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七十三章 便宜

第二百七十三章 便宜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15 05:49  字数:2880

保胎药和堕胎药就算了。

只要人没身孕,吃下去也没多大伤害。

可金枪不倒丸……

楚舜他们是嘴角狂抽不止。

江湖郎中把身上带的药瓶拿出来。

保胎药和堕胎药卖的多,金枪不倒丸销量不好,所以卖出去多少他都记得。

他检查了下,确定道,“是金枪不倒丸。”

噗!

南安郡王没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

对面肩膀直抖的北宁侯世子没能躲过去,挨了一脸。

真的。

想灭了南安郡王的心都有了。

南安郡王边咳边赔礼,“我不是故意的。”

他实在是憋不住了。

他想整个京都男子吃金枪不倒丸的都不多,何况是女子了。

谢景宸抬手扶额。

他望着江湖郎中道,“你的春、药服用后,有什么后遗症?”

后遗症?

“没有啊,”江湖郎中道。

“我的药服用过后,绝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江湖郎中保证道。

“那为什么会不举?”谢景宸问道。

江湖郎中,“……。”

南安郡王几个望着谢景宸,被他的话惊呆了。

不知道镇国公府谁废了。

江湖郎中摇头道,“不可能的,我的药绝不会有这样的后遗症,卖这样丧尽天良的药,我早被人活活打死了,哪还能活到现在?”

这话倒不是假的。

“不举之症,可能医治?”谢景宸问道。

江湖郎中摇头。

这些少爷,都是权贵之人,请太医不在话下。

太医都治不好的病人,他能治好,他还是江湖郎中吗?

“送他出府吧,”谢景宸吩咐小厮道。

江湖郎中松了一口气,后背都湿透了。

小厮望着苏崇道,“周少爷在街上卖画,碰到收保护费的地痞,画摊被砸了。”

“画摊被砸了?”苏崇眉头皱紧。

“周兄武功不弱,对付几个地痞岂在话下,居然让人把画摊砸了,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楚舜道。

苏崇笑了一声,“等他回来,好好问问他。”

“时辰不早了,该训练了。”

楚舜他们顿时觉得浑身都疼,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街上。

逛了一条街后,东乡侯带着苏小少爷逛另外一条街。

站在街上,苏小少爷举目四望。

“爹,这条街怎么这么冷清?”苏小少爷道。

东乡侯眉头皱紧。

这条街是他上朝下朝必经之路,是京都最繁华的街道之一。

现在居然没人摆摊了,实在是奇怪。

有掌柜的站在门口唉声叹气。

苏小少爷走过去问道,“这条街怎么这么古怪?”

掌柜的道,“东乡侯府的人要在这条街上收保护费,那些小摊贩都被吓跑了。”

苏小少爷,“……。”

难道是有人抹黑东乡侯府?

东乡侯眉头拧紧,“到底怎么回事?”

掌柜的把事情的始末和东乡侯一说,道,“大家都是小本生意,挣点钱养家糊口不容易,惹不起,只能跑了。”

可怜他想跑都跑不掉。

“放心吧,东乡侯府不会收保护费的,”苏小少爷道。

“小少爷这么笃定?”掌柜的笑道。

“当然了,东乡侯是我爹啊,”苏小少爷道。

掌柜的,“……。”

看着东乡侯,掌柜的脸都白了。

他要跪下求饶。

结果东乡侯抱着苏小少爷骑马走了。

崇国公府。

知道东乡侯府要收保护费,崇国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御史台写弹劾奏折。

天子脚下,胆敢如此放肆!

看这回皇上还怎么包庇他!

刚吩咐完,走进来一男子道,“国公爷,抚恤银的事有眉目了。”

“说。”

男子回道,“属下找到当年的飞虎军名册,派人去打听,那些飞虎军家眷都曾捡到过银子,最少的也有五两,家境越贫穷,捡的越多。”

“但不是朝廷的抚恤银,”男子道。

崇国公脸阴沉沉的。

看来真的有人在背后照顾那些战死沙场的飞虎军亲眷。

会是谁呢?

“会不会是冀北侯?”男子猜测道。

“不可能。”

“冀北侯府没有那份财力!”

“何况这是好事,要真是冀北侯做的,何须隐瞒?”崇国公冷道。

能照顾八千飞虎军家眷,而且一照顾就是十五年。

不说这份意气,就这份毅力,就令崇国公心惊胆战了。

当年飞虎军全军覆没,京都就流言四起,说飞虎军是被人害的。

要真有人对飞虎军的事这么上心,必定会去查。

崇国公莫名觉得一阵心慌。

“去给我查清楚,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把背后照顾飞虎军亲眷的人给我找出来!”崇国公眸光冰冷。

东乡侯骑马带苏小少爷走。

苏小少爷以为带他回府,反抗道,“我不回去,我还没逛够呢!”

东乡侯没理他。

直接骑马把他带到了冀北侯府。

坐在马背上,看着冀北侯府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苏小少爷脑海中闪过冀北侯看他的眼神。

那么慈蔼的眼神,至今都还记得。

冀北侯府小厮迎上来道,“来人是谁?”

“东乡侯,”苏小少爷道。

小厮,“……。”

小厮脸上迎客的笑容僵硬,不知道怎么办好。

门内小厮听到这话,飞快的喊道,“快去告诉侯爷,东乡侯来了!”

苏小少爷心有点累。

明明是带着礼物登门拜访的。

为什么他感觉像是来找茬的呢?

苏小少爷扭头,想看看他爹身后是不是带了一把大刀。

东乡侯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拍了他脑门一下。

然后抱他下马,抬脚就进了冀北侯府。

小厮是想拦不敢拦。

怀疑是不是冀北侯弹劾了东乡侯,让他被皇上罚了两年的俸禄,登门找茬来了。

当然,这么认为的不止小厮,还有冀北侯府其他人。

今日休沐,大老爷、三老爷都在,听到东乡侯来,都过来了。

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冀北侯姗姗来迟。

东乡侯给他见礼。

冀北侯没理他,或者说没工夫搭理他。

冀北侯一门心思都在苏小少爷身上,脸上的笑容仿佛镶嵌的一般,找不到丝毫的严肃。

不由分说,一把将苏小少爷抱起。

“走,爷爷带你去玩,”冀北侯道。

还是那么的和蔼……

苏小少爷笑道,“我喊你爷爷,你可占我爹大便宜了。”

“哈哈!”冀北侯的笑声肆意而洪亮。

沈大老爷,“……。”

沈三老爷,“……。”

看着冀北侯抱着苏阳就走了,两人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父亲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小孩子了?”沈三老爷道。

喜欢小孩子就算了。

府里孩子也不少。

可这是东乡侯的儿子啊。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