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八十四章 厉害

第二百八十四章 厉害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22 00:49  字数:2964

本来一颗药丸只要两千两。

就因为二姑娘要丫鬟婆子撵大少奶奶。

结果——

不仅自己被撵了。

药丸还涨价了。

大少奶奶果然是不能招惹的。

老夫人捏紧手中佛珠道,“去找南漳郡主拿一万两给她。”

王妈妈只得再转身去牡丹院传话。

这一回,南漳郡主也动怒了。

她好心办坏事,她认栽。

她掏了一万两不够,还要她再掏一万两?!

南漳郡主带着一腔怒火去了栖鹤堂。

“这一回的一万两,凭什么让我掏?”南漳郡主声音冷厉。

“要不是大嫂多事,我们老爷会这样吗?!”三太太气道。

南漳郡主望着三太太,她深呼吸把怒气压下去。

“同样的药丸买两回,还是在大少奶奶狮子大开口的情况下买,三房钱多的烫手吗?”南漳郡主讥讽道。

“要是药丸管用,那三老爷的病应该治好了,我亏欠三房的也弥补了,这一万两凭什么叫我拿?!”..

“要是没好,这钱既然是我掏的,我有权反对花这么大价钱买一颗没有用的药!”南漳郡主气势凌人。

奈何不了那女土匪,她还拿三太太没辄吗?

撞她枪口上,就是给她做出气筒的!

南漳郡主和三太太吵起来,明显南漳郡主占上风。

老夫人头疼欲裂。

“够了!”

“一人掏五千两!”她一锤定音。

“我只会掏之前两颗药丸的钱!”南漳郡主冷道。

丢下这一句,她甩袖离开。

三太太气的望着老夫人,结果被老夫人一记凌厉的眼神给扼止住。

要不是她善妒,哪来这么多事?!

三太太是一口气憋在心口,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生生的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

南漳郡主走了几步后,回头道,“我镇国公府还没有哪个姑娘会让人拿扫把撵人。”

“二姑娘和大少奶奶触犯家规,罚去佛堂跪三个时辰!”

“抄家规三百篇!”

三太太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谢锦绣知道自己挨罚,跑进来找老夫人给她做主。

老夫人恼谢锦绣多事,她一时意气,却要多花几千两。

“去佛堂跪着!”

谢锦绣委屈的眼泪巴拉巴拉往下掉。

老夫人摆手把她打发走了。

谢锦绣去了佛堂。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苏锦去。

揉着酸疼的膝盖,谢锦绣恼道,“怎么就我一个人罚跪?!”

丫鬟摇头,“奴婢不知道。”

“去问问,”谢锦绣催道。

丫鬟去了栖鹤堂,问的正好是红袖。

红袖道,“你傻啊,三老爷还指着大少奶奶找东乡侯府拿药丸治病,老夫人能帮南漳郡主罚大少奶奶吗?”

“谁要罚人,当然谁派人去传话了,”红袖道。

丫鬟恍然大悟。

牡丹院。

南漳郡主罚了人,心情好受多了。

丫鬟端了燕窝粥来,她吃了小半碗。

丫鬟进来道,“郡主,大少奶奶没有去佛堂罚跪。”

赵妈妈蹙眉,“是大少奶奶不去,还是老夫人没派人给大少奶奶传话?”

“好像大少奶奶还不知道这事,”丫鬟回道。

“你去传话,”赵妈妈吩咐道。

小丫鬟小脸一白。

让她去给大少奶奶传话,不是去找打吗?

可她又不敢说不去。

小丫鬟踱步到了沉香轩门口。

没敢进去。

站在沉香轩门口的台阶上把话传完了。

由丫鬟传到守跨门的小丫鬟耳中,再传给苏锦知道。

苏锦的答复原路返回。

每传一个丫鬟,丫鬟就对大少奶奶生出几分敬畏之心。

没办法。

她们大少奶奶就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拔牙的典范。

要命的是,每回都能成功。

小丫鬟默默的回了牡丹院。

站在南漳郡主跟前,小丫鬟半晌没敢开口。

赵妈妈见了道,“大少奶奶去罚跪了?”

可能吗?

小丫鬟飞快的看了南漳郡主一眼,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南漳郡主冷道。

小丫鬟低声道,“大少奶奶让奴婢问郡主,郡主假借她名义买药丸的事没有传出镇国公府,她能否以三缄其口,只字不提为条件作为交换免去受罚。”

“如果不能,她就去佛堂罚跪,”小丫鬟嗓音飘起来。

说话的不怕,她一个传话的身子抖成筛子。

见南漳郡主脸色难看的就跟中了剧毒一般。

小丫鬟在心底嚎叫——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大少奶奶说的啊。

别瞪我。

明明是威胁,偏还好说话的征询人意见。

这样的事,整个国公府只有大少奶奶一人干的出来。

怕成为出气筒,小丫鬟赶紧转身跑了。

她前脚出去,后脚屋子里就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

佛堂内。

谢锦绣跪了半个时辰。

膝盖酸疼,再加上不耐烦,恨意从心底爬上脸颊,娇容扭曲。

“大嫂怎么还没来?”她磨牙道。

“姑娘,大少奶奶不会来跪了,”小丫鬟回道。

“为什么?”谢锦绣问道。

小丫鬟把苏锦威胁南漳郡主的话告诉谢锦绣知道。

谢锦绣气的嘴皮都哆嗦。

她要起身,被丫鬟拦下,“二姑娘,你还在受罚啊。”

“大嫂都不跪,我凭什么要跪?!”谢锦绣不服气。

“郡主被大少奶奶威胁了,姑娘再不听话,一准会成为她出气筒的,”丫鬟道。

“咱们跪一会儿歇一会儿,郡主不会说什么的。”

谢锦绣拳头攒紧。

凭什么大嫂就能做的事,她不能?!

柿子捡软的捏吗?!

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你去,把南漳郡主假借大少奶奶名义找东乡侯府拿药的事宣扬出去,”谢锦绣报复道。

“二姑娘,你别意气用事啊。”

“机灵点,把这事嫁祸给大少奶奶,”谢锦绣小声叮嘱道。

“二姑娘……。”

“快去!”

……

沉香轩,后院。

苏锦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荡着。

这日子过得无聊啊。

杏儿拎了个食盒来,苏锦道,“这么早就吃午饭了?”

“不是午饭,”杏儿道。

“那食盒里装的什么?”苏锦问道。

杏儿把食盒放下,把盖子打开。

苏锦就看到食盒里装的什么了。

整整一食盒的石子。

光滑圆润,还带着色彩。

“我让前院的丫鬟帮我捡点石子,她们怕捡的姑娘不喜欢,特意出府买回来的,”杏儿道。

说完,杏儿还点评了下。

这群败家小丫鬟。

苏锦,“……。”

杏儿从跨包里把弹弓拿出来。

苏锦就开始练习弹弓了。

像她这样四处树敌,没点本事防身是不行的。

鉴于鞭子会抽到自己,所以苏锦选了保守的弹弓。

她瞄准谢景宸的竹屋屋顶。

结果石子射出去,掉在了回廊上,然后弹进了屋。

杏儿一脸佩服,“姑娘,你好厉害。”

苏锦,“……。”