挨打呢?”

她只是随口一问,毕竟皇上以前是皇子。

皇子挨打,非同小可。

一回已经叫人震惊了,何况是二回。

谁想到还真挨过第二回。

“好像也是冀北侯府二老爷打的,”杏儿道。

“……。”

“为什么?”苏锦好奇道。

杏儿摇头如拨浪鼓。

“不知道,姑娘问夫人的时候,正好侯爷进来了。”

“侯爷说夫人说这事,他就有点控制不住想揍皇上了,夫人怕侯爷真揍皇上,就没敢说了,”杏儿惋惜道。

这种听八卦听一半的滋味真不好受。

要不是怕死,她都有点想问皇上了。

“姑娘还问有没有第三回,”杏儿道。

“夫人说她只听说过这两回,侯爷说迟早有第三回,”杏儿小声道。

杏儿有点同情皇上。

她家侯爷想揍他,那是肯定会揍到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也不知道她告诉侯爷,姑娘把皇上扎了五十多针能不能让侯爷高兴,然后打消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