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同党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同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10 14:06  字数:2787

苏崇骑马走后,苏锦见时辰还早,就在街上逛了逛。

今天打劫收获颇丰。

买起东西来那是只要看上了,就一个字:买。

一条街逛到尽头,谢景宸两只手都拿不了了。

苏锦也有些累了,准备回府了。

杏儿把东西抱去马车内,才想起来里面还两人。

她望着苏锦道,“他们怎么办?”

苏锦为难了。

找个客栈扔了不管吧,不知道暗处有没有刺客盯着。

就他们累的模样,只怕他们一转身,小命就没了。

苏锦望着谢景宸,“能不能带回镇国公府?”

谢景宸摇头。

镇国公府不是他当家做主。

他带人去,只怕那些闲言碎语也会逼的他们主动离开。

杏儿道,“送侯府去吧。”

“是好人,侯爷肯定会保护他们。”

“要是坏人,他们进了东乡侯府就别想出来了,”杏儿道。

苏锦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

然后——

苏锦又逛了半条街。

好不容易回门一趟,怎么能少了礼物?

买了一堆后,就直奔东乡侯府了。

对于东乡侯府经常没人守门的事,谢景宸一脸无奈。

整个京都,大概也只有东乡侯府所在的街道能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

进了府,才有人过来迎接。

杏儿道,“去帮忙抬人,还有东西。”

几个小厮去帮忙。

训练场外。

苏小少爷爬在梯子上。

站的高,离的远,但能把训练场一览无余。

他看的津津有味。

天空中,有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墙头上。

苏小少爷看了它好几眼。

鸽子一点都不怕他。

非但不怕,和他对视了好几眼后,鸽子直接落到他肩膀上了。

苏小少爷,“……。”

他一个小土匪这么招鸽子的喜欢?

这鸽子有眼光啊。

苏小少爷逮住鸽子,喜滋滋的摸着它洁白的羽毛,然后发现——

是他想多了。

鸽子脚上有信,它是只信鸽。

大概是把他当成了收信人,这才大胆的落在他肩膀上的。

失落。

满满的失落。

这只破鸽子,有没有眼色啊,整个东乡侯府,除了小黑比他小,都比他大好么!

也不知道是谁给爹送的信。

苏小少爷把信取下来,然后就看到一张白纸。

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苏小少爷眉头扭着。

小厮把男子从马车里抬下来,抬进府时,没注意脚下,男子的脚绊倒了门槛,男子醒转过来。

小厮将他们主仆扶进了正堂。

楚舜他们走过来,道,“他们是谁?”

“路上救的,”谢景宸道。

男子歇了会儿,脑袋才完全清醒。

他朝谢景宸道谢,要不是谢景宸救他们,他们这会儿早死在刺客手里了。

“兄弟,你叫什么?”南安郡王问道。

“在下……。”

男子刚要说话。

外面苏小少爷抱着鸽子,跑过来把他的话给打断。

“姐,姐,有给我带糖人吗?”苏小少爷问道。

“带了,”杏儿邀功似的把糖人递过去。

苏小少爷把鸽子抱给小厮,“别放啊,我刚逮的。”

说完,接过糖人吃起来。

东乡侯府的小厮只是穿的小厮衣服,并不是真的小厮。

他看了看鸽子脚,道,“这是信鸽。”

“信呢?”小厮问道。

苏小少爷从怀里把那张纸掏出来,道,“这就是信鸽脚上的信,上头没字。”

小厮接过看了一眼。

“这应该是密信,”小厮道。

男子道,“点根蜡烛烤下试试。”

丫鬟点了根蜡烛过来。

苏锦把信放在纸上烤了烤。

果然,上面的字显现出来。

杏儿念出声来,“帮忙除掉右相之子赵诩。”

男子,“……。”

护卫,“……。”

男子脸色苍白。

护卫整个人都绷紧了。

本以为得救了,没想到却是进了狼窝。

“右相不是姓周吗?”杏儿一脸茫然。

是她记错了吗?

“是姓周,”北宁侯世子道。

南安郡王还是对两男子感兴趣。

“兄台还没说叫什么呢?”南安郡王道。

“再下周言,”男子强自镇定道。

他作揖道,“承蒙相救,救命之恩,一定涌泉相报,在下先告辞了。”

苏锦望着他,“你确定要走?刺客应该没有放弃杀你。”

男子心塞。

这是刺客的同党啊。

他能留下来吗?

“不敢叨扰,”男子道。

他要走,苏锦自然不会阻拦。

只是男子刚出正堂,那边东乡侯走了过来。

小厮把密信递给东乡侯看,“侯爷,您看。”

东乡侯看了一眼,道,“这是给崇国公的密信。”

“啊?”苏小少爷惊呆了。

“赵诩,是南梁右相的儿子,传闻温文尔雅,颇负盛名,”东乡侯夸赞道。

“既然让崇国公帮忙除掉,看来他是来我大齐京都了,派人去找他,不能让崇国公府得逞了,”东乡侯吩咐小厮道。

男子望着南安郡王,小声问道,“你们和崇国公有仇吗?”

“岂止是有仇?”

“那是深仇大恨。”

南安郡王手指着屋子道,“这里原本是崇国公府,前不久才赢过来的。”

“你不是要走吗?”

“我送你,”南安郡王笑道。

男子,“……。”

今天这一整天,过的太大起大落了,心脏有点承受不住了。

既然不是狼窝,那就不用急于离开了。

男子抬手扶额。

“头有点晕,”他说。

然后——

他就晕倒了。

南安郡王懵了。

刚刚还聊的好好的,这么快就晕了。

南安郡王扶着他坐下。

东乡侯望着男子,道,“他是?”

谢景宸没说话。

苏锦道,“路上救的,有几个刺客围攻他,顺手把他救了。”

东乡侯看了男子几眼,道,“先找个地方让他们住下。”

东乡侯的心思还在那封信上面。

这应该是刺杀南梁右相之子的刺客送来的,鸽子能飞到崇国公府来,说明以前有过往来。

东乡侯道,“把鸽子放了,跟着鸽子,把刺客找到。”

“我要活口,”东乡侯叮嘱道。

“是,侯爷。”

东乡侯转身离开。

男子的护卫心头一震。

真人好聪明。

居然想到利用鸽子带路。

要是真能把刺客抓到,那他和大少爷在大齐京都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