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七十一章 墙脚

第二百七十一章 墙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15 05:49  字数:2751

苏崇一脸解脱的表情,无疑在谢景宸心口上撒了一把盐。

苏锦走过来。

苏崇望着她,摆出兄长训妹的气势来,“妹妹,不是大哥说你,妹夫七尺男儿,也是要脸的,以后别挠脸了啊。”

苏锦,“……。”

谢景宸,“……。”

苏锦脸都涨红了。

谁告诉他,谢景宸的脸是她挠的?!

这么锋利的划痕,能是指甲挠的出来的吗?

苏锦斜了谢景宸一眼。

你居然告我的黑状。

谢景宸一脸黑线。

更让他黑线的还在后面呢,苏崇拍他肩膀,小声道,“托妹夫你的洪福,我这个做大哥的总算逮到机会训妹妹了,感觉特别爽。”

谢景宸,“……。”

“大哥!”

“你说什么呢?!”苏锦瞪他。

咳咳!

苏崇轻咳一声道,“我是说妹夫这么大块头,除了脸,能挠的地方还有很多,挠脸回头看了堵心。”

苏锦,“……。”

谢景宸,“……!!!”

深呼吸。

苏锦瞪着苏崇道,“他的脸不是我挠的!”

“是坐马车的时候,我头上的金簪划出来的!”苏锦磨牙道。

一开口,苏锦就后悔了。

暴露了谢景宸抱着她坐马车的事。

好在脸本来就是红的,多添一层羞红也看不出来。

一人赏了一瞪眼,苏锦迈步走了。

杏儿站着没动,小脑袋瓜里还在想金簪是怎么从自家姑娘头上划伤姑爷脸的,这操作难度太大了。

其他几人也没反应过来,毕竟没有经验。

南安郡王望着谢景宸,怕他刨根问底,对苏崇道,“我有事找你。”

谢景宸往那边凉亭走,苏崇跟过去。

北宁侯世子看着谢景宸的背影,手里的折扇瞧着自己的肩膀道,“景宸兄以前身体不好的时候还骑马,现在身体好了,反倒改坐马车了。”

“他这是故意装虚弱?”北宁侯世子猜测道。

“我看不是,”楚舜道。

定国公府大少爷望向杏儿,见她要去追苏锦,将她拦下道,“小丫鬟,你家姑爷为什么坐马车?”

杏儿一向实诚。

他们又都是自己人。

那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为了生小少爷啊,”杏儿道。

“在马车里还……。”

“景宸兄的身体吃的消吗?”南安郡王脱口道。

然后——

南安郡王就被楚舜拍了下肩膀。

当着小丫鬟的面,乱说什么荤话。

南安郡王自知失言,轻咳一声道,“压力大啊。”

他是说他自己。

现在已经被逼婚了,要是谢景宸添丁了,估计不管他愿不愿意,都会被赶鸭子上架了。

杏儿不知道他是心疼自己,只当他是心疼谢景宸。

她道,“压力是很大,姑爷和我家姑娘都还没圆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小少爷。”

自打暗卫提到小少爷,一路坐马车来,杏儿已经脑补出自己逗小少爷玩的情形了。

她是急性子的人。

今天想小少爷,那是恨不得明天小少爷就蹦出来了。

一想到十月怀胎,挠心挠肺的她都想去抢一个回来过把瘾了。

还……还没圆房?!

楚舜几个惊呆了。

大嫂在街上抢人,出嫁也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居然还没圆房?

楚舜问杏儿道,“他们分开睡的?”

“一起睡的啊,”杏儿道。

“……。”

“没看出来,大嫂还是个坐怀不乱的人,”南安郡王道。

“……。”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还有机会挖墙脚?”南安郡王问道。

北宁侯世子笑道,“沉香轩的墙脚种满了仙人掌,郡王爷确定要挖?”

南安郡王,“……。”

仙人掌的阴影袭来,南安郡王嘴角抽了下。

苏锦走了半天,没见杏儿跟来,转身回来寻。

“杏儿,”苏锦唤道。

杏儿赶紧跑过去。

“姑娘,”她道。

“你们在聊什么?”苏锦随口问道。

“聊姑爷坐马车,”杏儿回道。

杏儿望着苏锦,好奇道,“姑娘,什么是坐怀不乱?”

苏锦,“……。”

你们居然聊坐怀不乱?!

苏锦没说话,杏儿道,“这肯定是个好词。”

“为什么这么说?”苏锦道。

“他们刚夸姑娘是个坐怀不乱的人,”杏儿眉飞色舞道。

苏锦,“……。”

能不能坐怀不乱她不知道。

反正她现在很凌乱。

凉亭内。

苏崇和谢景宸坐在那里。

“妹夫找我有什么事?”苏崇问道。

谢景宸望着他,道,“你上回给镇国公府的药丸,都有哪些?”

苏崇挑眉,“怎么突然问这事?”

谢景宸如实道,“有些药丸吃下去没有反应,老夫人责罚了南漳郡主,让我来问问。”

“原来如此。”

“不过,有哪些药丸,我也不知道,”苏崇耸肩道。

“……。”

“怎么会不知?”谢景宸问道。

“药丸我是找江湖郎中随便买的,”苏崇道。

“……。”

谢景宸眼角一抽。

苏崇道,“你要想知道,我倒可以派人帮你去找江湖郎中问问。”

苏崇把小厮唤来。

谢景宸吩咐道,“直接把江湖郎中带回来,我还有别的事要问。”

小厮走后,楚舜他们进了凉亭。

坐下后,楚舜道,“也不知道这会儿周兄的画卖出去没有?”

闹街上。

一处画摊。

周言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看着街上的人走来走去。

他脸上戴着面具,护卫也一样。

一来是怕刺客还活着,掩人耳目。

二来就是怕丢人。

堂堂南梁右相府大少爷沦落到街头卖字画,传回南梁,无地自容啊。

字画挂在墙上,走过路过的都能看见。

就是没人买。

一个时辰了,愣是没开张。

有人过来看了看画,道,“画工不错,怎么卖?”

“一千两,”护卫道。

“多少?”男子问道。

“一千两银子一幅。”

“……。”

男子抬手指着前头道,“看见那钱庄没有?”

“看见了,”护卫道。

男子把画往桌子上一放,怒道,“看见了,你怎么还不去抢啊!”

护卫,“……。”

他家大少爷的画一千两银子一幅已经是在贱卖了好吗!

护卫气的想揍人。

周言朝他摇头。

这里不是南梁,他们寄居东乡侯府,暗处还有刺客。

钱财是小,小心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