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严惩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严惩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18 06:51  字数:2732

谢景宸实在忍不住想吐血了。

他手一动,就把怀里抱着的苏锦丢在了床上。

床虽然软,但毕竟是木板床,又是抛过去的,屁股砸在床上,疼的苏锦龇牙咧嘴。

她瞪着谢景宸。

谢景宸扶着额头,大步流星的走了。

他真是病的不轻。

他居然问她怎么医治不举之症。

不管她的医术是从何处学来的。

教她的大夫都不应该教她这个才是。

门吱嘎一声打开,又吱嘎一声关上了。

苏锦没忍住笑了起来。

和她斗?

你还嫩着呢!

不过不举之症……

苏锦笑了半天,开始琢磨这事了。

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三老爷病了,

想到三老爷一边拉肚子,一边吃春、药,没点后遗症,那心理素质就太强大了。

老夫人晕倒,再加上三老爷的病,镇国公府的大夫、太医那是一拨接一拨的来。

老夫人是怒急攻心,悲从心来,调养几天就没事了。

三老爷的病就棘手了,大夫、太医皆束手无策。

虽然每个大夫和太医都打点了,叮嘱他们不要往外传,可毕竟不是谁的嘴都那么严。

一来二去,这事就传开了。

傍晚,天际晚霞如锦,灿烂夺目。

苏小少爷坐在假山上,长吁短叹。

都吃完饭的时辰了,娘怎么还不来冀北侯府接他回去啊?

爹不要他就算了,娘不会也这么残忍吧?

小丫鬟跑过来道,“两位小少爷,该吃晚饭了。”

沈小少爷望着苏小少爷,“你还不下来吗?”

苏小少爷身子一动,就从假山上跳了下来,看的丫鬟心惊肉跳。

沈小少爷一脸敬佩。

他们年纪差不多大,可这么高的假山,爹娘都不许他爬上去,他上蹿下跳都没事。

两人去吃饭。

平常冀北侯府都是各吃各的,今天是难得一起吃饭。

用老夫人的话就是办场家宴,热闹热闹。

苏小少爷就坐在老夫人身边,老夫人给他夹菜,好的不行。

沈大老爷和沈三老爷一直盯着冀北侯看,总觉得不对劲。

之前他们请了太医来给冀北侯诊脉,冀北侯没说什么,让太医诊脉。

等太医走后,把两人狠狠的骂了一顿。

沈小少爷望着苏小少爷,“你晚上跟我住吧。”

对于这个小伙伴,他很喜欢。

苏小少爷望着他,问道,“你扛踹吗?”

沈小少爷,“……。”

“扛踹?”他不大懂。

“我睡觉不大老实,”苏小少爷道。

“有多不老实?”沈小少爷问道。

“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地上睡的。”

“……。”

众人憋出内伤来。

冀北侯道,“你晚上跟我一起睡。”

“啊?”苏小少爷懵了。

与他一起懵的还有沈小少爷。

他都没有和祖父一起睡过。

冀北侯说一不二,老夫人不反对,其他人也就没说什么了。

吃过饭后,就各回各院。

苏小少爷留下陪老夫人说话。

到了晚上,他就和冀北侯一起就寝。

冀北侯就知道苏阳所言不虚了。

他已经不能用不老实来形容了,那是睡觉比人家打仗还激烈几分。

冀北侯被踹的浑身都疼。

他是揉着肩膀和腰去上早朝的。

不少大臣见了都问道,“老侯爷身体不适?”

“没事,”冀北侯笑道。

他能说是被一还不到七岁大的孩子睡觉给踹的吗?

对其他人,冀北侯是笑脸相待。

对东乡侯,冀北侯就没那么好脸色了。

儿子睡觉那么野,做爹的也不教教,让他每天从地上醒过来很好吗?!

地上那么凉,也不怕伤了阳儿的身子。

东乡侯知道阳儿是和冀北侯一起睡的,他也知道阳儿睡觉不老实,但被踹成这样,他为什么那么想笑?

不过很快,东乡侯就笑不出来了。

他又被弹劾了。

至少有七八名大臣站出来弹劾他。

为的自然是东乡侯府收保护费的事。

大臣们请皇上严惩东乡侯。

皇上望着东乡侯,“到底怎么回事?”

东乡侯看了皇上一眼,转头望着那些弹劾他的大臣,“你们是听谁说我要收保护费了?”

“街上都是这么传的!”带头弹劾大臣道。

“你都听到些什么,如实禀告皇上吧,”东乡侯慵懒道。

皇上问道,“说吧。”

大臣便把街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皇上知道。

等他说完,东乡侯笑道,“堂堂天子脚下,地痞横行,鱼肉乡里,没人管。”

“我东乡侯府小厮路见不平,反倒遭人弹劾,还要皇上严惩我。”

“诸位大人当官,专护地痞的吧?”

那些大臣脸都紫了。

崇国公望着东乡侯道,“地痞该严惩,但东乡侯府收保护费,理应受罚!”

东乡侯看着他,道,“我东乡侯府小厮只说那条街以后我东乡侯府护着,不知道哪个字是收保护费的意思?”

“明知道满朝文武都等着抓我错处,我东乡侯府不会蠢到给你们机会弹劾我。”

“何况一点保护费能有几个钱,崇国公府留下的金银足够我东乡侯府躺着吃十年八年了,”东乡侯道。

“一点小钱,我还没放在眼里。”

就是这么财大气粗。

嗖!

一把利刃朝崇国公的心口扎去。

崇国公没气的当场吐血身亡。

皇上嘴角抽抽。

这才是真正的刀子嘴啊。

“事情都还没有查清楚就弹劾,罚三个月俸禄以儆效尤!”皇上道。

那些大臣忙跪下认错。

国库又省了一笔开支。

皇上心情很好。

冀北侯府。

一驾马车徐徐停下。

丫鬟将唐氏扶下来,看着冀北侯府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唐氏一脸微笑的走了进去。

沈大太太出来迎接她,道,“东乡侯夫人来了。”

唐氏朝她一笑,“阳儿顽劣,给府上添麻烦了。”

沈大太太笑道,“哪里的话,苏小少爷性子天真坦率,机灵聪慧,颇得老侯爷和老夫人的喜欢,有三个聪慧的儿女,真叫人羡慕。”

女儿苏锦,自是不必说。

主仆两嫁进镇国公府,在南漳郡主眼皮子底下,还能让寿宁公主接连吃瘪,岂是一般。

长子苏崇和崇国公世子打赌,先输后赢,放长线钓大鱼,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幼子苏阳还不到七岁,已经隐隐有独当一面的气势了。

她是真好奇东乡侯府是怎么培养儿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